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51章 他对你做的事,我也想做一遍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小姑娘的弯刀连续被打落七八次,彻底恼了,拎着袍子奔过去将弯刀捡起来,刀尖闪着寒芒直指向君舒影,(身shen)形一动,从原地掠了出去。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站在原地,唇角含起不屑的轻笑。

    皓月当空。

    月圆弯刀第二十八次脱手而出,小姑娘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砸落在地。

    她发髻散乱,衣裳被磨破好几处,唇角和脸颊上隐隐还有着淤青。

    她坐在地上,幽怨地盯向君舒影,对方在月下独立,白衣胜雪,神仙也似。

    她觉着有点委屈,随手抓了把土丢向他,“君舒影,你真讨厌。”

    君舒影提剑走到圈椅上落座,绝艳的脸上流露出不满,“小妙妙,我今天在顾家受了天大的委屈,你不安慰我,还说我讨厌……”

    沈妙言爬起来,揉了揉摔疼的(屁pi)股,鄙夷地瞪了他一眼,“呸,你自己不会说话,倒怨起我来了!哪有客人去人家府里做客,像你那样嘴里没句好话的,人家能给你好脸色看,那才有鬼!顾家不是萧家,更不是宣王党,没道理处处捧着你。”

    君舒影喝了口凉茶,“午后,我看见你和他在水榭里说话,他亲你耳朵。”

    酸酸的语气。

    沈妙言一怔,恍然明悟,这货今夜突然发飙下重手,原来并非是因为顾家人没给他好脸色,而是冲着这茬。

    “他没亲我耳朵。”小姑娘脱口而出。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沈妙言拖着刀奔到他(身shen)边,“他真没亲我耳朵!他只是跟我说话!”

    “啧,跟你说话不能站着好好说?凑你耳朵旁是怎么回事?”

    “你……”沈妙言语噎,恶狠狠道,“反正我与他清清白白!”

    她说完,又忽然皱起眉,这种私事,她跟君舒影解释个什么劲儿?

    正犹疑间,君舒影忽然将她拉到怀中,不由分说地凑到她耳畔,“他对你做的事,我也想做一遍。”

    拈酸吃醋的语气。

    他(身shen)上自带一股清淡的莲花香,莫名能安抚人焦躁的心。

    沈妙言沉住气,强忍住推开他的冲动,“那你现在做过了,可以放开我了!”

    君舒影按着她肩膀的手指紧了紧,有些不舍地松开,丹凤眼凝望退出去三丈远的姑娘,认真道:“月半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宫里有宴会,你跟我一道进宫。”

    小姑娘想也不想地拒绝,“我不想进宫。”

    君舒影深谙她的心理,知晓如何拿捏她,“谢陶也会去。”

    果不其然,小姑娘开始沉吟。

    半晌后,她懒懒道:“那好吧。不过宫中牛鬼蛇神众多,你要护着我些。”

    她这人天生带煞,什么都不做也能招惹上仇家,皇宫那种地方,尔虞我诈(阴yin)谋阳谋数不胜数,她上次还因为俞昭仪的死,平白无故挨了板子,也真是怕了。

    君舒影答应得爽快,沈妙言甩了甩弯刀,抬步回蓬莱阁沐浴就寝。

    男人独坐月下,对着空旷的演武场,丹凤眼中掠过蓬勃的算计。

    他如今算是看透了,君天澜那厮,根本不打算对小妙妙放手。

    而小妙妙对他……

    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恐怕那丫头心里面,也还惦记着君天澜。

    可他好不容易将小妙妙留在(身shen)边,怎么容忍得了她再被君天澜抢回去。

    反正与谢家的关系已经降至冰点,谢昭除了牵动草原那边,其他作用就是后院一个摆设,不如趁着中秋宫宴时,求父皇(允yun)许他休妻,迎娶妙妙为宣王妃。

    届时他与妙妙生米煮成熟饭,还愁她再被人抢走吗?

    澄澈的月光中,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抬手摸了摸脸,丹凤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一点困惑,他自问这张脸也算艳绝无双,比起君天澜那张死棺材脸,分明好看许多,怎的妙妙就是看不中他呢?

    他还不够美吗?

    临近中秋,天气渐渐凉爽下来。

    宣王府里新裁制了秋衣,沈妙言也得了六(套tao),俱都是按照君舒影的品味儿来的,精致妖艳,独领风(骚sao)。

    她站在青铜落地镜前,盯着镜子里的少女,少女云鬓高耸,衣领开得很大,(胸xiong)前的半痕雪白与修长的粉颈颇为(诱you)人。

    腰(身shen)偏又收得很紧,广袖低垂至缀明珠的丝缎鞋面,火红色裙摆重重叠叠用金线绣满莲花,锦绣妖娆之余又透出清丽,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极好。

    君舒影拎着篮子进来,见她正试穿新衣,目光落在镜子里,不(禁jin)怔了怔。

    他的眼光很准,她穿这种风格的衣裳,真的非常合适。

    沈妙言见他回来,拎起重重叠叠的裙摆走过去,白嫩的小脸上颇有些羞恼,“君舒影,我穿成这样,还怎么跟人打架?不如我把外面的这几层纱给剪掉吧?”

    “不准。”君舒影拦住她,“你这样穿很好看,明天宫里中秋夜宴,你就穿这一(身shen)儿。”

    沈妙言回头望了眼青铜镜,心里暗搓搓还是觉着穿劲装方便她跟人动手,她如今倒是有点儿理解君怀瑾为何总是一(身shen)男装了。

    做女人真麻烦。

    “我去郊外山野里转了一圈,看见有棵柿子树上的柿子熟了,摘下来给你尝尝鲜。”君舒影将篮子上的白布掀开,里面铺着软和的棉花,棉花里果然躺着五六个红彤彤软乎乎的柿子。

    沈妙言盯着他,想象了一下君舒影(身shen)着白衣纤尘不染,去爬树摘柿子的场面。

    不过她很快把那滑稽场景抛到脑后,她今年第一次吃柿子,还是颇有些兴奋的,拎着重重裙摆坐到桌边,好奇道:“甜不甜呀?”

    “我剥一个尝尝先。”

    两人凑到一块儿吃柿子,守在门口的素问满脸尴尬。

    如今小姐与宣王走得越发近了,主子若再不努力……

    恐怕这辈子,都将与小姐渐行渐远。

    于是今晚夜寒接到的信鸽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小姐和宣王一起吃柿子。”

    夜寒挠挠头,不明白这种小事有什么好飞鸽传书的。

    吃柿子就吃柿子呗,他们太子爷也不是吃不起,太子府后院就种了好几棵柿子树,如今都结上好大的柿子了。

    素问就(爱ai)小题大做。

    他想着,随手将小纸条扔掉。

    今晚君天澜的宵夜中,赫然多了两个红彤彤的大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