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43章 堂妹可还记得我是谁?(上)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没在意她(身shen)上的香,只满头黑线地思考,谢陶口中的顾钦原,真的是她记忆里那个顾钦原?

    不过想想人家小夫妻新婚燕尔,黏黏糊糊也是有的,于是她也不强求,与谢陶说了会儿悄悄话,看时辰已晚,就让宣王府的暗卫保护她,送她回顾府。

    谢陶走后,沈妙言独自躺在(床chuang)上,越想越不对劲儿。

    阿陶这趟,来得古怪……

    她琢磨了会儿,心中越发放心不下,刚坐起(身shen),素问就奔了进来,“小姐,不好了!您派去送顾少夫人的暗卫负伤回来,说少夫人被歹徒抢走了!”

    沈妙言的脸色,“唰”地白了。

    蓬莱阁大厅灯火通明。

    顾钦原与谢容景俱都坐在圈椅上,君舒影慵懒地歪靠在上座,捧着杯花茶轻呷。

    沈妙言披着外裳匆匆过来,瞧见谢容景满脸担忧,而顾钦原闭着双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她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顾钦原,对方穿戴齐整,而谢容景的衣着则没有白(日ri)里讲究,可见顾钦原早有准备,并不是匆忙赶来的。

    她定了定心神,上前见过礼,在君舒影(身shen)边落座,等着对方先开口。

    谢容景盯向她,认真道:“沈姑娘,我妹妹失踪,相信你已有所耳闻。”

    “是。”

    “她是从宣王府出去的,听闻沈姑娘曾派两名暗卫保护她,不知能否让本官见一见那两名暗卫?”

    沈妙言望向君舒影,对方打了个响指。

    两名暗卫出现在大厅里,果然都(身shen)负重伤。

    两人的叙述很简单,只说是刚出永昌街,就有一伙歹人出现,那群人功夫极好,抢人的手段更是非常熟练,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就带着顾少夫人消失无踪。

    “若谢小将军和顾二公子不信,也可传顾家的家丁问话。”一名暗卫补充道。

    谢陶是坐轿子来的,抬轿子的正是顾家家丁。

    谢容景见沈妙言脸上光明磊落,再加上自己妹妹的确与她交好,直觉自己妹妹失踪应当与她无关,于是蹙眉道:“此事非同小可,恐怕妹妹失踪,与京城里那些少女失踪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沈妙言对那宗案子也有所耳闻,忍不住又望了眼顾钦原,女孩子的名节何其重要,若阿陶被寻回来,即便清白未曾被玷污,他也会嫌弃她的吧?

    她等了会儿,见他仍旧闭目养神,不(禁jin)认真道:“恐为外人知晓后,阿陶名声有损,此事不宜声张。谢将军,劳烦你带人在阿陶失踪地带仔细搜索一遍,兴许能有所收获。”

    谢容景点头,起(身shen)道:“劳沈姑娘担忧,告辞。”

    两人走后,沈妙言盯着门外的茫茫夜色,想起顾钦原平静的面容,他看起来根本就不担心阿陶。

    远处有莹莹绿光,是无数萤火虫在岸边飞舞。

    小姑娘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可能。

    君天澜被皇帝要求三(日ri)内查清少女失踪案,顾钦原势必要帮他。

    那么有没有可能,顾钦原是故意让阿陶今晚来找她,然而用阿陶做(诱you)饵,钓出那群凶手呢?

    这个想法,叫沈妙言不寒而栗。

    顾钦原他,会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她缓缓将视线转向(身shen)边的君舒影,对方惬意地捧着琉璃茶盏,丹凤眼斜挑着看破红尘般的淡漠慵懒,似是感喟,“人啊……”

    沈妙言沉默片刻,起(身shen)朝外走去,“我去帮忙找人。”

    “等等。”

    她转过(身shen),君舒影对两名暗卫淡淡道:“你们把话说完。”

    其中一人上前,恭敬道:“(殿dian)下,那些歹徒(身shen)手不凡,作战时有备而来,可见是老手。而据咱们王府的(情qing)报,少女连环失踪案里,失踪的姑娘大抵都年轻美貌,所以属下猜测……”

    他没有往下说。

    君舒影和沈妙言对了个眼神。

    暗卫离开后,沈妙言急匆匆往楼上走,“我去换(身shen)男装。”

    君舒影目送她上楼,呷了口花茶,丹凤眼透出罕见的认真。

    府中暗卫的实力,他清楚得很。

    有能力从他的暗卫手中将人抢走,对方绝对很强。

    长欢街上,有这个实力的花楼,并不多。

    沈妙言换了(身shen)月白束腰锦袍,乌发用一只小巧玲珑的金叶子冠拢在头顶,活脱脱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公子。

    “走吧!”

    她越过君舒影,飞快朝大厅门口走。

    君舒影依旧倚在圈椅上,一动不动,只含笑凝望她的背影。

    沈妙言见他没跟上来,忍不住回头,对方悠闲地轻抚茶盖,“小妙妙,救谢陶,对我可是半点儿好处都没有。她,是顾家的人。”

    更何况,动用宣王府的力量去救谢陶,纯粹是间接在帮君天澜破这宗连环失踪案。

    沈妙言垂下眼帘,淡淡道:“你说的不错。”

    她没有道理,要君舒影帮她找人。

    她抬手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圆月弯刀,毅然抬步,朝大厅外走去。

    君舒影挑眉,(身shen)形一动,出现在她(身shen)边,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笑容透出无奈,“我开玩笑呢,你要做的事,我自当奉陪。”

    沈妙言抬手护住脑袋,往后退了半步,仰头朝他无奈一笑,“我早跟你说过,我报答不起你的好意。所以这种事,即使你不帮我,我也不会怨你,真的!”

    君舒影面色郑重几分,在大厅屋檐下,忽然伸手拧住她的耳朵,“那么我也把话同你说清楚,我待你好,是我自己心甘(情qing)愿。”

    灯笼与水光的轻曳里,小姑娘看见他那双极致美艳的丹凤眼中,盛着深(情qing)与宠溺,更有着难以描摹的纯粹(情qing)愫。

    此(情qing),千金难求。

    她忽然不大敢直视他的双眼,推开他的手,红着脸跨出门槛。

    君舒影偏头望向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轻笑。

    长欢街(热re)闹非凡,来往都是衣着妖艳的花楼女子和恩客。

    两人穿过长街,君舒影随口介绍道:“这条街上最出名的两座楼,一为慕(情qing)馆,二为云香楼,咱们可以先去云香楼转转。”

    “不必。”沈妙言看也没看那座灯火通明的华丽朱楼,径直拐进慕(情qing)馆。

    君舒影在她(身shen)后挑眉,心思玲珑,不过瞬间就猜到,那云香楼大约是太子府的产业,所以才没引起小妙妙的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