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41章 没给你休书,你就还是孤的女人(上)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宣王府的人不敢拦沈妙言,因此小姑娘畅通无阻地出了府,一路朝东市方向掠去。

    等行至那处荒僻无人的狭小街道,沈妙言在街心顿住步伐。

    街道上皆都关门闭户,百姓们檐下的风灯微微摇曳,在地面拖拽出长长的光影。

    沈妙言将灯笼放到脚边,握住圆月弯刀,笑容清甜,“薛灵,你不是想在这里埋伏我吗?如今我来了,你还躲躲藏藏做什么?”

    话音落地,果然有一群(身shen)形高大硕长的男人,在街头和街尾相继出现,缓缓朝她包抄而来。

    沈妙言被包围在中间,瞧见这些人让开一条路,(身shen)着窄袖衫裙、戴着帷帽的薛灵出现在视野中。

    薛灵摘掉帷帽,满脸仇恨,“你真蠢,竟然孤(身shen)前来!你害得兄长被谏官联名弹劾,还害得我必须嫁给我根本不喜欢的男人,就算死上一百次,都不足以偿还你的罪过!但是,你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些人都是慕(情qing)馆养的杀手,我要把你卖到慕(情qing)馆,叫你被千人骑万人睡,叫你沦为最下((贱jian)jian)的女人!”

    凄迷的灯笼光晕中,沈妙言的视线扫过这群男人,小脸上满是跃跃(欲yu)试,“不好意思啊,我这趟前来,恐怕不能如你所愿。”

    说罢,抽出腰间那柄圆月弯刀,足尖一点,运起君舒影教她的风(骚sao)步法,整个人化作残影离开原地。

    四周的杀手惊了惊,急忙抬起刀剑招架,却仍然有四五个人没提防,雪亮的弯弧刀光从他们的脖颈掠过,他们睁着惊骇的双眼,径直倒在了血泊中。

    薛灵惊恐地退后一步,她以为沈妙言只会些三脚猫功夫,可是她竟然,她竟然敢杀人?!

    她虽然跋扈,却到底只是闺阁女子,哪里见过这样惨烈的画面,不可置信地跌坐在地,捂住嘴,连哭都忘记了。

    沈妙言一连诛杀数人,(身shen)体却也中了几剑。

    然而她的刀法在实战中,却越发熟稔起来,每个动作都犹如行云流水,漂亮,狠辣。

    她踩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脑袋跃上半空,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笑容无辜又天真,“久闻慕(情qing)馆大名,原来养的杀手,竟然都是些废物!害我兴奋地半夜跑出来,真是浪费时间呢!”

    话音落地,弯刀陡然划过苍穹。

    一道巨大的弧刃,闪着银光与月色,落在那些杀手的脑袋上。

    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遍地都是尸体。

    沈妙言堪堪落地,轻纱裙摆缓缓飘落在丝缎鞋面上。

    浓稠的血液从圆月弯刀的刀刃上滴落在地,渗进青石板转的缝隙中。

    薛灵连连往后缩,看她的目光犹如看着鬼魅,“沈妙言,你别过来!我是相府二小姐,我姐姐是太子妃!你别过来!”

    沈妙言提着刀,缓步走向她。

    血月当空。

    轻纱裙摆在夜风中飞扬。

    她在薛灵面前站定,歪了歪脑袋,小脸上满是天真无邪的微笑,“你姐姐是太子妃?太子妃很了不起吗?”

    话音落地,那唇角的笑容泯灭在黑暗中。

    手起刀落。

    却不知她究竟是原本就想杀薛灵,还是薛灵的话,激起了她内心的恨意。

    一个时辰后。

    纯黑色的高大骏马停在狭窄无人的街巷中,君天澜扫了眼青石板砖上的几十具尸体,薄唇抿成冰冷的弧度。

    韩棠之早已带着刑部的人恭候在此,见他到了,轻声道:“打更的老人发现了这里的(情qing)况,特地去刑部报案。臣带人赶来,验尸后发现,这些人皆都死于同一柄弯刀。刀刃薄若切片,刀(身shen)的弧度延展开,约莫有近二十寸长。使刀者力气极大,这些人的头颅与(身shen)体,几乎只剩一层薄薄的皮(肉rou)相连。据臣猜测,凶手恐怕正是沈姑娘。”

    君天澜沉默着跨下马,亲自检查那些尸体。

    韩棠之站在他背后,又道:“若死的只是慕(情qing)馆的杀手,倒也好办,但薛相的次女也在其中,薛相那边,恐怕不好糊弄。”

    更何况,认真算起来,薛灵也算是他们太子的小姨子了。

    君天澜收回视线,冷漠的视线扫过刑部这群人,见他们纷纷低下头,于是朝韩棠之伸出手,“化尸粉。”

    韩棠之一怔,很快回过神,心(情qing)复杂地从怀中取出一包粉末。

    夜凛带着暗卫,将几十具尸体搬到一块儿。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地在尸山前站定,将化尸粉悉数倒在上面,继而不再多看一眼,转(身shen)跨上骏马,疾驰而去。

    刑部的人目送太子等人离开,踌躇半晌,试探着问韩棠之,“韩侍郎,太子的意思是……”

    韩棠之望向地上的那滩血水,笑了笑。

    沈妙言带着一(身shen)血腥气潜回蓬莱阁,君舒影还没回来,侍女说是在宫里歇下了。

    小姑娘莫名松了口气,只(身shen)去净房沐浴更衣。

    八尺见方的白玉池子旁,温(热re)的水从青铜兽首中汨汨流出。

    小姑娘泡进水池,舒服地松了口气。

    她(身shen)上还有剑伤,可伤口早已不再流血。

    如今在她看来,这样小的伤口,实在算不得什么。

    她将头发尽数解散,又用温(热re)的锦帕覆在额头上,靠着水池闭目养神。

    正舒服地放松全(身shen)时,颈部却被人点了下。

    她猛地睁开眼,背后之人气息清冷,声音低沉,“长本事了。”

    她张开嘴,却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想要动,却根本动不了。

    君天澜将她从水里抱出来,拿帕子地帮她擦拭干净全(身shen)。

    灯火通明,小姑娘浑(身shen)不着寸缕,那人的指尖似是不经意,总不停地划过她的(身shen)躯,叫她双颊通红,眼中满是怒火。

    君天澜的目光落在她(身shen)上那几处剑伤上,随手从袖袋里取出药罐,挖了大块儿敷在伤口上。

    动作并不温柔,叫沈妙言觉着伤口又隐隐作痛了。

    等帮她敷完药,他随手将药罐扔到旁边,帮她穿上中衣,将她打横抱起,朝寝屋走去。

    守在寝屋门口的人是素问,她怕极了君天澜,只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低头坐在绣墩上一动不动。

    君天澜将小姑娘放到(床chuang)上,自己也躺了上去,拉过锦被,在被子的遮掩下,熟稔地把她捞到怀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