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34章 孤有意拜会宣王,秉烛夜话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今夜无月,星辰漫天。

    君天澜骑着马从顾府回太子府,明明无需经过永昌街,他却仿佛信马由缰般,绕到了永昌街。

    此时无数烟花在宣王府上空绽放,还有一盏盏火红的孔明灯升腾而起,像是在过什么盛大的节(日ri)。

    他忽然勒住缰绳,停在宣王府围墙外,不走了。

    (身shen)后跟着的夜凛等人面面相觑,谁都知道他们主子的心肝宝贝儿就住在宣王府,如今主子在这儿停下来,到底是几个意思?

    君天澜仰头,望着一盏盏孔明灯被东风吹走,唇角浮起冷笑:“夜凛,去城郊东边树林纵一把火。”

    夜凛顺着他的视线,看见那些飘向东边儿的孔明灯,立即领会自家主子的意思,拱了拱手,策马离开。

    “今夜月朗风清,孤有意拜会宣王,秉烛夜话。夜寒,你去给宣王府的门房传话。”

    夜寒抬头狐疑地望了眼夜空,天上分明半点儿月亮都没有,主子哪里看出来月朗风清的,更何况,与宣王夜哪门子的话?

    然而他不敢质疑君天澜,只得催马去跟宣王府的门房传话。

    宣王府花园湖畔,就在君舒影磨磨蹭蹭不知该如何对晕过去的小姑娘下口时,管家披着衣裳跑过来,一副活见鬼的表(情qing):“爷,太子(殿dian)下到了!说要与您秉烛夜话!”

    君舒影皱紧眉尖,盯着眼前这块嫩(肉rou),声音冷冷:“真会挑时间!”

    管家瞄了眼船上昏迷不醒的小姑娘,假装咳嗽了声,把目光转开:“爷,要不奴才去回绝了他?”

    “他是太子。”君舒影不悦,站起(身shen),理了理锦袍,淡淡道,“领他来蓬莱阁。”

    君天澜背着手被请到花园大湖,扫了眼水中那座散发出夜明珠光晕的宝楼,眼神冷了几分,抬步正要上船,却见旁边小船里躺着个姑娘。

    不是沈妙言又是谁。

    他缓缓转动墨玉扳指,君舒影换了(身shen)讲究的雪白锦袍过来,艳绝的脸上浮着温文尔雅的浅笑,“皇兄既是来了,怎么不上船?”

    君天澜收回视线,“你就把她扔在这里?”

    “这有什么。小妙妙与我一样(性xing)喜自由,前几夜,挂在练武场的木柱子上睡一整夜的事儿,也是有的。”

    尽管压根儿不想再管这女孩儿的死活,可关心的话,就是忍不住地从男人口中蹦出来:“会着凉。”

    “她的血统,皇兄不是比本王更清楚吗?着凉这种事,根本不必担忧。就算染了风寒,过个半(日ri)也总能痊愈,没什么可担忧的。”

    君天澜听着君舒影这副吊儿郎当的语气就想发怒,他根本不会照顾小丫头。

    可是,是他自己主动选择放手的,如今,他又有什么脸面,驳斥君舒影呢?

    他面容清冷,抬步上船。

    两兄弟将沈妙言扔在小船上,兀自去蓬莱阁议事。

    沈妙言揉着脑袋醒过来,望着漫天星辰,全然不知今夕何夕。

    她慢吞吞坐起(身shen),顿了半晌,见君舒影不知去哪儿了,自己又没什么困意,于是从腰间解下圆月弯刀,就着四周灯笼的光,在湖畔边练起刀法来。

    她如今还做不到君舒影那种仅凭刀光就能伤人的程度,但一手刀法倒也算熟稔。

    前几夜君舒影还教了她一(套tao)步法,取的名儿特(骚sao)气,叫什么花间蝶影步,圆月弯刀的刀法配合这(套tao)步法,若是练好了,倒也能在敌群中穿梭出入如无人之境。

    蓬莱阁中,君天澜声音淡淡:“那(日ri)清平街暴乱,疑点颇多。孤怀疑,有其他势力在中间推波助澜。然而棠之抓去刑部的那几个为首闹事的流民,这几(日ri)皆都相继自戕。”

    “嗯。”

    君舒影声音更淡。

    他对这种事向来没什么兴致,人之一生何其短暂,活着本就是一种痛苦,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让自己更加痛苦,还不如想想如何取悦他的妙妙。

    因此,他只端着骨瓷茶盏,看似垂眸思考,实则思考的却是风花雪月之事。

    君天澜默默扫了他一眼,仅仅一眼,就已知晓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根本不曾将心思放在他的话上。

    屋中陷入沉默。

    湖畔边,响起弯刀划破空气的凌厉声响。

    两人偏头望向湖畔,湖畔高高低低地浮着无数火红色孔明灯,那个穿着粉衣的小姑娘,步伐诡异,踩着灯笼搭成的长梯一跃而上半空,弯刀在星空下划出妖艳的巨大刀芒,将数米远的一盏灯生生划破成两瓣儿。

    她从半空跃下,似是不可置信自己的本事,奔到那盏坠落的灯前,见切口平整,不(禁jin)大喜过望:“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也能隔空砍东西了!”

    君舒影脸上浮现出由衷的开心,“皇兄,这样的妙妙,才是真正自由的妙妙。我喜欢看她无拘无束地笑。”

    君天澜转动着墨玉扳指,沉默半晌,突然起(身shen),抽出墙上挂着的长剑,从窗户一跃而出,踩着水面朝岸上掠去。

    君舒影心中咯噔,(身shen)形一动,立即跟了上去。

    小姑娘正高兴着,不防背后破风声响起,她下意识地转(身shen)招架,圆月弯刀勉强架住锋利的长剑,双眸对上那双暗红色瞳眸,一怔,尚来不及反应,那人剑法快如闪电,已再度朝她袭来。

    她的刀法练得纯熟,却根本没有实战经验,因此不过四五个回合,那人就将她的弯刀打落在地,长剑堪堪架在她的脖颈上。

    小姑娘羞恼不已,狠狠瞪向他:“太子(殿dian)下如此欺负一个小姑娘,真是不知廉耻。”

    “欺负你?”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刚刚率先出杀招的人,是你。”

    沈妙言争不过他,干脆闭上嘴。

    君天澜收剑,声音仍旧冷冷:“弯刀取人(性xing)命时比直刀快,刀刃顺滑可连取数人首级,更利于马战。若要学,就该拜一位专攻弯刀的大师。”

    说着,余光扫了眼旁边眉眼弯弯的君舒影,“跟这半吊子学,配合那等除了花里胡哨却毫无实用(性xing)的步法,就算学成了,攻击力也会大大减半。”

    半吊子脸上的笑容瞬间狰狞:“你说什么?!”

    沈妙言低头翻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弯刀,她从不知习武还有这么多讲究。

    她骑马虽然也还算可以,但又骑马又使刀,听着就很麻烦。

    踌躇半晌,她犹豫开口:“可是,谁擅长使弯刀呢?”

    ——

    妙妙(茫然地):谁擅长使弯刀呢?

    四哥(高深莫测):……(内心os:我我我!快求我,求我!!)

    闷(骚sao)四哥~~

    谢谢昨天七位小天使的打赏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