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03章 他的灵魂里,满满都是她的影子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薛远脸部肌(肉rou)都僵硬了,好半晌后,才猛地瞪大眼睛:“处理……掉?!”

    君天澜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件东西扔给他。

    薛远接住,只看了一眼,双手就抑制不住地颤抖。

    那是一束乌黑的发梢,用红绸带细细捆在一起,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是她的味道。

    薛远踉跄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盯着君天澜:“你……你……她,并没有背叛太子府!这些天,她为了你奔走镐京城,她甚至肯放下(身shen)段,去求我妹妹帮你……”

    “什么是背叛,孤自有论断。”

    薛远陡然握紧那段发梢,眼圈通红地盯紧了面前的男人。

    那明黄色锦袍上的绣团龙仿佛活了过来,在灯下张牙舞爪,孤绝狠傲。

    这个男人,舍弃了信仰、舍弃了本心,这样的男人,已成飞龙在天之势……

    拦不住了,谁都拦不住他了……

    薛远紧紧皱起眉头,在这一刻,竟不知自己妹妹的选择是对是错。

    他转过(身shen),踉踉跄跄地奔离。

    君天澜仍旧端坐着,面无表(情qing)。

    太子府内,这些天正紧锣密鼓地准备大婚事宜。

    无数红灯笼与红绸被挂起来,看上去(热re)(热re)闹闹,喜气洋洋。

    又逢傍晚,君天澜在屋檐下负手而立,黄昏的风穿过池塘拂在面上,多了几分凉意。

    拂衣红着眼圈从长廊拐角出来,在他背后站定,屈膝行礼:“主子,小姐已经三天不曾吃东西了,只喝了些水……”

    第一天是不愿意吃,第二天第三天,是没有食物可吃。

    君天澜漠然。

    “主子,您就怜惜些小姐吧……”拂衣鼓起勇气,凝望他的背影哭喊出声,“小姐独自被关在里面,也不知是个什么(情qing)况……再不济,再不济求您恩准奴婢进去探望……”

    男人转动着指间的墨玉扳指,声音低冷:“带路。”

    拂衣一惊,旋即大喜,急忙领着他朝地牢而去。

    关沈妙言的地牢藏在府邸西南角,君天澜走下长长的台阶,穿过深深的甬道,终于在一扇厚重的铁门前停住步子。

    守门的两名侍卫急忙抱拳行礼,继而打开那把乌黑沉重的铁锁。

    铁门徐徐推开,因为没有窗户的缘故,地牢里一片黑暗。

    君天澜拿过拂衣手中的灯笼,跨了进去。

    铁门在他背后重重合上。

    虽只有一盏灯笼,却也足够照亮这方狭小的空间。

    男人站在门边,看见(床chuang)上的女孩儿浑(身shen)上下只裹着(床chuang)薄毯,披头散发地缩在(床chuang)角。

    他将灯笼挂在墙壁上,缓步走向(床chuang)榻。

    三天不曾进食的女孩儿努力睁开眼,看见来者是他,顿时恐惧般瑟缩了下,后背都贴到墙壁上了,却还使劲儿地往里缩。

    被单遮不住她的双脚,十个圆圆的脚趾头(裸luo)露在外,害怕般紧紧蜷起。

    君天澜居高临下地打量她,那张惨白的小脸透出惊慌失措,藏在黑发后,双眼湿漉漉像是受惊的幼兽。

    薄唇流露出似笑非笑的弧度,他在(床chuang)榻边坐下,声音透出毋庸置疑的霸道:“过来。”

    小姑娘浑(身shen)颤抖,呆着不动。

    君天澜目光落在铁链上,随手一拉,就将她的腿拉过来。

    他握住那细细的脚踝,轻轻一扯,女孩儿就被扯到他怀中。

    他(身shen)上熏了大象藏香,甘露般的气息,实在是好闻。

    沈妙言悄悄望他,他犀簪束发,穿着明黄色绣五团祥龙纹锦袍,腰间束着巴掌宽的金腰带,如此英俊迫人,仿佛将这方小小的地牢都照亮了。

    可她此时无法欣赏他的俊美,她只感受到陌生。

    君天澜伸手撩开她的长发,捏了捏她的小脸,声音一如往常般宠溺:“瘦了。”

    小姑娘眼睫轻颤,因为害怕,连(身shen)体都控制不住地颤抖。

    好半晌后,她才终于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她,想要活下去,想要出去。

    于是她垂着眼睫,乖巧道:“四哥,我饿了……”

    像是应景般,她的肚子发出一连串的咕咕声。

    男人唇角微翘,大掌探进薄毯下,揉了揉她饿扁的小肚子,“孤记得妙妙进来的第一(日ri),不是不肯吃东西吗?怎的如今又说饿了?来人,拿(肉rou)脯进来。”

    沈妙言心中一松,悄悄抬眼望向他,见他面带笑容,估摸着他大约只是一时生气才将她关进这里,等气消了,她就能出去了。

    “妙妙多(日ri)未曾见那三条狼崽了,可想见见它们?”

    沈妙言连忙点头。

    君天澜便吩咐人将狼崽子也牵进来。

    不多时,侍卫将(肉rou)脯和狼都送了进来。

    君天澜接过那盘(肉rou)脯,(肉rou)香味儿弥漫在地牢中,沈妙言盯着(肉rou)脯的目光直发亮,无法抑制地咽了口口水,将男人逗得低笑。

    小狼崽子们歪着头坐在(床chuang)榻前,也盯着那些(肉rou)脯。

    君天澜拿起一条干(肉rou),沈妙言((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瓣,正想凑上去吃,却见他松开手,当着她的面,将(肉rou)条扔到地上。

    三条小狼崽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吃掉。

    沈妙言不解地望向君天澜,对方姿态优雅尊贵,唇角噙着笑,随意拿起一条(肉rou)干,再度丢到地上。

    她强压下难堪与泪意,按着肚子,巴巴儿地求道:“四哥,我好饿……”

    君天澜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继而将那一整盘子(肉rou)都倒到地上。

    小狼崽子们吃得欢极了,大口咀嚼声在狭小的地牢中回((荡dang)dang),小姑娘肚子叫得更响,男人听着,笑声残酷而充满嘲讽。

    沈妙言难堪地抱住肚子,死死咬住惨白的唇。

    见那狼崽子终于吃完了地上所有的(肉rou),男人吩咐:“牵走。”

    侍卫们进来,将狼崽子带了出去,又将铁门关上。

    沈妙言隐约知道君天澜这般羞辱她的缘故,于是哀声道:“四哥,我以后再也不绝食了,你给我饭吃好不好?”

    她若想出去,就得先活下来。

    不管这个男人变成什么样,她要活下来,就得先顺着他。

    这三天,她怨过,恨过,闹过,直到昨夜她饿得睡不着,才彻底想明白,她应该怎么做。

    他虽然变得残酷更甚从前,可那又如何,他骨子里,仍旧住着那个灵魂。

    而她笃定,他的灵魂里,满满都是她的影子。

    ——

    啊,不知道说什么,躺平任你们施为。好吧,暗搓搓求个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