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3章 求我(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坐在窗台上,遥望着湖畔的秋景,琥珀色瞳眸充满复杂。

    这出局来得突然而(阴yin)险,不消想便知是顾钦原的手笔。

    她把玩着圆月弯刀,指尖细细拂拭过上面古朴深邃的莲花纹,沉吟良久,起(身shen)跳下窗台,去楼下寻君舒影。

    楼下有一间大书房,是君舒影与幕僚们平时议事的场所。

    她在书房外驻足,从窗棂外朝里张望,只见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慵懒地歪坐在圈椅上,对面十几位幕僚正激烈地争执着什么。

    萧城烨拎着长刀站在君舒影(身shen)后,右眉间的那道刀疤为他平添了几分冷硬萧索,许是因为弟弟入狱,他看起来比平(日ri)里更加冷漠。

    她在窗外站了会儿,(身shen)后忽然响起一个清冽的声音:“站在这儿做什么?”

    她回过头,(身shen)着素色麻纱袍子的年轻男人,摇着柄羽毛扇子,蓄一把山羊胡须,外形看起来透出山间野人的潇洒,眉宇间更是格外的狂妄不羁。

    脑海中迅速闪过回忆,她想起这个男人正是当初皇宫御花园里,吟诵七碗茶诗的那位张大少,即大周首富张家的掌门人,张妃娘娘的亲侄儿。

    怀瑾当初说过,这人与君舒影交好,但为人十分难缠。

    她垂下眼帘,带着三分恭敬退避开,“是我走错路了。”

    张祁云打量了她几眼,摇了摇羽毛扇,目光轻飘飘落在窗棂后,“成诀入狱,在下当顶上他的空缺,为宣王(殿dian)下出谋划策。想救成诀出狱,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倒也不难。”

    沈妙言盯着自己的鞋尖,不过刹那,心思百转千回。

    这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番话,想来若要救萧城诀,似乎是要自己帮忙出力?

    她声音淡然:“宣王(殿dian)下待我不薄,若能有相助的地方,小女子自当尽力。”

    张祁云的目光又落回到她(身shen)上,捻了捻与年纪根本不相衬的山羊胡,凑到她耳畔,低低说了几句话。

    沈妙言脸色微变。

    “这是救成诀出狱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法子,姑娘若要帮宣王,不如去试试?即便损失,也不过是损失些颜面罢了。”他说着,抬步朝大书房走,声音轻飘飘的,“端看姑娘到底想不想帮宣王。”

    沈妙言站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瞳眸平静,手脚却悄悄泛凉。

    张祁云此人,薄(情qing)冷漠不下于顾钦原,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想出这种法子吧?

    叫她去求君天澜,呵……

    粉脸染上薄怒,她拎着裙角,转(身shen)上楼。

    秋夜凉如水。

    (床chuang)帐半掩,沈妙言(身shen)着素白丝绸中衣,正快要入眠时,素问轻轻推开门,将帐幔撩开,压低声音道:“小姐,顾少夫人求见!”

    “阿陶?”沈妙言睁开眼,望了眼门口,“让她进来。”

    谢陶是红着眼跑进来的。

    她扑到(床chuang)上,一把抱住沈妙言的腰,眼泪全蹭到了她的中衣上,“妙妙,钦原哥哥打我……”

    说着,撩起袖管,给她看手臂上的一道红印子。

    沈妙言又惊又怒,连忙下(床chuang),从柜子里取出药箱,拉着她坐到圆桌旁,替她细细敷上伤药,“他怎么会打你的?!”

    谢陶擦去眼泪,委屈诉苦,“我傍晚才醒过来,听见外面的小丫鬟讨论,说萧公子因为毁坏神树而入狱,可萧公子并没有毁坏神树啊,当时树上突然爆炸,他还救了我呢!我去找钦原哥哥,求他带我去天牢见一见萧公子,我或许能帮萧公子作证,钦原哥哥当时就不高兴了……”

    沈妙言给她敷好药,心疼地望着那个红印子,问道:“他怎么会动手的?”

    “萧公子救了我,我不能弃他不顾啊,那我成什么人了!”谢陶抬袖擦去眼泪,将那晚神树下的事儿,细细跟沈妙言说了。

    “……我醒来后,就一直求一直求他,可他还是不肯,最后我说那我自己去天牢,他就拿戒尺打了我一下……”

    许是心里委屈极了,她哭得厉害,趴在沈妙言肩膀上,上气不接下气。

    沈妙言轻轻抚摸她纤瘦的后背,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萧城诀入狱,定然是顾钦原设计的。

    他想拔除君舒影的左膀右臂,如今好不容易得逞,又怎会因为谢陶,而轻易放弃。

    可恨他竟然拿阿陶当(诱you)饵,先是利用阿陶找出少女失踪案的真相,又利用她拿到萧家的麒麟血,如今甚至利用她,陷害萧城诀。

    这般心(性xing),当真(阴yin)险可怕至极。

    沈妙言又想起当初在楚国时被这个男人设计,脊背悄悄爬满寒意,将谢陶抱得更紧些,柔声道:“好人会有好报的,萧公子救了你,上苍怜惜他,一定不会让他有事。”

    这样的话,连她自己都不信,也只有骗骗谢陶。

    谢陶擦干眼泪,抬头认真望向沈妙言,“妙妙,你那么聪明,你说的话都是对的,我信你!”

    沈妙言垂下眼帘,唇角的笑容多了几分无奈。

    送走谢陶后,沈妙言躺在(床chuang)上,辗转反侧。

    萧城诀与她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他入狱,跟她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可偏偏……

    她想起君舒影强装笑颜的脸,想起谢陶哭求的模样,心中莫名疼痛。

    顾钦原下手够狠,那棵千年神树承载着大周子民的信仰,摧毁神树罪无可恕,就算是天子,恐怕也压不下这件事。

    白(日ri)里张祁云的话又萦绕在脑海中。

    ——这是救成诀出狱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法子……端看姑娘到底想不想帮宣王。

    张祁云叫她去求君天澜,可她去求他,真的有用吗?

    君天澜是太子,他恐怕巴不得君舒影这边的人出事。

    秋夜越发寒凉。

    她终于从(床chuang)上坐起,披了(身shen)衣裳,将圆月弯刀挂在腰间,蹑手蹑脚地离开蓬莱阁。

    到达太子府时,已是月上中天。

    太子府的门房瞧见是她,顿时露出见了鬼的表(情qing),急忙飞奔进东流院禀告君天澜。

    此时君天澜刚处理完成堆的折子,沐过浴后正要上(床chuang),听见小厮禀报说她来了,暗红色瞳眸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兴致,抬手示意将人带进来。

    正如他昨晚所言,她一定会来求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