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05章 他有点心疼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她虚弱地睁开眼,那个男人像是梦境般站在(床chuang)榻前,拎着水囊,面无表(情qing)地将水浇到她脸上。

    她渴极了,张开干裂的唇瓣想去接那些被倒出来的水,那人却故意将水挪了位置,浇到她的眼睛和额头。

    小姑娘挣扎着跪坐起来,仰头张嘴去接那些被浪费的水,于她而言,每一滴水都是甘霖,每一滴都能让她活得更久些。

    君天澜冷漠地注视着她这副卑微的模样,似是觉着无趣,将水囊丢到地上,自顾撩起袍摆,优雅地坐到铁架(床chuang)上。

    小姑娘连忙爬下去想捡起那只水囊,可君天澜却故意将水囊踢远。

    她的脚上戴着镣铐,走不到那里去,只能趴在地上,伸手去够水囊,但怎么都够不着。

    她盯着水囊,发出沙哑的哭声,但并没有流下眼泪。

    已经流不出来了。

    男人声音冷漠:“求我。”

    “求你……”

    在活下去和自尊面前,小姑娘选得毫不犹豫。

    更何况这个时候,也实在不是论骨气的时候。

    她这般顺从,君天澜越发觉着失了兴致,起(身shen)走过去将水囊捡起来,顺带将她从地上捞起来,坐回到(床chuang)榻上,把水囊的壶嘴送到她嘴里。

    小姑娘立即抱住水囊,拼命地喝起来。

    男人目光平静,刚刚天色渐亮时,他在(床chuang)上梦见了她。

    梦中,穿着素白破旧衣裙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穿过开满鲜花的府邸,声音清脆灵动:“国师,你走慢一点!”

    他驻足回望,看见她的裙角在(春chun)风中飞扬,眉眼弯弯,龇着口小白牙,在阳光下甜甜地唤他:“国师!”

    他醒后,才惊觉,他竟有两(日ri)不曾想起这个女孩儿。

    等匆匆赶来,他看到厨房的婆子,拿馊了的菜粥和腐臭的水往门洞里塞。

    他直接掐死了那婆子。

    铁门打开后,他看见他的女孩儿了无生气地躺在铁架(床chuang)上,奄奄一息。

    他心中绞痛,却在绞痛过后,又奇异地平静下来。

    那种平静下来的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这个姑娘,与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并没有,他想象般的喜欢她。

    沈妙言将水囊里的水喝了个干净,轻轻推开水囊,继而将目光转向君天澜,他的目光平静得诡异,没有任何(情qing)绪在里面。

    她没来由得感觉到一阵寒意,君天澜收回视线,低头从袖袋里取出钥匙,将铁链解开。

    她一怔,男人见她裹着的薄毯早已肮脏不堪,便拉下那(床chuang)薄毯,脱下自己外裳将她裹起来,继而把她打横抱起,朝外面走去。

    男人平静地目视前方,心中却产生异样的感觉:她好轻。

    轻到……

    令他有点心疼。

    沈妙言的小手无力地抓住他里袍的衣襟,在他怀中瑟缩成小小的一团。

    所有的守卫都恭敬地跪在甬道两侧,高大的男人抱着(娇jiao)小的女孩儿,缓慢踏上台阶。

    阳光很刺眼。

    长久没见到过阳光的眼睛被灼伤,小姑娘越发使劲儿地往他怀里钻。

    君天澜低头,因为多(日ri)不曾触碰阳光,她的肌肤白的有些病态,那张脸儿很小,紧紧贴着他的心口,蹭的他心里发痒。

    他就这么抱着她去了华容池,亲自帮她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

    沈妙言早已没力气与他折腾吵架,在被洗干净的同时,就饿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东流院寝屋的隔间里。

    仍旧是那些熟悉的摆设,东西都被擦得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儿灰尘,可见每(日ri)都有人进来打扫清理。

    她动了一下,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的男人放下书卷,让拂衣将温(热re)的米粥送进来,亲自坐到(床chuang)榻,舀起一勺喂她。

    沈妙言像是见到水的一尾鱼,急忙挣扎着坐起来,几乎连勺子都要一口吞下。

    她数天滴米未进,若非全凭大魏皇族强悍的血脉支撑,早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柔软的小手覆上君天澜的手腕,她将嘴凑到粥碗上,不顾形象地一口喝掉整碗米粥。

    她真是饿极了,没在这个时候跟君天澜计较她这些天受的罪,只拿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去瞅他。

    君天澜将空碗递给拂衣:“再端一碗来。”

    沈妙言咽了口口水,她其实更想听见他说,“再端一盆来”。

    她一连喝了五碗粥,还想再喝,君天澜却不给了,漠然地拿毛巾帮她将头发绞干,动作并不算轻柔。

    沈妙言摸了摸肚子,这是她这么多(日ri)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

    她有了力气,便有了和君天澜算账的打算。

    等感觉到头发被擦得半干了,她推开那双手,小脸冷了几分:“你别碰我!”

    君天澜坐在(床chuang)榻上,却仍旧比她高了大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这姑娘享受完了他的伺候,才叫他别碰她……

    周(身shen)的气息(阴yin)冷了几分,他淡淡道:“孤如今没时间同你耗,若敢恃宠而骄,孤不介意把你丢回那座地牢。”

    沈妙言闻言,便瑟缩了下。

    那个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

    瞧见她脸上的害怕,君天澜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盯着他:“你若乖些,该给你的东西,孤一样都不会少。明白?”

    沈妙言盯着他那双泛着妖异赤红光泽的瞳眸,立即小鸡啄米般点头。

    男人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发顶,俯(身shen)亲了亲她的唇瓣,似是觉着味道不错,又辗转品尝了好久,才转(身shen)去书房处理公文。

    等他走后,沈妙言只觉周(身shen)的威压都少了许多,呆呆坐了良久,想起他那双泛着猩红的双眸,后背一阵发寒,哆哆嗦嗦地爬下(床chuang),抽出(床chuang)底的红木箱,里面的东西都没动过,她一一数过去,有七彩玲珑珠、蓝月光石、青鱼珠、半捧雪,还有以前在楚国时她的那些小玩意儿。

    她打开暗格,里面郑重地摆着个黄绸布袋。

    她盯了良久,咬了咬唇瓣,把暗格关起来,又合上红木箱,费劲儿地将箱子塞回到(床chuang)底。

    她爬到温暖的被窝里,揉了揉又软又干净的锦被,瞳眸略带贪婪地瞅着满室阳光,唇角翘起的弧度腹黑又邪气,哪里还有在地牢时的楚楚可怜。

    她不跟他计较,她服软,不过都是……

    缓兵之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