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14章 纵容她为所欲为(下)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现在离开那人,她觉着心里仿佛畅快许多,再也不用受那些个条条框框的束缚了!

    君舒影伺候她吃完果子,大湖上的水秋千还在继续,湖岸边越发的(热re)闹,镐京城世家贵族的公子小姐们都来了,小孩子们围着湖岸尖叫,恨不得自己也踩上那高高的水秋千((荡dang)dang)上一((荡dang)dang)。

    沈妙言看了会儿觉着腻味,君舒影拍了拍手,又有画舫驶来,其上有人表演木偶、筑球、舞旋、弹奏乐曲等,十分夸张。

    “这种把戏叫做‘水傀儡’,看着就是图个(热re)闹。”他含笑解释,“将来若有机会,我带你去江边玩,那里的弄潮才叫真正有看头。”

    说着,随手拿起个银瓯递给沈妙言:“把这个丢到湖面上。”

    “丢它做什么?”小姑娘好奇。

    “只管丢下去就是。”

    沈妙言起(身shen)走到窗边,把银瓯朝水中扔。

    君舒影站到她(身shen)后,姿态绝艳地抛下句话:“谁抢到银瓯,赏金十两。”

    岸边的宣王府大管家立即高喊出声:“(殿dian)下吩咐,谁抢到银瓯,赏金十两!”

    十两赏金对那些个世家贵族是无所谓的,可是对小厮们而言,却是一笔巨款,因此无数会泅水的小厮纷纷激动地跳下去,拼命朝那浮在水面的银瓯游去。

    他们争夺的姿态非常激烈,几乎在水面上打起来了,将岸边的人逗得直笑。

    沈妙言笑了两声,在亲眼瞧见一名小厮为了拿到银瓯,不要命地在水里殴打另一个小厮的脑袋后,忽然就不想笑了。

    岸边的大笑声还在继续,沈妙言面色清寒,望着那群锦衣华服、笑得前仰后合的公子小姐,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丑陋。

    君舒影生了颗七巧玲珑心,不过瞬间就察觉到小姑娘心(情qing)变化的原因,于是又笑着扔了个金瓯下水:“在场哪位公子拾到金瓯,本王当为他在父皇面前美言。”

    岸上的大笑声寂静片刻,一些想投机取巧的贵公子立即不顾(身shen)份地往水中跳,拼了命地去捞那金瓯。

    宣王的一句美言,那可比金榜题名还要管用!

    沈妙言唇角多了些讽刺的弧度,君舒影又不知从哪儿取来一箱银莲花:“给,看谁不爽,用这个砸他的脑袋。”

    小姑娘觉着这个才有意思,拾起一朵银莲花,这莲花瓣乃是银箔打造,就算扔进水中,也不会沉下去。

    她把玩了会儿,朝下方张望,眼睛里闪过腹黑,照着个脑满肠肥的贵公子扔过去。

    那贵公子平白被砸,抬起头正要怒骂,却见砸他的人是个仙女般的姑娘,人家宣王还站在她旁边,俨然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他立即怂了,双眼笑眯了缝,连声道:“小姐砸得真准,砸得真好!”

    小厮们瞧见有银莲花可捡,纷纷朝这边游来。

    便是岸边的侍女,也有眼红的,不顾形象地跳下水,去抢银莲花。

    整座大湖,整的跟下饺子似的,到处都是人。

    “好玩吧!”君舒影眉梢眼角都是笑,也拿了银莲花往下扔。

    沈妙言觉着这些下人也(挺ting)不容易,加上看那些人争夺,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倒也的确有趣,于是到最后,两人一共扔下去两百五十二朵银莲花,八十八朵金莲花。

    宴会结束时,无论贵族还是府里的小厮,俱都顺心顺意。

    而宣王在蓬莱阁里养着一位小仙女的消息也籍此传遍镐京城,人人都说宣王与那位小仙女站在一起乃是郎才女貌,因为两人当废纸般撒出去的无数金银钱财,还被人送外号“散财童子”、“散财童女”。

    月上中天。

    太子府,东流院。

    (身shen)着绣金松石墨袍的俊美男人负手站在窗前,盯着天空那轮弯月,唇角泛起凉凉的弧度:“散财童子,散财童女?”

    “是。属下向很多人打听过,他们描述出的那位女子外貌,的确与小姐相似。”夜凛拱手,“属下打探过宣王的行踪,太子府大婚那晚,宣王并不在镐京城里,据说是去了郊外的山中。”

    君天澜漠然地转动扳指,“很好……”

    他的小丫头,越发有胆魄了。

    暗红瞳眸里寒光乍现,她,当她的夫君是死的吗?!

    他担忧了这么久,她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住进了宣王府!

    夜凛见他周(身shen)寒意越发森冷,连忙道:“主子,白先生吩咐过,您不能随意动怒!您才刚降服心魔,该修(身shen)养(性xing)才是!”

    然而君天澜哪里听得进他的话,(身shen)形一动,已然从窗户掠了出去。

    仗着功夫摸进宣王府,对君天澜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他踩着水面落到蓬莱阁楼顶,正要偷偷摸摸揭瓦,忽然听见下方传来小姑娘作天作地的(娇jiao)气声音:“我不行了!啊啊啊,君舒影,我不行了!”

    他心一紧,紧接着便传来君舒影为难又隐忍的声音:“我……我进不去……小妙妙,你忍着点!”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裂开,君天澜气得浑(身shen)发抖,暗红色瞳眸在月光下忽明忽暗,他正要不顾一切地闯进去,最后却又生生忍住,呆坐半晌后,转(身shen)掠走。

    他怕他看见那副场面,会控制不住杀了他们!

    阁楼中的人毫无所觉。

    沈妙言待在西房(卫生间)里,(娇jiao)气的哭喊声再度传出来:“都怨你!原来山竹吃三个以上就会便秘,你给我吃了那么多,害我肚胀难受!”

    君舒影一脸懵((逼))地守在西房门口,不敢进去,只得低声哄她道:“你且忍忍,等会儿大夫就来了!”

    “我自己就是大夫!”

    “那……要不我弄些香蕉给你吃?听说能润肠。”

    “润个鬼!我再也不要吃你的东西了!”

    这厢两人兀自吵闹,那厢偷听了只言片语的男人黑着脸回到东流院,独自进了书房,拼命埋首于书案间,只恨不能将刚刚那几句话从脑海中彻底驱除。

    批了两本折子,他就再也看不进去,只盯紧了那些字,只觉这字儿都化作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叫他头痛(欲yu)裂。

    他双手发抖,一气将折子尽数扫落在地。

    烛火燃尽。

    男人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唇线紧紧绷起。

    若她不愿意,君舒影是留不下她的。

    他承认前段时间是他发疯、是他做错了,可她不能不要他啊!

    ——

    啊,今天有个小剧场还有个解说,都放在作者的话里面了,大家记得看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