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57章 到嘴的鸭子,没有放跑的道理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生气是不必的,若对方真看中了谢陶,倒是可以利用他这份喜欢,换取麒麟血。

    幽深的目光再度从谢陶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上掠过,顾钦原勾起唇角,眼中的腹黑与冷漠,叫旁边的白清觉暗暗心惊。

    晚上,顾钦原在书房给萧城诀写了封信:

    以谢,换血。

    不到一个时辰,萧府的小厮就送来了回信。

    顾钦原在灯下展开那封信,眼中笑意更深,起(身shen)回了后院。

    此时谢陶已经沐过浴,坐在榻上梳理一头如云乌发。

    顾钦原在她旁边坐下,将她拥到怀中,状似惆怅地叹了口气。

    谢陶歪头望着他,满脸担忧,“钦原哥哥,你怎么了?”

    顾钦原用指腹轻轻摩挲她的小脸,低垂的眼睫遮掩住了他眼中的冷讽,语气却十分忧愁,“麒麟血是为夫救命最重要的药引,可惜却在萧城诀手中。萧城诀得知我需要那味药,竟然提出,要用陶陶你来交换。”

    他说着,语气越发柔软,“陶陶是为夫的娘子,为夫就算活不过明(日ri),也不愿意将陶陶拱手让人。”

    谢陶满脸震惊,她没料到顾钦原竟然这样看重她!

    可是开心之余,又蹙起眉尖,“萧公子看起来(挺ting)光明磊落的一个人,怎么会提那样无理的要求?钦原哥哥,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顾钦原见她维护萧城诀的模样,眼底掠过不悦,面上却越发温柔,将她往怀中揽得更紧些,“萧家狼子野心,陶陶莫要被萧城诀欺骗了。不过陶陶放心,我是不会同意他的要求的。”

    说着,垂下眼帘,温柔地吻上她的唇瓣,将她往(床chuang)上压,“那药引,我不要也罢。只要今宵能与陶陶共度,谁又管明朝是怎样的水火滔天……”

    谢陶受宠若惊,双手撑在他(胸xiong)前,认真凝望他的双眼,“钦原哥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我明(日ri)就去找他,求他把麒麟血给我。为了钦原哥哥好好活下去,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的双眸里满是决绝,干净得近乎纯粹。

    顾钦原竟不大敢直视她的瞳眸,垂着眼帘盯向她的唇瓣,重重吻了上去。

    红帐中,自是颠鸾倒凤,一夜**。

    翌(日ri),仍是那座茶楼。

    萧城诀端坐在大椅上,盯着面前战战兢兢畏畏缩缩的小姑娘,双眉不喜地皱起,“你是自愿的,还是被他((逼))的?”

    谢陶鼓起勇气,抬头看他,“我是自愿的!只要能让钦原哥哥活下去,叫我做什么都可以!那个麒麟血……麒麟血……”

    萧城诀从怀中取出一只半透明的琉璃小罐,罐子里的血液早已结块儿,与旁的血液不同,这麒麟血凝结成的血块看起来宛如红宝石般晶莹剔透,格外漂亮。

    “他想要这个?”萧城诀唇角含着一抹笑,随意地将琉璃小罐抛到空中,又淡然地接住,双眸定定注视着谢陶,“但你可知,你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愿意为奴为婢,听候萧公子差遣……”谢陶攥紧裙摆,双颊涨得通红,“我……我虽然嘴笨,但我算账很快,我可以帮你料理府中的账本……”

    她一脸诚恳,却不知这诚恳在萧城诀眼中,全然就是笑柄。

    男人站起(身shen)走到她跟前,轻佻地抬起她的下巴,“我萧城诀活了二十多年,还没遇上感兴趣的姑娘,谢陶,你算是第一个……”

    盯着小姑娘单纯的双眼,萧城诀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耻。

    然而到嘴的鸭子,没有白白放跑的道理。

    再说,比起顾钦原的无耻,他其实已经算好的了。

    他凑到谢陶眼前,压低声音,“可明白本公子的意思?”

    谢陶凝视他的双眼,瞳眸里逐渐蓄起一层泪花。

    萧城诀不喜欢她哭,懒懒道:“别嚎,本公子又不需要你与他和离,只是本公子(禁jin)了这么多年的(欲yu),如今有点儿想尝尝女人的滋味儿了。你今后负责随叫随到陪本公子睡觉,什么时候哄得本公子高兴了,麒麟血就归你。”

    谢陶嘴巴一瘪,哇一声哭了。

    她不想跟别人睡觉,她只想跟钦原哥哥睡。

    萧城诀皱眉:“谢陶,今天是你来求我,你哭个什么劲儿?!”

    谢陶不理,只用力地哭。

    萧城诀见她不吃硬的,只得放软态度,逗小孩儿般,将那琉璃小罐拿到她面前显摆,哄她道:“看见没?你陪本公子睡一觉,这个麒麟血,就归你。”

    谢陶的眼睛盯着琉璃小罐来回地转,咬了咬唇瓣,不知打哪儿来的勇气,忽然一把夺过小罐子,撒开蹄子朝外面狂奔。

    萧城诀脸色一变,紧忙追出去,刚追到楼梯口,就瞧见谢陶跟个葫芦似的,骨碌碌滚着摔下了楼梯!

    他急忙追上去,小姑娘狼狈地摔在楼道,明明摔得不轻,却还将那个琉璃小罐死死护在怀中。

    他的步子顿了顿,一时间竟说不清自己是何感觉。

    明明是抱着戏耍小姑娘的态度来的,可是……

    看着她这么在乎顾钦原,为什么会有点失落呢?

    他明明不过才认识她几天。

    小黄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在谢陶面前优雅地坐下,((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爪子,似是鄙夷。

    萧城诀终是上前将她扶起,小姑娘抱紧了小罐子,哭得厉害,“萧公子,我不想跟你睡觉……”

    话音落地,萧城诀察觉到四周有客人的目光投到他(身shen)上,那嫉恶如仇的程度,仿佛他在((逼))良为娼似的……

    男人尴尬地咳嗽了几声,瞟了眼谢陶(身shen)上的擦伤,蹲下去把她背起来,“我送你去医馆。”

    谢陶着实摔疼了,没拒绝,乖乖让他背着朝外走。

    大周政风开放,男女之防也并不是很严重,加上谢陶(身shen)上的擦伤实在太过明显,因此两人走在街上,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瞩目。

    等到了医馆,谢陶坐在里面由着医女帮她包扎伤口。

    萧城诀负手立在布帘外,盯着布帘后露出的那双绣小鲤鱼的绣花鞋,尽管只是想尝尝这个纯净女孩儿的滋味儿,可如今……

    似乎有什么事(情qing),在朝着他不可控的方向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