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35章 君天澜的蓄意诬陷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可是,谁擅长使弯刀呢?”

    君天澜负手而立,不语。

    沈妙言掀起眼皮瞅他,见他这副老神在在等她求他的模样,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将弯刀往腰间皮囊刀鞘中一送,笑得妩媚:“罢了,我也不过是学着玩玩。舒影哥哥教的很好,我就喜欢花里胡哨的步法。”

    舒影哥哥?

    君家的两兄弟同时望向她。

    一个目光冷厉,一个眼带惊喜。

    小姑娘笑容纯真,伸了个懒腰,抬步朝小船走去,“夜深了,舒影哥哥,咱们该就寝了。”

    “是啊,该就寝了……”君舒影笑得意味深长,“皇兄,臣弟不送。”

    君天澜转(身shen)盯着那两人,只见小姑娘面容恬静,双手支颐坐在船头,他那位好弟弟,任劳任怨地拿起竹蒿轻点水面,一叶扁舟朝蓬莱阁驶去,在水面留下长长的波痕。

    画面虽美,在他眼中,却刺目得很。

    明明想好了放手,但真的看见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

    除了心口窒息般的疼痛,再无其他。

    薄唇勾起一道冷冽的弧度,想就寝?

    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他负手,面无表(情qing)地离开了宣王府。

    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君舒影正因将他气走而心(情qing)大好地享受牛(奶nai)浴,宫里却来人传旨,宣他即刻进宫。

    他面色不虞地起(身shen),最近老头子召他进宫总没好事,现在大半夜的把他唤到宫里,大抵又是出了什么事儿……

    果不其然,他进了宫,君烈坐在龙(床chuang)上,对他发了好一通怒火,原因是东郊树林起了大火,好巧不巧,据刑部调查,起火的缘故正是因为他放的孔明灯被风刮到那儿,这才将十里树林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君舒影跪在龙(床chuang)前,听着君烈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唇角止不住泛起冷笑,君天澜真是……好手段!

    什么孔明灯引来大火,他用的灯油安全无比,分明是君天澜蓄意诬陷!

    他就说,那厮为何突然半夜前去拜访他……

    他自顾恼恨着君天澜,君烈见他居然还敢走神,随手抄起软枕砸到他头上:“孽障!自打将那个女人捡回府,就屡屡给朕捅娄子!若再敢惹是生非,你信不信朕命人杀了沈妙言?!”

    君舒影伏地,声音无波无澜:“儿臣知错。”

    君烈恨得牙痒痒,一双(阴yin)鸷的眼狠狠盯着他,“储君之位,舒儿到底想不想要?”

    君舒影很想回答不想要,然而靠坐在软榻上的萧贵妃,一边慵懒地把玩着涂了丹蔻的纤纤玉指,一边将威胁的目光扫向他。

    他垂眸,知道他必须成为大周皇帝。

    这是萧贵妃和萧家人、他父皇,从小灌输给他的理念。

    不管他想不想要,他都必须成为皇帝。

    他仍旧保持着叩首的姿势,声音平静得过分:“回禀父皇,儿臣想要储君之位。”

    君烈盯着他的发顶,暴怒的表(情qing)稍稍平静些,“东郊十里树林着火一事,舒儿打算如何给百姓交代?”

    此事早已被君天澜的人宣扬出去,瞒是瞒不下来的。

    更何况那崽子做事滴水不漏,就算舒儿有心翻案,也根本无从着手。

    君舒影沉默片刻,认真道:“宣王府会出全资修缮十里树林,儿臣也会籍此机会,连带着引起清平街暴乱一事,亲自对百姓道歉,做出该有的交代。”

    大周政风开放,默许百姓议政。

    与其藏着掖着徒惹百姓厌弃,还不如光明正大地道歉,兴许还能用这姿态挽回点民心。

    君烈对他的回答尚算满意,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君舒影起(身shen),倒退到珠帘前,才转(身shen)离开寝(殿dian)。

    他穿过宫中长长的巷道,望着前方狭窄的黄瓦朱墙,丹凤眼中满是嘲讽。

    他志在山水之间,可生在皇室,就注定免不了这场血雨腥风。

    人之一生,比起江水的不舍昼夜、星盘的永恒轮转,几乎短暂的犹如白驹过隙。

    可就在这么短短的瞬间里,人却依旧不能活得自由。

    如小妙妙,她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想要的是那个人光明正大的娶她,可世事,偏不如她所愿。

    如君天澜,他汲汲营营多年,想要的,果真是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吗?

    人生来与其他人产生羁绊,可这羁绊,有时候也是枷锁。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在宫门前跨上马,潇洒地纵马离宫。

    绝艳出尘的面容镌刻着淡淡的怜悯,他回过头,看见那座奢华的皇宫点着万盏灯火,像是黑夜里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镇守在那里,等着吞噬一代代皇族的野心,滋养它逐渐扭曲的灵魂。

    薄唇流露出冷笑,他扬鞭,毫不留恋地朝宣王府疾驰而去。

    此时的宣王府练武场,(身shen)着白色劲装的少女拎着圆月弯刀,闭着双眼独立月下。

    她胖得快,因连(日ri)习武,瘦得倒也快。

    巴掌宽的银线绣莲花腰封将她细细的腰肢勾勒出来,因为吃得好、动得多,(身shen)形竟似乎又长高几分,像是抽芽的杨柳。

    乌黑的长发用红缎带在头顶扎成最简单的马尾,发尾垂落在腰间。

    脑海中闪现过君舒影挥舞弯刀的(身shen)法,她越是回想,就越是忍不住地蹙眉。

    君天澜说的不错,君舒影长期使剑,她却跟着他学如何使用弯刀……

    通俗点说,这就像跟着花匠学习如何杀猪。

    道理其实是很不同的。

    君舒影能教她的东西,并不多。

    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那个有着(骚sao)气名字的诡异步法,手腕下意识地运转,不停地考虑如何将那(套tao)步法与弯刀的使用完美契合。

    琢磨了半晌,她睁开眼,默念起步法口诀,(身shen)形一动,掠上一根高高的木桩,继而朝下一根木桩快速掠去。

    半空中吊着无数根大腿粗的木柱,她尽量放快脚下步子,同时挥舞弯刀,犹如利剑出鞘,一路飞掠过去。

    从最后一根木桩上跳下,她回过头,灯笼与月光里,半空中吊着的木柱有一半儿被砍落在地。

    小姑娘颇有些泄气,握着弯刀的手紧了又紧,木柱她尚且无法全部砍断,若遇上的是活生生的、会反击的人,她又该如何是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