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4章 求我(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被请进来,寝屋的房门在她(身shen)后合上。

    再度站在这座寝屋中,不知怎的,她竟有些局促。

    屋中点着几架枝形灯盏,(身shen)着黑色丝绸中衣的男人坐在圈椅上,正悠闲地翻着书。

    乌黑的长发闲适地垂散在他背后,折(射she)出淡淡的光泽,顺滑绸密。

    他低垂着眼帘,睫毛在那张俊美的面庞上倒映出扇形(阴yin)影,薄唇抿着凛冽的弧度,灯火下的容颜比从前更加冷酷威严。

    目光下移,他脚上穿着雪白的罗袜,踩在光滑的地板上,让他看起来少了些高高在上的尊贵,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气息。

    少女缓步走到他跟前,歪了歪脑袋,“你料定了,我会回来找你?”

    男人目光仍盯着书卷,声音低沉清越,“你比谁都残酷,却又比谁都容易心软。”

    沈妙言噎了噎,心中不悦,冷冷道:“别弄得好像你很了解我!”

    男人翻了页书,不置可否。

    沈妙言默立良久,见他不说话,到底没能沉住气,开门见山道:“萧城诀是无辜的,顾钦原下手太狠,这样的人,怎么配成为你府中的首席军师?用寄托你们大周人信仰的神树,换萧城诀锒铛入狱,你不觉得代价太大了吗?”

    “信仰?”君天澜一目十行地扫过书上的文字,唇角的弧度疑似讽刺,“百姓只需要信仰孤,就足够了。”

    狂妄嚣张的口气。

    沈妙言所有的劝说,便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今夜的月亮尚算圆满,皎洁的月光从窗棂外洒进来,薄似轻纱,晶莹纯净。

    君天澜终于看完了剩下的几页书,将书卷合起放到旁边花几上,指尖敲了敲花几边缘,目光戏谑地盯着沈妙言,“你今夜,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小姑娘咬住唇瓣,面对他这样的目光,如何都说不出求他的话。

    似是看出她心中不乐意,君天澜指了指花几上的一盘柿子,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上来,伺候孤吃柿子。哄得孤高兴了,就(允yun)你所求。”

    沈妙言粉脸涨红。

    不过她从前贴(身shen)服侍这厮起居,这种事也没少做过。

    垂在袖中的手轻轻攥成拳,罢了,喂柿子么,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搞定。

    就当是在喂她那三条狼崽子好了。

    她打定主意,垂下眼帘,小心翼翼坐到君天澜大腿上。

    伸出手,轻轻从花几上拿起一只柿子。

    柿子已经熟透,捏上去软软乎乎,在灯火下红得通透。

    她垂着头,宽袖搭在纤细的腕上,如葱般的细白指尖探出来,轻轻揭开碧绿色的柿子蒂,继而沿着柿子蒂下的那一圈金黄,将薄如纸的柿子皮轻轻剥开。

    君天澜靠着椅背,暗红色瞳眸静静盯着她,她的衣领开得很大,纤白细腻的脖颈在灯火下泛出微光,侧脸精致如玉,几缕墨黑的青丝垂落在白嫩的耳畔,墨与白相互辉映,微翘的唇瓣却红得(诱you)人。

    鼻尖的弧度正好,专注的琥珀色瞳眸宛如盛着水光,眼角泛着些绯色,仿佛一叶精致的桃花瓣。

    他看着看着,忽然伸出手,按在了她的眼角。

    小姑娘转向他,男人盯着她的双眼,瞳眸深沉幽暗。

    她垂下眼帘,把剥了一半皮儿的柿子捧到他面前,“柿子……”

    “喂我。”

    沈妙言将柿子送到他唇边,男人咬了小口。

    这是市面上最好的火晶柿子,甜得沁人心脾,一点儿都不涩,光是空气中弥散出来的柿子甜香,就令人忍不住地((舔tian)tian)嘴唇。

    有人说,柿子是暗恋的味道。

    可沈妙言嗅着这甜香,却分明觉得这哪里是暗恋,分明是(热re)恋的味道。

    甜而不腻,勾人得紧。

    她看着君天澜吃,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君天澜听见口水声,抬眸看她。

    小姑娘立即转开视线,只嫩生生的小脸上,渐渐泛起一层羞赧的粉,像是三月里被(春chun)风吹开的桃花。

    (性xing)感的薄唇扬起一道恶劣的弧度,君天澜忽然扣住她的后脑勺,朝着她的唇瓣重重吻下。

    他口中软而香甜的柿子(肉rou),缓缓送进沈妙言嘴里。

    沈妙言瞳眸骤缩,正要反抗,那人贴着她的唇瓣,语带恶劣:“若敢吐出来,萧城诀就死在狱中好了。”

    小姑娘怔愣间,嘴里的柿子(肉rou)下意识地被吞进肚中。

    她又羞又恼,将男人的脸推得远些,“无耻!”

    君天澜轻笑,凝着她花儿般红透的容颜,藏在袖中的指尖不觉捻了捻,一个纸包悄然滑落到他手中。

    沈妙言气恼地转过脸的功夫,纸包里的药粉被尽数洒在柿子上,悄然没进水嫩嫩的果(肉rou)中。

    君天澜拿过那剩下的半只柿子,扳正她的脸,将柿子凑到她唇边,“吃。”

    小姑娘咬唇盯着他看了会儿,见他眸中带笑,于是恶狠狠咬了口柿子。

    男人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吃,柿子(肉rou)太软,快要吃完时,果(肉rou)黏黏糊糊全都流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沈妙言见吃光了,正要拿绣帕擦嘴,那男人却直接将沾着果(肉rou)的中指朝她嘴中一送。

    小姑娘愠怒,抬眸狠狠盯向他,男人面无表(情qing),暗红色瞳眸中流转着淡淡的威胁。

    她垂下眼帘,强压下怒意,小舌灵巧地将那根手指上的果(肉rou),一点点****干净。

    她的舌头很软,湿湿暖暖的。

    君天澜眸色渐深,大掌悄然覆在她腰间,轻轻拉开她腰封的系带。

    被裹在嫩绿腰封中的绯红衣裙,散落开来,松松垮垮,从君天澜的高度,可以清晰地看见衣裙里面鼓起的粉色肚兜。

    小小的肚兜,已然包裹不住那白嫩的浑圆……

    他的手掌顺着她的脊背缓缓上移,轻轻将她的衣领往下拉。

    沈妙言((舔tian)tian)着他的手指头,越((舔tian)tian)越觉得怪怪的,(身shen)体里好像散发出一股灼(热re),使她周(身shen)肌肤都跟着泛起一层(热re)度,可秋夜分明是凉的。

    她难耐地扭了扭小(身shen)子,莫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指出奇的温凉,她忍不住含得更深些,下意识地朝他(身shen)上靠。

    烛火勾勾缠缠地在黄铜枝形灯盏上跳跃,窗外传来秋虫成片成片的鸣声,随着少女不自觉地朝男人怀中靠拢,屋中的气氛,一点点升温。

    ——

    明天开吃,希望明天的章节不要被屏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