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22章 沈嘉,你是想气死孤?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不许叫。”

    他低声命令,在看到女孩儿点头后,才松开手。

    谁知刚一松开,沈妙言就张开嘴,君天澜眼眸一沉,瞬间点了她的哑(穴xue)。

    沈妙言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儿声音,只得闭嘴,恨恨地拿眼睛去瞪他。

    君天澜摸进她的被窝,将她抱到怀里,顺手便脱掉她外面那(身shen)宽松的素纱袍子,将肚兜和亵裤也扒了个干干净净。

    小姑娘被他这般轻薄欺负,气得眼圈通红,憋了一肚子骂他的话,无奈说不出半个字儿,扬手想给他一巴掌,却被他擒住手腕。

    他凑到她耳畔,低声威胁:“今夜君舒影被召进皇宫,已在宫里歇下,就算孤把你怎么样,外面那些无能的暗卫也察觉不到。你若不乖非要闹出点动静,孤点了你全(身shen)的(穴xue)道,到时候受苦的还是你。”

    他说罢,就扳起她的脸,用沉默的威压震慑她。

    沈妙言骨子里审时度势的本事还是有的,因此只得乖乖不再闹腾。

    君天澜见她放乖了,才满意地摸了摸她的小脸,盯着她脸上那些涂鸦,语带嗤笑:“被他这么捉弄,竟也不知反抗……沈嘉,你是想气死孤?”

    沈妙言不解他的话,只拿一双眼瞪他。

    君天澜抬袖替她擦脸,见擦不去那些墨汁,知晓这墨汁大约是特制的,于是淡淡问道:“你老实告诉孤,他待你,到底好不好?”

    沈妙言怕极了同他对视,一边朝(床chuang)里面缩去,一边认真地点头。

    君天澜沉默着把她抓回来,长腿一伸将她圈在(身shen)下,大掌放肆地在她(身shen)上揉捏。

    她如今长得圆润,他摸着软软的手感极好,尤其是那对兔儿,从前一手罩上去还空落落的,如今竟能握个半满。

    沈妙言瑟缩成一团,夹紧双腿不敢乱动,因为被仇人欺负,所以眼圈越发红了。

    君天澜捏了她好一会儿,实在是怕自己忍不住在这里要了她,于是不再乱摸,只将她抱到怀里,俯(身shen)含住他想念已久的唇瓣。

    沈妙言被他压在(身shen)下,推拒不得,一行行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到枕上,苦涩自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直叫她恨得几近绝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君天澜终于松开口,拿袖子替她擦去眼泪:“睡吧,孤守着你。”

    长夜漫漫。

    沈妙言不甘地卧在他(身shen)侧,直到天色熹微时,才勉强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午后。

    (身shen)边的男人早已不知去向,只帐中还残留着甘露味儿的香。

    素问伺候她更衣梳洗,瞧见她(身shen)无寸缕,白嫩的肌肤上又满是青紫掐痕,脖颈上还有些红红的吻痕,心中了然,却只当没看见。

    小姑娘心中惆怅,打发她出去,独自坐到梳妆台前,抬眸望向镜中的人儿。

    谁知这一看,却不得了。

    她抬起手摸了摸脸儿,想起昨天出去时,那些百姓们都在笑,心中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她气得浑(身shen)发抖,君天澜夜里摸进来爬她的(床chuang),各种轻薄欺负她,君舒影则偷偷摸摸在她脸上乱画,还带她出去逛了那么一大圈,叫她沦为满城的笑柄!

    君家的兄弟……

    她盯着镜子,本就红肿的眼睛越发红了,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放在大腿上的拳头更是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在颤抖。

    最后,她抬手捂住脸,再也无法忍受地嚎啕出声。

    君舒影从皇宫回来,瞧见她这副模样,心中一怔,紧忙走过来,“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沈妙言松开手,抬起泪眼,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哽咽着怒吼出声:“我做错什么了,你们兄弟要这样欺负我?!”

    君舒影被打懵了,鼻尖隐隐嗅到房中残留的大象藏香,顿时冷了脸:“是不是他昨晚趁我不在,轻薄你了?!走,我带你去找他算账!”

    说着,便要去拉沈妙言的手腕。

    沈妙言挣开他的手,起(身shen)推了他一把,哭得十分厉害:“难道你就没有欺负我吗?!你把我的脸画成这样,还带我去城里逛,如今全城的百姓都在笑话我!我今后还怎么见人?!”

    “我为了他,舍弃尊严到处求人,好不容易帮他出宗人府,他却把我锁进地牢,还把我送给薛宝璋的侍卫!而你呢,君舒影,我是女孩子啊,你把我的脸画成这样,还故意带我往城里人多的地方走,叫那些人都来看我的笑话……我做错什么了,我做错什么了你们要这样糟践我!”

    眼泪决堤,所有的委屈在今天彻底爆发。

    她靠在墙壁上,不停地用手背揩眼泪,却如何也擦不干净,最后只能用双手捂住脸,缓缓顺着墙壁滑落在地,泪水顺着指缝淌落,她的哭声哀切伤痛,像是被全世界抛弃,孤独可怜。

    君舒影呆呆站在原地,她蹲在角落哭泣,胖胖的,招人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妙言站起(身shen),拎起(床chuang)角的一盏琉璃花灯,哭着朝外面奔去。

    他紧忙追上,又怕被她嫌恶,只不远不近地跟着。

    她乘船来到岸上,朝宣王府大门飞奔而去。

    君舒影满心后悔,追着她来到市集上,却见街市上的人都盯着跑过来的小姑娘轻笑。

    他心中越发后悔,可时光如何能逆流呢,做过的事,如何能抹消掉呢?

    他对她造成的伤害,又如何能修补呢?

    远处乌云密布,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闪电划亮了黑沉沉的天际,眼见着又是一场夏(日ri)雷雨,街市上的人纷纷收摊回家。

    沈妙言不知疲倦地朝前奔跑,没提防脚下的石头,猛地摔倒在地,将手中的琉璃灯盏也摔出老远。

    她含泪,伸手去够那灯盏,一只绣花鞋却踩住她的手背:“哟,这是谁啊?”

    她抬起头,来者面容秀美,眉梢眼角却都是刻薄,不是薛灵又是谁。

    薛灵居高临下,望了眼她那张脸,顿时夸张地与侍女一同哈哈大笑。

    那侍女为讨薛灵高兴,故意道:“小姐,这女孩儿是哪家的姑娘啊?丑死了!我若是她,一定躲在家里没脸出来,她哪里来的勇气,也敢跑到街上来,平白污了小姐您的眼!”

    ——

    不知道说什么,喜欢看本书的,菜继续写,大家继续看。不喜欢看的,菜继续写,你们可以默默叉掉,不必特意过来打声招呼还有各种在书评区打一星差评发长篇大论昭告天下说要弃书,做人宽容些,江湖好相见。

    谢谢昨天十一位小天使的打赏,正好拿去买鸡排补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