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6章 野兽披上人皮,也还是野兽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他像黑夜里的一只兽,湿(热re)地舌尖顺着她的下巴上移,直到含住那受伤的艳红唇瓣。

    沈妙言浑(身shen)战栗,若君天澜是盘踞在原野中等待狩猎的狮子,这个男人,就仿佛山林中的狡猾狐狸,尽管笑脸对人,暗地里却时刻准备将猎物吞吃入腹。

    野兽,披上人皮,也终究还是野兽。

    她猛地推开君舒影,下意识地缩到(床chuang)角,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惊骇。

    君舒影淡色的薄唇被血液浸湿,舌尖轻轻((舔tian)tian)了下唇角,细长的丹凤眼现出饥渴,缓缓朝她靠近,“我的小妙妙……”

    眼底的占有(欲yu),暴露无遗。

    沈妙言用锦被挡在二人中间,却被对方一把扯开,直接将她按在(身shen)下,俯(身shen)在她耳畔低喃:“我已经等得够久了。他可以享用你,为什么我不可以?小妙妙,偏心,也该有个度。”

    湿(热re)的舌尖,轻轻碰触到少女纤细的脖颈上,引得少女浑(身shen)战栗,直接恐惧地哭出了声。

    “我会比他温柔。”

    君舒影擦去她的泪水,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素问猛地推开房门,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床chuang)上的两人,轻声道:“宣王(殿dian)下、小姐,萧二公子回来了。”

    君舒影放开(身shen)下的少女,起(身shen)理了理衣裳,回眸看了还在发抖的小姑娘一眼,抬步离开了寝屋。

    素问朝他的背影行了个屈膝礼,随即匆匆来到(床chuang)前,将沈妙言从(床chuang)上扶坐起来,“小姐……”

    沈妙言猛地打开她的手,“你走开!”

    “小姐?”

    沈妙言直起上(身shen),一把擭住她的下巴,端详她良久,苦笑道:“素问,我(身shen)边,已然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连你,连你也是君天澜派过来,监视我的人!我不是不知道!”

    素问凝视她红着眼流泪的模样,不(禁jin)一阵心疼,轻轻拨开她的手,为她将衣襟的盘扣扣好,认真道:“主子是世上,唯一值得小姐托付终(身shen)的人。”

    “你走开!”沈妙言如今听不得有人替君天澜说好话。

    她双腿间还在犯疼,那人昨晚用下三滥的手段哄骗她,要的那么凶猛,还敢说(爱ai)她。

    他君天澜的(爱ai)(情qing),未免太过独断霸道了些!

    素问垂眸,给她扣上最后一枚盘扣,福了福(身shen)子,退了出去。

    小姑娘独自坐在帐中,轻轻抱住膝盖,难受得紧。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为什么,她和他,会变成现在这样……

    楼下书房,张祁云与萧城诀端坐在圈椅上,看见君舒影进来,各自起(身shen)施了一礼。

    君舒影撩袍落座,示意他们也坐下。

    丹凤眼转向萧城诀,他在牢里待了几天,似乎清瘦了些。

    萧城诀朝张祁云拱了拱手,“此次若无张兄帮助,成诀定然无法这么快出狱。”

    张祁云扇了扇羽毛扇子,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顾钦原手段(阴yin)狠,你没提防住,无可厚非。”

    他这两天细细查验了古榕树,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从炸药残留物中查到些蛛丝马迹。

    再者,顾钦原可以伪造证人,他为何不能?

    最重要的是,他让暗卫将谢小哑巴从顾府里偷偷弄出来,让她反口证明凶手并非是萧城诀,如此,才能在短短时间里将萧城诀弄出来。

    书房中寂静下来。

    半晌后,君舒影忽然转向张祁云,“她去求君天澜,是你的主意?”

    张祁云展颜一笑,捻了捻与年龄不符的山羊胡子,眼睛里都是神采,“她不去太子府,如何牵制住君天澜?君天澜诡计多端、心(性xing)坚韧,并非寻常对手。当初他刚回镐京城时,(殿dian)下就该痛下杀手,如今对方羽翼已丰,再想动手,难如登天。”

    君舒影双眼发红,“你明知道她去求君天澜无用,却还是怂恿她,你可知——”

    “大业面前,任何东西皆可抛弃。”张祁云毫不在意地抚扇挑眉,“若要我去伺候君天澜就寝以牵制住他,我也是愿意的。”

    君舒影气到无话可说。

    因为后背的炸伤,萧城诀面色还有些泛白,眼中却多了几分过去没有的坚定,“(殿dian)下,君天澜心狠手辣,才能这么快在镐京城站稳脚跟,您该学他才是。您想要那沈妙言,可手中若无权势,即便她如今属于您,等(日ri)后那人登上大宝,她也会被那人重新夺回去。”

    “(殿dian)下与太子的争斗已闹得满城皆知,你与他之间,只能有一个活下来,只能有一个,占有沈妙言。”张祁云敛去眉宇间的玩世不恭,“便是为了心(爱ai)的女人,(殿dian)下也该争上一争。”

    两人走后,君舒影独自坐在书房中,湖风从半掩的木窗外吹进来,将他雪白的袍摆与大袖吹得飞扬。

    几缕墨发闲闲垂落在面前,他阖上眼,眉宇间皆是对俗世的厌倦。

    此时,顾府。

    谢陶跪在书房里,双眼红肿,一边哭一边趴在地上抄写《女戒》。

    顾钦原端坐在窗边软榻上,随手翻阅书卷,却是越翻越气。

    好好的一出局,原本可以置萧城诀于死地,偏偏被谢陶搅合了!

    眼底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他冷声道:“你还有脸哭?!”

    谢陶的泪水早将抄写的《女戒》打湿,墨水晕染开,宣纸上花成一团,也不知写的到底是什么。

    她抬起哭花的脸,哑声道:“钦原哥哥,他救了我,我不能忘恩负义,反过去害他。”

    她不懂那些(阴yin)谋阳谋,更不懂那些权势交锋,她只知道,萧城诀从那场爆炸里,用后背为她挡了无数火焰,如今他遭诬陷(身shen)陷囹圄,她理应帮他。

    “啪”的一声,顾钦原将手中书卷扔到她脑袋上,冷峻的脸沉黑如墨,“再抄五十遍。”

    谢陶哭得更惨,她完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帮她的恩人证明清白,怎么就错了呢?

    透过朦胧泪眼望向发颤的指尖,又望了眼旁边抄好的二十遍《女戒》,她哭着道:“钦原哥哥,我手好累,可不可以少抄一点……”

    “六十遍。”

    “钦原哥哥,我手真的好痛……”

    “七十遍。”

    ——

    今天出去玩了,只有三更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