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5章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面颊爆红,哑着嗓子怒吼出声:“君天澜,我没在跟你开玩笑!”

    君天澜健硕的(胸xiong)膛抵着她纤瘦的后背,俯(身shen)含住她圆润白嫩的耳垂,“为夫也没有开玩笑……”

    他唇舌湿(热re),含着那处敏感,细细地揉捻,大掌在水下不安分地摩挲过寸寸细腻的肌肤,直弄得沈妙言浑(身shen)战栗酥软,只恨不能亲手弄死这货。

    她红着眼圈,哑声道:“以前的君天澜,可没有这般不要脸!”

    男人的手指绕到她(胸xiong)前,在嫣红的花瓣处轻拢慢捻,舌尖轻轻****过她脖颈上遗留下的暧昧印记,“以前,你还小……”

    暗红色瞳眸盛着浅浅的光晕,他养了这么多年,忍了这么多年,吃起来,滋味儿果真**得紧。

    (身shen)下某物,又有些蠢蠢(欲yu)动。

    沈妙言察觉到不妙,急忙放软语气,换了话题,“你已得到你想要的,萧城诀——”

    男人掐住她的下颌,迫使她回头看他,“妙妙,萧城诀是君舒影的人。放了他,不可能。”

    琥珀色瞳眸,瞬间狰狞。

    “你昨晚说好的,只要我让你高兴,你就放人!”

    少女转过(身shen)朝他怒吼出声,因为怒极,抬手就要去扇他耳光。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怀中一扯,大掌捏住她的小脸,暗红色瞳眸无波无澜,“娘子,男人在(床chuang)上说的话,最不能作数,可记牢了?”

    沈妙言气得(胸xiong)口剧烈起伏。

    见过脸皮厚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君天澜将她打横抱起,踏出温泉池,在池畔帮她擦干净(身shen)子,又仔细检查了那处,凤眸不觉眯了眯,顺手取来药膏,轻轻抹在那处。

    他昨晚,好像弄得有些狠……

    涂完药膏,他低头看去,怀中少女似是羞愤交加,闭着双眼,粉脸再度红了个透。

    他俯(身shen)亲了亲她的额头,“下次,为夫尽量怜惜些。”

    亲完,他把她抱起,朝东流院而去。

    沈妙言一手抓着他的衣襟,在他怀中悄悄睁开眼,泪珠儿从眼角滑落,怎么都止不住。

    君天澜把她放到隔间的拔步(床chuang)上,为她盖上薄被,见她还在流泪,在(床chuang)榻边坐下,拿帕子帮她拭去眼泪,“委屈?”

    沈妙言推开他的手,将脸埋进薄毯中,哽咽不能语。

    君天澜盯着那张毯子,声音淡淡:“以后就留在太子府。君舒影并没有看起来那般简单,他的占有(欲yu),并不亚于我。你好好想想,我晚上再来看你。”

    说罢,替她放下帐幔,起(身shen)去书房处理公事了。

    沈妙言掀开薄毯,抬袖擦去眼角的泪花,面容沉寂地下(床chuang)穿鞋。

    朝前走了几步才察觉到双腿间疼得厉害,即便抹了膏药,也还是缓解不了那撕裂般的疼痛。

    她扶着桌子缓了缓,咬咬牙,再度朝前走去。

    君天澜在书房里,刚处理完两本公文,拂衣就进来禀报:“主子,小姐她……她走了……”

    握着朱砂笔的手顿住。

    男人抬起眼帘,暗红色瞳眸无波无澜,看不出喜怒哀乐。

    半晌后,他重又低头批阅折子,“随她去。”

    反正,她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沈妙言拖着满是伤痕的(身shen)子回到宣王府蓬莱阁,往(床chuang)上一趟,就再也不想动弹了。

    她闭上眼,很快沉沉睡过去。

    夜色宛如泼墨。

    建在湖上的朱楼,在夜明珠的妆点下散发出莹莹宝光,仿佛蓬莱仙境。

    沈妙言是被窸窸窣窣的动静惊醒的。

    她睁开眼,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慵懒地靠坐在(床chuang)榻上,修长如玉的手指正慢条斯理地挑开她的衣襟。

    中衣已经敞开大半,露出粉色的肚兜。

    从脖颈开始一路往下,雪白肌肤上深深浅浅,遍布着欢(爱ai)过后的红痕,还有连串的青紫掐痕。

    她猛地坐起(身shen),用锦被拢在自己(身shen)前,精致的黛青柳眉深深蹙起,朝(床chuang)角缩去,“你做什么?”

    君舒影面无表(情qing),“你为什么要去找他?”

    沈妙言垂眸,不语。

    寂静的寝屋中,君舒影陡然拔高音量:“我问你,为什么要去找他!”

    那声音中蕴含着铺天盖地的怒意,艳绝的面容狰狞可怖,白玉般的大手一把将瑟缩在(床chuang)角的小姑娘抓到面前,因为愤恨,甚至开始不择言辞,“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就算是为了成诀,我在你眼里,就不堪到连自己的表弟都护不住吗?”

    他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

    沈妙言睫毛轻颤,紧盯着锦被,倔强地抿紧唇瓣。

    “说话!”君舒影厉声。

    泪珠子从睫毛间隙滚落,渗进宝蓝色的锦缎被面,在金线绣成的桃花瓣上晕染开深色。

    沈妙言的十指深深嵌进被褥中,只是默默流泪,咬唇不语。

    君舒影气不过,一把将她推开,却没注意分寸,小姑娘的脑袋重重撞到墙壁上,发出“咚”一声巨响。

    沈妙言跌倒在褥子上,颤抖着抬手捂住后脑勺,眼泪流得更凶。

    君舒影起(身shen)大步走向屋外,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强硬地将她抱到怀中,替她查看后脑处的伤。

    后脑鼓起了一个包。

    他轻轻揉了揉,沈妙言在他怀中挣扎着想逃开。

    “别动,”清泠泠的声音稍稍软和了些,“我替你揉揉。”

    夜色如水。

    夜明珠兀自散发出茕茕光芒,少女趴在他怀中,一双水润的眼眸静静注视着虚空,贝齿死死咬住唇瓣,不知在想什么,艳若牡丹的小脸上无悲无喜。

    君舒影给她揉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对不起。”

    少女回答他的是沉默。

    他将她抱起来,捧住那张小脸,将她的唇瓣从贝齿下扳开,血液从唇间渗出,像是最艳丽的胭脂,缓缓将那唇瓣晕染成世间最艳的色调。

    细长妩媚的丹凤眼斜挑着暗光,他伸出手,轻轻拂拭过她的唇瓣,莹白的指尖沾染上艳红的血腥,他端详片刻,将指尖探进自己口中,细细品尝。

    她的血,很甜。

    一如她本人的味道。

    视线落在那艳丽无双的唇瓣上,他看见最秾艳的一滴血珠,顺着唇瓣滑落,淌到白嫩细腻的下巴上,呈现出异样的糜丽之美。

    他忽然低头,含住了那颗血珠。

    舌尖将温(热re)的血液,尽数卷进自己口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