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693章 世上唯有两人能帮他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当年她无路可去,是四哥收留的她。

    如今四哥遭到牢狱之灾,她又该去投奔谁呢?

    小姑娘站在石狮子旁,紧紧攥住裙摆,小脸一片寒凉。

    其实……

    她哪儿也不想去。

    她唯一想做的,是让这座太子府重新打开,让她的夫君回来。

    她转头,不顾众人盯着她衣裳的目光,朝顾府而去。

    顾府的人知晓她是君天澜的(身shen)边人,通报过顾钦原,便放她进去了。

    顾府侍女贴心,先是带她去换了(身shen)干净衣裳,帮她好好梳洗一番,才领她去见顾钦原。

    穿过重重曲廊,领路的侍女在一处八角亭外驻足,屈膝行了一礼,轻声道:“沈姑娘,二公子就在亭子里。”

    沈妙言抬头望过去,八角亭垂着竹帘,看不清里见面的景象。

    她抬步上了台阶,撩开竹帘,里面摆着把太师椅,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瘦骨嶙峋,天气已经有些泛(热re)了,他却还还裹着件棉制斗篷。

    心中莫名升起不好的预感,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只瞥了一眼,就忍不住抬手掩住口鼻。

    昔(日ri)尚算英俊的贵公子,如今眼窝深陷,眼下隐隐透出乌青,唇色苍白如纸,明明手持钓竿,却似根本拿不稳般,在鱼漂浮动之后,试着将那鱼儿拉上来,却怎么都拉扯不动。

    她双手颤抖,替他将鱼儿拉上水面。

    鱼从阳光下一跃而出带起水花,金鳞闪烁着光彩,绚丽夺目。

    她将鱼从钩上取下,放进旁边的小木桶里。

    顾钦原垂下眼帘:“你终于来了。”

    “不过数(日ri)未见,二公子怎的憔悴成这般?”沈妙言轻声,“我记得从渭城回来时,你(身shen)体还算康健。”

    顾钦原唇角浮起浅笑,示意她帮忙将桌上的(热re)茶端来,呷了一口,淡淡道:“原不过就是两年寿命,哪里经得起车马劳顿,不过强撑而已。好在,南方人心归附,我这半条命丢的,倒也划算。”

    沈妙言瞳眸黯淡:“四哥他……”

    “我都知道。父亲和兄长他们,也都在想办法。可这件事,朝中只有两个人能帮上忙。”

    “哪两人?”沈妙言眼睛一亮。

    夏风将竹帘吹动,顾钦原把茶盏递还给她:“其一乃是大长公主,君若欣。当年五王之乱,是她与当今皇帝联手,方才护得他登上帝位。因此,她在朝中的影响力非比寻常,便是皇帝见她,也得恭恭敬敬喊一声皇姑姑。她这些年为避嫌深居简出,从来只召见女子,你若去求她,她兴许愿意见你一面。”

    沈妙言微微颔首,她这些时(日ri)临的字贴,正是那位大长公主的。

    她如今字迹与大长公主颇有些相像,也算师承了她,却不知能否凭着这点子渊源,去大长公主府见她,求她出面为四哥求(情qing)?

    心思转了转,她又问道:“敢问二公子,那第二人,是谁?”

    “第二人,乃是住在眉山的谋略大家,燕虚大师。此人精于韬略,皇帝曾数次请他出山治国平天下,却都被回绝。若他能出面为表兄求(情qing),想来事(情qing)能有转圜的余地。”

    顾钦原声音淡如荷风,轻飘飘的,像是使不上力道。

    “那我这就去想办法!”

    沈妙言满脸急色,匆匆跑出凉亭。

    顾钦原垂首,有些话,却没说出口。

    纵便她请得动大长公主,可燕虚大师……

    那是薛宝璋的师父啊。

    大长公主府坐落在外城,沈妙言兜兜转转了一整天,才终于找到大长公主府。

    不愧是能写出那一笔好字的人,正所谓字如其人,这府邸修建的大气却不失典雅,秀丽而不失含蓄,可见屋主人是个怎样的妙人儿。

    她跨上台阶,深深呼吸后,去敲那两道朱门。

    很快有侍女从里面打开一条门缝,打量了她一眼,彬彬有礼道:“您是沈姑娘吧?我们大长公主去青梅庵与广静师太论道去了,不在府中呢。”

    说着,便要掩上门。

    沈妙言一手扣住门缘,急切道:“不知公主何时回来?”

    “少则数天,多则半月。姑娘请回吧!”侍女用巧劲儿扳开她的手,把门合上。

    沈妙言独自站在风灯下,静默良久,干脆在门槛上坐了下来。

    什么外出,分明是哄骗她的。

    那大长公主早就料到她会来求她,所以才吩咐侍女说出刚刚那番话。

    否则,任那侍女如何有眼色,又怎知她的(身shen)份呢?

    她双手支颐,静静坐在那儿闭目养神。

    大长公主府书房里,正燃着淡淡的佛香。

    (身shen)着绣团纹万寿菊妆花缎长裙的女子,倚在软榻的矮几上写字,即便经历过数十年岁月的磋磨,看上去也仍然白净温婉,周(身shen)透出越发慈悲的气质。

    只眼部与脖颈的细纹,出卖了她五十岁的年龄。

    侍女将刚刚的事儿一一禀报:“……如今坐在门槛上不走呢。不过瞧她生得(娇jiao)气,约莫也是个(娇jiao)生惯养的,大约等不上两个时辰,就该闹小姐脾气走了。”

    君若欣手腕运笔不歇,唇角微翘,声音端庄:“你瞧着,她眉梢眼角可有什么狐狸媚态?”

    侍女老实答道:“看着纯真得很,不像是妾室,倒像是贵族书香堆里好好养出来的小姐。”

    “那便是了。不倚姣作媚,却能让天澜那孩子记挂到为了她,断绝与薛家大姑娘的婚事,可见她(身shen)上,的确有旁人没有的东西。”君若欣搁下紫竹羊毫,“且看着吧,她不会离开的。”

    侍女瞧着自家公主笃定的模样,心中不由信了几分。

    夜间时分,落雨了。

    沈妙言仍旧坐在大长公主府外的门槛上,头顶的红绉纱风灯散发出昏暗的光,她静静望着雨丝被风吹斜,伸出手,几片雨落在手掌心,凉凉的。

    风渐渐大了,她有点冷,于是双手环住胳膊,朝角落缩去。

    也不知道四哥在宗人府过得好不好,她守在这儿,分(身shen)乏术,不能给他送被子和衣裳,他会不会与她一样冷呢?

    他吃得了这种苦吗?

    他会不会被刑讯((逼))供呢?

    各种各样的想法,折磨得她苦不堪言,直到过了凌晨,才浅浅睡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