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55章 只求你给我,喜欢你的机会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锦绣大(殿dian),夜宴还在继续。

    沈妙言心满意足地吃了三只大闸蟹,君舒影拿酒给她满上,“宫中的秋露白乃是杭城新进贡的,味道醇而不烈,妙妙若是(爱ai)喝,多喝些也无妨。”

    沈妙言盯向白玉碗中的酒,但见酒液金黄醇厚,里面隐约可见掺着些新鲜桂花,还有桂花糖沉淀其中。

    她端起来,以袖掩口尝了尝,眯眼笑道:“果然比别处的秋露白醇厚味冽,桂花香也十分甘甜呢。”

    “我让你品尝的东西,自然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物。”君舒影给自己满上酒,惬意地品尝。

    他们二人皆都(身shen)着红衣,端坐在灯火下,旁人看去,只觉宛如金童玉女,相配得很。

    君天澜捏着杯盏,克制住自己不去看那个该死的小女人,可余光总是不经意就瞟到他们,那女人穿着以前从未穿过的火红长裙,(胸xiong)前的半痕雪白都露出来了,不知勾了(殿dian)中多少男人偷偷打量。

    他不耐地扯了扯衣领,暗红色瞳眸略显(阴yin)鸷,只觉沈妙言一举一动都透出妩媚,叫他不爽。

    没过一会儿,有几位贵公子过来与君舒影寒暄,沈妙言正好喝完两大碗酒,以手托额坐了会儿,还是觉着闷得慌,于是颤巍巍起(身shen),朝(殿dian)外走去。

    迈出大(殿dian),秋夜里混着草木清香的空气扑面而来,小姑娘深深呼吸了会儿,转(身shen)朝西房走去。

    西房隔音极好,一跨进去,外面的丝竹喧嚣就都消失不见。

    她疲倦地走到里面,掬了把凉水洗脸,对着落地青铜镜整理了一番仪容,觉着脑袋清醒了些,这才朝外间走去。

    外间布置典雅奢华,拔步(床chuang)、圈椅花几等物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是哪家姑娘的闺房。

    刚穿过博古架月门,(身shen)后便传来低沉清冷的声音:“谁让你穿这种衣服的?”

    沈妙言脚步顿住,回转(身shen),(身shen)着明黄色绣团龙锦袍的男人缓步而来,周(身shen)所携气息,冰寒如霜。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却跌坐进(身shen)后一把酸枣木圈椅里。

    君天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她喝多了,小脸红扑扑的,尤其是眼尾,像是描画上最红的胭脂,眼波流转间,媚态天成。

    沈妙言醉意上头,实在提不起精神同他周旋,手肘撑着圈椅扶手,疲倦地半阖上眼皮,几乎是下意识地呢喃出声:“四哥……让我歇歇吧。”

    她好累。

    离开他的每一天,尽管她吃好睡好,可其实她都过得好累。

    但是,回不去了啊,他如她所愿娶了薛宝璋,他们二人,再也回不去了……

    君天澜望着她疲惫的容颜,(胸xiong)腔里燃起的怒火,莫名其妙,烟消云散。

    西房中一片寂静。

    君天澜沉默良久,将她从圈椅上打横抱起,轻轻把她抱到拔步(床chuang)上。

    他如同对待一件珍宝玉器,将她小心翼翼放到里侧,自己卧在外侧,借着灯笼的光,默默凝视她的脸。

    小姑娘在睡梦中嘟囔了句什么,下意识地朝外面滚,正好滚进他的怀里,如过去无数个夜晚那般,以舒服地姿势枕在他的手臂上,小(身shen)子朝他(胸xiong)膛里拱了拱,因为觉得安全,所以睡得更沉了。

    暗红色的瞳眸罕见地现出温柔,男人伸出手,轻轻为她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继而揽住她的腰,低头在她额间烙下一吻。

    梦中的小姑娘,恍恍惚惚宛如(身shen)处漫无边际的草原,忽然有蝴蝶飞来,轻盈落在一朵小小的花苞上,继而催开了一整座草原的繁花。

    尽显深(情qing)款款。

    月上中天。

    锦绣大(殿dian)的宴席在夜半时分终于散场,君舒影左右寻不到沈妙言,最后还是宫中的暗桩禀报,说她进了西房,一直没见出来。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闯进西房,一眼看见睡在(床chuang)上的那两人。

    丹凤眼,瞬间通红。

    他掠到(床chuang)边,不由分说地拉起沈妙言的手,将她从(床chuang)上拽下来,飞快朝外面奔去。

    君天澜坐起(身shen),目视君舒影发疯般的背影,薄唇流露出一抹冷笑。

    沈妙言的醉酒在一路狂奔中醒了大半儿,她拼命挣开男人的手,“你做什么呀!”

    这里正是御花园。

    君舒影那张极致绝艳的脸上,满是(情qing)伤,“你拒绝我,是因为你还喜欢他,是不是?”

    “我没有……”小姑娘揉着被抓疼的手腕,垂下眼帘,争辩的声音透出无力。

    “什么不想嫁进皇族,你分明,只是不想嫁给我!”君舒影在月光下,笑得苦涩而狰狞,“沈妙言啊沈妙言,你这个女人,真叫人又(爱ai)又恨!”

    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小秘密被他挑开,横亘在二人中间,透着血淋淋的味道。

    沈妙言眼圈通红,仰头盯着他,半晌都说不出解释的话来。

    其实也无需解释,君舒影说的,本就是事实。

    只是,只是她觉得,与其想方设法拒绝君舒影这个人,不如直接告诉他,她不想嫁进大周皇族。

    如此,是不是对他造成的伤害,也能少一点呢?

    她想得理所当然,可当真相被戳破时,却分明对他造成了更大的伤害。

    小姑娘心中有愧疚,有无奈,默默收回视线,声音透出浓浓的无力,“你若觉着我可恨,那便打我骂我好了。我总是把事(情qing)弄得一团糟,我不值得你与他喜欢。”

    君舒影恶狠狠盯着她,明明厌恶这个女人的口不对心,可当她露出这般落寞的神(情qing),他又莫名的……

    心疼。

    她自幼被(娇jiao)养长大,虽然国公府覆灭,可君天澜却一直宠着她。

    她努力地想要让周围人不因为她而受到伤害,尽管手段用错了,可这份心意,又何其宝贵。

    神仙般的男人沉默良久,终是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伸手去揉她的发心,“小妙妙……我该拿你怎么办?”

    沈妙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红着眼圈,“对不起……”

    君舒影在她面前俯(身shen),捧起她的脸儿,认真道:“答应我,从今往后,不要再用别的借口敷衍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强迫你马上喜欢我,只求你给我,喜欢你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