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696章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拐过弯弯绕绕的曲廊,越往里走,便越显冷清(阴yin)森。

    王德余光扫了她一眼,笑呵呵地介绍:“那边的院落,是五王之乱后,宁王住的地方。”

    沈妙言看过去,但见院落破败,荒草丛生,屋檐都坍塌了小半儿,哪里是人住的地儿。

    “可怜宁王从二十四岁住进去,一直住到前年四十八岁时,才去世呢。死的时候呀,咱家带人进去收尸,那瘦的是皮包骨头,哪里还有个人样。这么多年过去,宁王府的人也早就散了,姬妾自然也早成了旁人的姬妾,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还是宣王爷仁善,特地求了皇上,赐宁王棺椁,将他好好葬了。”

    王德意有所指地说着话,沈妙言嘴角泛起冷笑,四哥今年也是二十四岁,他这是在咒四哥吗?!

    她强压下(胸xiong)腔里的怒火,面无表(情qing)地穿过几道月门,终于在一处荒芜的小院子前停下。

    守在院子门口的侍卫望了眼沈妙言,转(身shen)将门锁打开。

    王德笑呵呵的,抬手道:“沈姑娘,请吧!”

    沈妙言跨进门槛,入目所及是及膝高的荒草。

    两具早已僵硬的女尸倒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头颅扭曲成了诡异的弧度。

    王德率先尖叫出声,连忙冲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沈妙言没管他们,跑进屋里,刚挑开寝屋的帘子,浓烈的酒味儿立即扑鼻而来。

    临窗的硬炕上,(身shen)着墨袍的男人趴在酸枣木褪漆炕几上,四周还凌乱地散落着几个空酒瓶。

    她急忙奔过去,软软地推他,“四哥!”

    君天澜坐起(身shen),睁眼看到她,不(禁jin)疲倦地以手托额,“宗人府(阴yin)气重,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苛责的话语,宠溺的语气。

    沈妙言瞧见他略带憔悴的样子,于是将布包放到硬炕上打开,“我给你带了些毯子衣裳,昨夜落了雨,你冷不冷呀?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你在这儿若是缺什么东西,一定要告诉我,我给你送进来。”

    君天澜听着她贴心的话,大掌一伸,忽然将她捞到怀中。

    她的(身shen)子又软又香,这么抱着,将他心里所有的空虚都驱散掉,只剩下满满当当的踏实与满足。

    他蹭了蹭小姑娘馨香的脖颈,轻轻抚摸她柔软的头发:“你什么都不用做,我自己会想办法出去。”

    外面的动静渐渐歇下,有脚步声响起,是王德进来了。

    薄唇抵着小姑娘耳畔,君天澜揉了揉她的肚子,轻声道:“好好照顾自己就够了。若这次大难能平安度过,我补你一场盛世婚礼,昭告天下,你是我君天澜明媒正娶的女人。所以,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叫自己变丑了。”

    沈妙言鼻尖发酸,正要开口说话,男人竖起食指挡在她的唇瓣上,继而松开抱她的手。

    王德掀开布帘走进来,就瞧见沈妙言面红耳赤,而明明醉酒不醒的太子却端坐在软榻上。

    他轻笑了声:“不知那两位美人,哪里得罪了太子,太子竟这么狠要她们的命?”

    “妖媚惑主,不该杀吗?”君天澜冷冷反问。

    王德不再多言,甩了甩拂尘走到沈妙言(身shen)边,笑眯眯道:“沈姑娘,东西既然送到了,那么您也该离开了。”

    沈妙言抬起眼帘,深深凝了眼君天澜,恋恋不舍地转(身shen),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出了宗人府,沈妙言只觉六月的阳光无比刺眼。

    她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继而挂着通红的眼圈,抬步朝大长公主府而去。

    说什么他自己会想办法,顾钦原成了那个样子,他自己又被关在宗人府,他能想出什么办法!

    小姑娘对君天澜是全然不信,一路忧心忡忡。

    回到大长公主府已是傍晚,还未走近,远远听见狼嚎声,她定睛一看,竟是那三条小狼崽子找了过来!

    三条狼崽子也不知经历了什么,浑(身shen)都脏,瞧见她时,双眼却发出亮光,齐头并进地朝她奔来。

    她蹲下来,将狼崽子搂到怀中,眉心紧紧皱起:“家都被抄了,你们不走,偏还来这儿寻我……我可没有多余的银子,买(肉rou)给你们吃!”

    狼崽子们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身shen)子,发出咕噜咕噜的撒(娇jiao)声。

    沈妙言忽然很想哭,哑声道:“那咱们四个,一起想办法把四哥救出来好不好?等咱们救出四哥,就去宗人府接他回家……虽然如今流落在外,但我发誓,总有一天,咱们会一起回家……到时候,到时候我给你们吃多多的(肉rou)……”

    小姑娘哽咽不能语,将脸埋进它们柔软的毛发里,终于,泪如雨下。

    君若欣从法华寺回府时,就看到府里多了三条狼。

    那小姑娘可怜巴巴地站在狼群中,紧张地屈膝行礼:“给大长公主请安!”

    “它们是怎么回事?!”君若欣扶着玉鸣的手,没好气。

    “它们是小灰、毛毛和雪团子。”沈妙言认真介绍,“它们很乖的,不会给公主添麻烦。”

    君若欣面无表(情qing)地拾阶而上,往屋子里走:“丢出去。”

    “大长公主,它们就只剩下我一个亲人了!救狼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菩萨心肠,怎么忍心把它们丢掉!”沈妙言立即发挥牛皮糖潜质,在另一边儿扶起君若欣的手撒(娇jiao),“我愿意给大长公主洒扫庭阶,来换取它们的食物!”

    君若欣在软榻上坐了,沈妙言极有眼色地斟上一盏(热re)茶,奉到她手边。

    君若欣接过,呷了一口,忍不住又抬头看她。

    此时阳光从纱窗外洒进来,将她的脸照得白白嫩嫩,晶莹剔透。

    琥珀色瞳眸闪烁着蜜糖般的光泽,小嘴红润,不笑时也微翘三分,衬着两个梨涡,容貌很是乖巧讨喜。

    她越发觉着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张脸,于是不经意地问道:“本宫听闻,你是楚国京城人士?”

    沈妙言低眉顺眼:“是。民女出(身shen)沈国公府,父母在民女十二岁时,被人陷害谋逆,以致被杀。如今楚国新帝登基,已经为父母澄清罪名。”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