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20章 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她踉踉跄跄地奔到西房,这里布置豪奢,里间还有一座白玉四方温泉池。

    她在外面方便完,脚步发颤地走到里间,兀自扒掉衣裳,跳进温泉池中。

    池子里水温正好,水面上还洒了一层玫瑰花瓣儿,氤氲着满室甜香,叫她昏昏(欲yu)睡。

    她早将君舒影抛到脑后,趴到池畔的软垫上,呼噜噜睡了起来。

    寝屋中,君舒影被捆在(床chuang)上,浑(身shen)燥(热re)难耐。

    毕竟这是小妙妙第一次主动,他当然激动。

    他轻而易举地解开捆住他的绳索,望了眼(身shen)下的(热re)(情qing),难为(情qing)地咳嗽了声,随手抄起锦被盖住下(身shen),在(床chuang)上优雅地摆了个姿势。

    似是觉着锦被不够**,他将被子丢到里侧,扯来一张薄纱盖住(身shen)子,那(身shen)下巨大的(热re)(情qing)若隐若现,长腿优雅地交叠,他侧躺下去,一手托腮,一手撩起一缕长发往指间缠绕。

    那丹凤眼斜挑着万种风(情qing),男人的面颊和耳根红通通的,羞赧之意实在明显。

    小妙妙会喜欢什么姿势呢?

    他不比君天澜还需要从画本子里学习那些(床chuang)榻间的姿势,没遇见小妙妙前,他府里美人如云,各种姿势都是亲(身shen)与人尝试过的,自然知道一般女人最喜欢哪种。

    可小妙妙又不是寻常女人。

    这么想着,面颊红得更加透彻,从未害羞过的男人在今夜像个第一次接客的青楼((妓ji)ji)子,不停在(床chuang)榻上搔首弄姿,既期待着恩客早点过来,又有些害怕她的到来。

    然而他酝酿了半个时辰,也不见那姑娘回来。

    他这才察觉不妥,匆匆穿上衣裳进了西房,撩开最里面的珠帘,只见那女孩儿趴在池畔,早睡的昏天暗地。

    男人默立半晌,刚刚在(床chuang)榻上的荒唐举动尽数涌进脑海,直叫他难堪而窘迫。

    他有些恼沈妙言言而无信,因此转(身shen)大步离开,只沉着脸叫侍女进去伺候她。

    他话没说明白,进来的两名侍女犹豫半晌,以为(殿dian)下是要沈妙言侍寝,于是特地捧了红毯过来,帮她将全(身shen)擦拭干净后,用红毯将她细细包裹起来,径直送到君舒影(床chuang)上去了。

    君舒影正在屏风后沐浴,等沐浴完回到榻上,一眼瞧见死鱼般睡在他(床chuang)上的小姑娘。

    垂在袖中的手紧了紧,他在榻上坐了,伸手试探着拨开红毯,只瞄了一眼,便急忙为她拢住红毯。

    他扫了扫自己腿间蠢蠢(欲yu)动的某物,盘膝在(床chuang)榻上坐好,闭目念起父皇从小教他的心经,以期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如今他算是看明白了,小妙妙表面上(娇jiao)滴滴柔弱弱,骨子里实则是朵霸王花,他现在是不敢随便碰她的,否则等她醒了,就算生米煮成熟饭,她也有本事将那熟饭弄成馊饭,让两人之间再无转圜的可能。

    几遍心经背诵下来,(身shen)体的燥(热re)平复许多。

    他望向小姑娘睡熟的粉嫩容颜,她害他冲了那么多凉水澡,她倒好,睡得这样沉……

    他忽然起了戏弄她的心思,于是从抽屉里翻出珍藏的墨宝,拿毛笔细细在她脸上勾勒起来。

    翌(日ri),晌午。

    沈妙言醒来时,发现自己被裹得像个粽子。

    她挣了下没能挣开,正恼怒间,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姐……”

    她惊了惊,扭头看去,跪在(床chuang)榻前的,不是素问又是谁。

    “你……”

    素问垂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太子府大婚那(日ri),奴婢被太子(殿dian)下关起来,不许奴婢带小姐离开……昨天,(殿dian)下才将奴婢放出来,要奴婢进宣王府伺候小姐。宣王(殿dian)下说,若您同意奴婢留下,他就不反对。”

    沈妙言心疼她,急忙道:“当然同意!啊呀,这个毯子把我捆得好难受,你快搭把手把我放出来!”

    素问心中一喜,急忙站起(身shen),走到(床chuang)边去帮她解开毯子外面的缎带。

    谁知刚准备解开缎带,目光从沈妙言脸上扫过,只见她那张白嫩嫩的脸上,额头一个大大的“王”,脸颊上散落几撇胡须,嘴唇和眼睛四周各画着圈圈。

    她很想忍住不笑,可到底没忍住,扑哧笑出声。

    “你笑什么?”沈妙言挑眉。

    “没……没什么……”素问急忙咬住唇瓣,帮她从红毯里放出来,拿了衣裳给她穿。

    这里是宣王府,不消想小姐脸上的“杰作”,定是宣王所为。

    她又不傻,第一天到人家府上就揭穿人家主子的恶劣行径,没的被宣王忌惮,到时候她再想传消息去太子府,就麻烦了。

    沈妙言仿佛不知道她的好素问早成了君天澜摆在她(身shen)边的棋子,匆匆将衣裳穿好,回到自己寝屋,开始认真梳洗。

    素问只道那墨汁大约一洗就掉,谁知她用帕子连搓三遍,竟也不见有淡下去的痕迹。

    她这才急了,小姐(爱ai)美,若是看到自己的脸成了这样……

    正手足无措间,君舒影负手进来,(身shen)后跟着十几个捧着美味佳肴的侍女。

    他一眼看见他昨晚留在沈妙言脸上的“墨宝”,心(情qing)大好,大手一挥,示意侍女们将菜肴放到桌上,便让她们退出去。

    素问起(身shen),望了眼她家小姐,却只得跟着退下。

    君舒影心(情qing)好得很,笑道:“菜都(热re)乎着,快来吃。”

    沈妙言懒得梳那些沉重的发髻,只拿了把象牙梳将头发随意拢在腰后,用两个珍珠花朵发钗簪到两鬓不让头发乱掉,就兴冲冲过来用膳。

    照旧是大鱼大(肉rou)地享用,一顿膳吃完,沈妙言摸着滚圆的肚子,随口问道:“咱们今天做什么?”

    如今她的生活里全是吃喝玩乐,快活得很。

    君舒影望着她一本正经的滑稽样子,笑眯眯的:“今天秦王出征北狄,听闻街市上十分(热re)闹,咱们也去瞧瞧吧。”

    “出征北狄?!”小姑娘惊呼,“要起战事了吗?”

    “大约是北狄那些蛮夷又来侵犯北疆了。”君舒影毫不在意,“反正没打到咱们家门口,有什么可担忧的。就算打到镐京城外,也有朝中那些将军拦着,咱们不必担心。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沈妙言想想大周兵强马壮,好像的确没什么可担忧的,于是兴高采烈地带了素问,随他一同出府。

    迎面而来的下人,皆都或多或少地瞄了眼她的脸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