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8章 萧城诀之死(下)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闹市之外,看不见的(阴yin)谋算计从巨兽般的府邸里蜿蜒而出,落在花灯上,落在高低错落的花海上,渐渐与浩渺的夜色融为一处,无影无踪。

    沈妙言费劲儿地带着谢陶从顾府攀墙出来,指着远处的繁华,眉眼弯弯,“我刚刚来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卖菊花糕,可香了!咱们去尝尝?我还没吃过你们大周的菊花糕呢!”

    谢陶晚上没吃饱,很有些馋,摸了摸肚子,忙不迭地同她一道去买糕吃。

    菊花糕金黄松软,卖糕大娘切下两块儿,用半旧的牛皮纸包着,笑吟吟递给两个姑娘。

    两人捧着糕,沈妙言见前方有个馄饨摊儿,便又拉着谢陶去坐,叫了两碗馄饨,一边吃糕一边等(热re)馄饨吃。

    ……

    长街街头,(身shen)着青衣的贵公子摇着白纸折扇,打花灯下穿过,不时左顾右盼,似是在寻什么人。

    小黄猫跟在他脚边,偶尔这里嗅嗅那里嗅嗅,一派安逸慵懒样。

    萧城诀驻足,从怀中摸出一封信笺,在莲灯下展开,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顾钦原于子时约他来太和街街头一叙,共赏菊花。

    他与顾钦原是生死对立的关系,他倒不指望与那个男人一同赏什么劳什子的花,只是……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女孩儿穿云青色襦裙、戴珍珠发钗的乖巧模样。

    她帮他作证脱罪,一定会惹恼顾钦原的吧?

    也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萧城诀按下心头的不安,将信笺放回怀中。

    小黄猫似是走累了,在他脚边叫唤得厉害。

    他把折扇挂到腰间,弯腰把小黄猫抱起来,唇角噙起令人如沐(春chun)风的微笑,逗弄它道:“珠珠,若我娶了小哑巴,你就不必为难到底跟谁了。”

    小黄猫龇牙咧嘴,在他怀中不安地扭动。

    ……

    好好的夜,忽然落了雨。

    秋夜的雨,凉意沁入人的骨髓,绵绵不绝,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的。

    好在馄饨摊子上撑着把泛黑的黄布大伞,两个姑娘安安心心地吃馄饨,馄饨汤是用骨头熬成的,撒了些虾仁、小葱在里面,鲜香得很。

    沈妙言将一碗馄饨吃得见了底,摸了摸吃圆的肚子,笑道:“今夜真没白出来,明晚我还要来吃。”

    谢陶也正吃完,擦了擦唇角,有点儿忧愁地望向外面的雨幕,“下雨了,妙妙你还怎么帮大长公主挑菊花啊?”

    沈妙言一拍脑袋,“呀,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

    她望向长街,那些商贩纷纷在自家门口撑起纸伞,并没有收摊的意思。

    各色花灯在雨幕中散发出朦朦胧胧的光晕,来往的仕女游子们撑着油纸伞,有白底绘梅花的,有青油纸绣牡丹的,伞柄皆是玉般的竹制,偶有美人尖俏白嫩的下巴从伞下偶尔露出,木屐踩在雨水中声声作响,越发显得街市凄艳梦幻。

    她托腮看了会儿,笑道:“这儿风景独好,咱们且先欣赏会儿子,再去挑花不迟。”

    谢陶也喜欢这副艳景,她看见长街上有美人不慎跌倒,却有褒衣博带的士子及时扶了她一把,夜雨无边,花灯烂漫,才子佳人如此邂逅,大约又是一段美丽的缘分。

    两个天真烂漫的姑娘意外地安静下来,只坐在黄布大伞下,静静欣赏街景。

    ……

    抱着小黄猫的青衣公子站在临街的屋檐下避雨,雨水打湿了他的袍摆,晕染开深深浅浅的水色。

    他伸出手,掌心触及到冰凉的液体,有些恍惚。

    远处勾栏院里有戏子画着浓妆唱戏,乃是《汉宫秋》第三折中的,那扮演皇帝的俊俏小生声声袅娜婉转,“……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螀;泣寒螀,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他细细聆听,唇角不觉多了些轻笑,低头对猫儿道:“世人皆(爱ai)美人,我也不例外。可惜美人已嫁作他人妇,再如何肖想,恐怕此生也难以如愿。”

    小黄猫窝在他怀中,闻言,抬起前爪,挠了他一爪子。

    萧城诀轻笑出声,将怀中信笺随手丢在脚下,“罢了,咱们回府吧。府中虽寂寞,却也安生。”

    他问旁边摊贩买了把素白纸伞,撑开来,沿着太和街,一路朝萧府而去。

    虽然落了雨,可夜市上闹闹哄哄都是人,熙熙攘攘依旧(热re)闹。

    戴着修罗面具的年轻公子,撑一把绣血色棠梨花的黑绸伞,腰间佩着细而轻盈的轻钢短剑,(身shen)着白衣,趿拉着一双木屐,慢条斯理地从明光灿烂的花灯里走来。

    他与萧城诀错(身shen)而过。

    远处的俊俏小生在灯火下美目流盼,字正腔圆地咬唱出声,“呀!不思量,也愁泪滴千行。美人图今夜挂昭阳,我那里供养,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雨声缠缠绵绵。

    萧城诀低头,一柄细而轻盈的轻钢短剑,笔直地插进了他的小腹。

    血液黏黏稠稠。

    小黄猫从他怀中跳落,咬住他的袍角,拼命朝一个方向拽。

    素白纸伞跌落在地。

    年轻俊朗的面庞,渐渐失去血色。

    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他强支撑住自己,跟着小黄猫,踉踉跄跄朝太和街街尾走。

    雨水从丝缎靴履底部蜿蜒而上,沾湿了天青色缎袍。

    他的手紧紧捂着伤口,血液无法抑制地从指缝间渗出,他穿行过无数盏花灯,终于来到那座小小的馄饨摊前。

    那个穿云青色衣裳的小姑娘,正与好姐妹坐在灯火烂漫的地方,乖乖巧巧,笑得像个满是福气的年娃娃。

    他隔着雨幕看她,薄唇不觉勾起一点儿宠溺的弧度。

    她就该这样无拘无束地笑。

    一拨游人撑着纸伞过来,说说笑笑,从两人中间穿行而过。

    萧城诀的视线越过那些人,始终凝望那女孩儿灯火下精致的眉眼。

    眼前的景象,终于渐渐模糊。

    血液从唇角渗出,他(身shen)子晃了晃,含笑倒下。

    街市上,花灯璀璨,笙歌繁华。

    那勾栏院的戏还在继续唱:“……宝(殿dian)凉生,夜迢迢六宫人静。对银台一点寒灯,枕席间,临寝处,越显的吾(身shen)薄幸。万里龙廷,知他宿谁家一灵真(性xin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