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11章 小丫头,夜深了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顾钦原走后,君天澜独自靠坐在帐中,闭着双眼,面颊上泪痕阑珊。

    人天生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当伤心绝望到极致,这种本能就会主动开启,所以世上从没有熬不过去的痛苦。

    于君天澜这般理智的人而言,亦然。

    更何况,大周皇族的强悍,从不单单仅指(身shen)体。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他终于再度睁眼。

    暗红色隐在点漆凤眸之后,他声音淡淡:“让薛宝璋来见孤。”

    两刻钟后,(身shen)着太子妃服制的女人扶着侍女的手跨进门槛,国色天香的面容上携着一丝淡漠:“太子唤臣妾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那夜洞房花烛,却根本不见他的踪影。

    连带着她派出去的那队侍卫,至今消息全无,不消想定是被这男人处理掉了。

    两件不顺心的事连在一块儿,叫她实在懒得再扮出贤惠模样。

    反正嫁都嫁进来了,再扮贤惠又有何用。

    她在圈椅上落座,瞥向帐幔后,只见那个男人正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书,声音格外清冷:“太子妃这两(日ri),动了府里不少人?”

    涂着鲜红丹蔻的白嫩手指端起茶盏,她轻呷了口,淡淡道:“下人不懂规矩,太子又昏迷不醒,臣妾只能行使手中权力。”

    “很好。”君天澜翻了页书,头也不抬。

    薛宝璋端着茶,不解他这话是何意。

    半晌后,见他不再说话,她沉着脸起(身shen)告退。

    等回到荣安院,她才惊觉刚刚那个男人唤她去,究竟是所为何事。

    她踉跄着扶住门框,但见满院都是尸体!

    都是她从薛府带来的护卫、侍女!

    碧儿惊恐地尖叫出声,猛地跌坐在地,胆儿吓破大半,惨白着脸嚎啕出声:“娘娘,有刺客!娘娘,咱们赶紧去禀告太子吧!”

    薛宝璋紧紧咬住唇瓣,鲜红的指甲生生在门框上折断大半,冷声道:“青天白(日ri),哪里来的刺客!”

    不过是君天澜,在报复她而已!

    报复她那晚派人抢夺关着沈妙言的箱笼,报复她这两天在太子府争权夺势……

    好狠的男人啊,比她想象的更狠!

    艳红的唇角(禁jin)不住勾起一道诡异的弧度,她突然就不恼了,他心狠才好,他越是心狠,不就越有可能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吗?

    她这两(日ri)的确有((操cao)cao)之过急的嫌疑,这样一个男人,大约最忌讳旁人从他手中夺权。

    或许,她该暂避锋芒。

    不过瞬间,薛宝璋便想好应对之策,淡淡吩咐碧儿:“去告诉管家,荣安院进了刺客,请他派人清理院落。”

    碧儿双腿发软地爬起来,应了声是,白着脸去找人了。

    薛宝璋独自一人面对满院尸体,虽有些害怕,却不停强迫她自己不要害怕,镇静地跨过那些人的尸(身shen),朝寝屋而去。

    所谓心狠手辣,大抵便是如此磨练出来的。

    ……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便已是六月末。

    太子府的人仍旧没有放弃寻找沈妙言,君天澜每(日ri)处理完公务,必然要开口问一句可有她的消息。

    夜凛回答“没有”,已成常态。

    男人由最初的失望,渐渐形成最后的习惯。

    习惯,却并不绝望。

    他直觉她还活着,就在某个离他不远的角落。

    每一场离别,都是为了新的重逢。

    等他们再遇时,他一定要告诉她,他不该将她锁在地牢,他不该对她发脾气,他不该对她心狠……

    月上中天,他(身shen)着墨袍立在窗前,仰望夜幕上的那轮明月,面容一如往(日ri)里冷峻,只是暗红的眼睛里多了几分柔(情qing)。

    那是他,留给她一个人的柔(情qing)。

    夜正寂静,顾明领着白清觉进来,低声道:“主子,白先生来把脉了。”

    君天澜坐了,白清觉认真给他把过脉,笑道:“恭喜太子。”

    “喜从何来?”

    “在下的师父曾是宫中御医,专门为大周皇族看病。对于大周皇族的心魔,颇有研究。皇族男子在面对极度的压迫时,会释放出心中的野兽,变得不像自己。这心魔无药可治,唯靠自(身shen)毅力控制。在下虽无法缓解太子的心魔,却察觉到,太子已能勉强控制住这心魔。”

    君天澜扫了眼不远处的青铜镜,淡淡道:“孤的眼睛,仍是暗红色。虽然这两(日ri)心中平静,却仍没有转为黑色的趋势。”

    “无妨。”白清觉轻笑,“只要(殿dian)下不再受刺激,颜色会渐渐变回来。”

    君天澜沉吟半晌,低声问道:“孤虽出(身shen)大周皇族,却仍然不了解这心魔究竟从何而来,于孤又有何用。”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大周皇族生来凌驾于其他人之上,血统强悍,全依赖于这心魔。可若是心魔不受控制地发作,便会致人走火入魔,最终自我毁灭。若能自由控制,它便是世上最好的灵药,无论是功夫还是心智,都将更进一步。”

    “原来如此……”

    君天澜垂眸,想起自己前些时(日ri)那疯癫的状态,不由轻叹,到底是他心智不够强大,竟被心魔支配成那样,还对妙妙干出那种事。

    若非她触动他心中的柔软,恐怕他将彻底沦为被心魔控制的行尸走(肉rou)吧?

    白清觉走后,他独自一人去了隔间。

    隔间里摆设依旧,只是那个小姑娘还没有回来。

    他疲惫地躺到她的(床chuang)上,伸手向里,触手所及是一片冰凉。

    他再也不能将她捞进怀中。

    灯笼里的火光渐渐湮灭,男人乌黑的长发铺散在绣双锦鲤的软枕上,怀抱月光,闭上双眼,声音清越柔和:“小丫头,夜深了,早些休息。”

    ……

    与此同时,宣王府蓬莱阁。

    (身shen)着素白衣裙的小姑娘独自坐在窗台上,静静凝望夜幕上的那轮明月。

    君舒影端了碗宵夜推门而入,见她坐在那么高的地方,顿时蹙起眉心:“小妙妙。”

    小姑娘一动不动,声音清冷:“我恨这明月。”

    “它何时招惹你了?”

    君舒影唇角噙起浅笑,将宵夜放在桌上,缓步走到她(身shen)后,悄悄摸了摸她垂在腰间的如水青丝,继而也抬头,望向那轮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