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28章 帮他纳妾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不能生孩子?!

    沈妙言从(床chuang)上爬起来,竖着耳朵,听见白清觉冷冷的声音传进来:“我娶你,就是为了让你替我生孩子?就是为了让你替我张罗妾室?”

    “你以为我想吗?!”

    安似雪愤怒,声音含着泪腔,紧接着便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大约是她离开了庭院。

    沈妙言跳下(床chuang),跑到窗边,悄悄从窗棂间望过去,就瞧见一个穿桃粉色衣裙的水灵姑娘,正手足无措地站在白清觉(身shen)边。

    白清觉那张温厚的脸上遍布冰寒,盯着安似雪消失的方向看了良久,淡淡道:“你从哪里来的?我派人送你回家。”

    那姑娘揪着裙摆,秀净的面庞上全是忐忑:“妾……妾没有家了……妾昨(日ri)在市集上卖(身shen)葬父,幸得夫人垂怜……”

    她说着,忽然朝白清觉跪下,仰起满是泪痕的脸,柔柔弱弱地开口道:“妾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公子和夫人的大恩!求公子不要赶妾走!”

    沈妙言没来由对这女子产生一股厌恶,心中却又十分焦急,安姐姐刚刚说,不能为姐夫生孩子?

    怎么会不能生孩子的,就算(身shen)子有疾,可姐夫不是神医吗?难道治不好安姐姐?

    小姑娘越发不安,本以为安姐姐和白先生很和睦,她住进来也是无妨的,可谁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今这两人闹成这样,她这个时候住进来,恐怕会给安姐姐添麻烦……

    但若是马上离开,不就表示她听见这些争执了吗?

    到时候难堪的,还是安姐姐。

    垂在腿侧的小手紧紧攥成拳,小姑娘从不知晓,这些家长里短,竟然这样的麻烦,她倒是羡慕起那些人(情qing)世故皆通达的人精了。

    此时白清觉和那个女子还在庭院里,她不好意思出去,只得回到(床chuang)上装睡。

    用午膳时,饭桌上气氛明显不对。

    那个叫做柔儿的女子手脚殷勤,帮着众人添饭添菜,一举一动间都是小心翼翼,似乎唯恐惹了主人家发怒。

    饭吃了一半,沈妙言正低头咀嚼米粒,忽然听见安似雪冷冷道:“她也是清白人家的姑娘,我做主,今晚就把她纳进来。”

    沈妙言惊诧地抬头,只见安姐姐说完话,眼圈就红了。

    白清觉“砰”一声将手中瓷碗搁在桌上,饭也不吃了,寒着脸起(身shen)离席。

    堂屋中满是尴尬,沈妙言让柔儿出去,自己坐到安似雪(身shen)边,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像她昨(日ri)安慰她那般,轻轻抚摸她的肩头:“姐姐……”

    安似雪是多么坚强的女子,可此时,泪珠从她脸上一行行淌落,她趴到沈妙言肩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妙妙,做女人真是痛苦!没嫁人前盼着能嫁到好人家,好不容易嫁给心仪的男人,原以为夫妻和和美美,上苍却偏不叫你如意,变着法儿地让你痛苦……”

    沈妙言垂眸,似是想起什么,琥珀色瞳眸里满是复杂。

    “我给不了他孩子,我能怎么办呢?”安似雪面色苍白,“就算他说没关系,就算他不计较,可我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承他这份(情qing)啊!”

    沈妙言从袖袋里取出手帕,温柔地为她擦去眼泪。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她倒是看得比安似雪清楚,因此笑道:“姐夫他看着温厚,但骨子里却都是固执,否则,也不会在楚国皇宫里,那般心甘(情qing)愿地守着姐姐。姐姐如今自作主张给他弄来一房妾室,他不生气才怪。这不也正好证明,姐夫待姐姐真心实意吗?”

    话音落地,小姑娘自己先愣了下。

    宗人府里,她好像也是如同安姐姐这般,劝那个男人娶薛宝璋的……

    那个时候,他是不是也如同姐夫这般生气难过?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qing)绪从心底油然而生,可是想到君天澜后来的所作所为,她只能硬生生打消掉这奇怪的感觉,拼命将那个人的(身shen)影从脑海中赶走。

    安似雪许是觉着不该让沈妙言掺和进这些琐事里来,于是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我的事,我自有分寸,妙妙不必管这些。他既走了,咱们好好吃饭。”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虽不及宣王府的佳肴精细昂贵,可沈妙言却很(爱ai)吃安似雪烧的菜,因此吃得很香。

    午膳后,小姑娘照例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左思右想,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shen)在此山中”,安姐姐糊涂了,她却不能再糊涂下去。

    她翻(身shen)下(床chuang),匆匆梳洗后径直去药庐里找白清觉。

    药庐光线昏暗,弥漫着淡淡的植物香。

    白清觉坐在成堆的书架后,正翻着本泛黄的古书。

    “姐夫。”

    沈妙言脆生生唤了句。

    白清觉抬眸,唇角的笑容仍旧温厚:“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她最近(情qing)绪不好,妙言若得空,能否多陪陪她?”

    “我又不是姐夫,我陪着,哪里有姐夫陪着管用?”沈妙言好奇地摸着书架上那些古医书,“我就是来告诉你,安姐姐(性xing)子倔强,你不能对她发脾气,你要顺着她,才能把她哄回来。”

    白清觉笑了笑,视线落在医书上,没说话。

    沈妙言凑到他背后,瞧见医书上那一行行篆体小字,不(禁jin)挑眉:“这上面记载的症状,倒有些像顾钦原……”

    白清觉合上书,面色多出几分凝重:“我这些年,始终在钻研如何将钦原治好。翻遍大江南北、从古至今的医书,倒也摸到了些门道。只可惜,书中记载的配方十分复杂,很多味药,都早已失传,便是动用太子府的力量,也难以寻得……”

    沈妙言想着顾钦原是谢陶的未来夫君,便认真道:“你将药名报与我,万一我从哪里打听到,也能帮上点忙。”

    白清觉微微颔首,就着书案,将配方写给她。

    他写字时,沈妙言就在他旁边绕圈圈,试探着道:“姐夫,我看人还是有点眼力的。我瞧着那个叫柔儿的女人,真不像个安分的……不如,你把她赶走吧?”

    安姐姐虽然面上要给姐夫纳妾,可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夫君呢?

    安姐姐这一次糊涂,她这做妹妹的,可得帮她精明算计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