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69章 萧谢顾番外:水风空落眼前花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十年前,大周镐京。

    冬(日ri)里阳光惨淡,到午后,九重天乌云蔽(日ri),街道黑压压的,眼见着又是一场大雪。

    穿着半旧碎花袄子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五六岁,扎着两个歪歪扭扭的羊角辫,蹲在永津河边,一边搓手一边眼巴巴地瞅着结了厚厚冰层的河面。

    她今天早上问姐姐,为什么娘亲不喜欢她,姐姐说她也不知道,但既然娘亲不喜欢她,她就要努力让娘亲喜欢,还给她讲了卧冰求鲤的故事。

    故事里的小男孩儿在冬天卧在冰面上,用体温融化了冰层,弄来两尾新鲜的活鲤,让他的娘亲好生感动。

    小姑娘使劲儿搓着冻成一根根青紫小萝卜的手,有点儿害怕地盯着冰面,她不大敢下去呢。

    正犹疑间,旁边传来一道清润的声音:“大过年的,你这女娃娃不回家,蹲在河边儿做什么?”

    小谢陶偏头望去,(身shen)着天青色绣竹枝纹加棉锦袍的小少年负手站在她(身shen)边,唇边噙着好奇而亲切的笑容,如邻家哥哥般令人如沐(春chun)风。

    她低下头,不安地绞着双手,将她打算卧冰求鲤的事儿小小声说了一遍。

    年仅七岁的萧城诀嗤笑出声,“妹妹,你莫不是个傻子?”

    小谢陶羞窘不堪,只将小脑袋低得更狠,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绣花鞋尖。

    已是晌午,临岸的家家户户屋顶上飘起炊烟,熟饭菜的香味儿窜入小姑娘鼻尖,她的肚子立即叫出了声,羞得她连忙伸手去揉。

    萧城诀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看她缩成一团的可怜样,忽然叹了口气,罕见地发了善心,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摘下自己的瓜帽给她戴上,又揉了揉她冻红的小脸,“妹妹,是别人撺掇你来的吧?别信他们,什么卧冰求鲤,大冬天的,你冻坏了怕也是没人心疼的。”

    他还小,还不是十年后那个老谋深算的萧府二公子,他的双眼还很纯净,非常体贴地将小姑娘冻成小萝卜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搓揉,甚至还弯下腰,对着那双小手呵出(热re)气。

    谢陶悄悄抬头看他,他说话时眉尾轻轻扬起,嘴角边总是噙着笑,叫人觉着亲切。

    “看我做什么?”萧城诀挑眉。

    “你真好……”谢陶红着脸颊,嗫嚅出声。

    萧城诀嘴角咧得更大些,见她穿得单薄,嚷嚷道:“那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给你买花袄子穿。”

    谢陶早已冻得不行,听见有新袄子穿,急忙软软糯糯地唤了声“好哥哥”,把萧城诀逗得眉开眼笑,牵了她的手走到临街的铺子里,大大方方地从怀里取出一个银锭子,给她买了(身shen)云青色绣金祥云纹的漂亮袄子。

    小姑娘穿得暖暖和和,萧城诀把她牵到外面,外面已经落了雪,天地洁白,凄美非常。

    他买了两个(热re)乎乎的大(肉rou)包子给她,摸了摸她的发心,“妹妹,我要回府过年了,你别再听人家胡说八道。”

    谢陶认真点点小脑袋,萧城诀挥挥手,潇洒地离开。

    小姑娘捧着(热re)乎乎的(肉rou)包子,没舍得吃,一路暖着手朝谢府后门拐去,刚踏进胡同,就瞧见后门蜷缩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少年,他衣着破烂、形容消瘦,紧闭着双眼,雪花落了他满头满(身shen),连睫毛上都落了雪,也仍然未觉。

    谢陶有点儿怕,小心翼翼地靠近他,捡起一根小树枝戳了戳他的脸。

    小少年嗅见包子香,勉强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圆圆的小脸。

    他勉强坐起来,靠着墙壁喘了会儿气,继而将目光投向谢陶。

    那目光太过(阴yin)冷,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该有的。

    谢陶下意识地抱紧包子,下一瞬,那个小男孩儿猛地扑过来,一把夺过她怀中的包子,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谢陶眼圈一红,巴巴儿地盯着他吃(肉rou)包子,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我的包子……”

    她无缘无故被娘亲罚两天不许吃饭,今天过年,她好不容易得了两个包子,原本还想着藏起来晚上吃的,现在可好……

    小少年狠狠剜了她一眼,几口吃完那两个包子,恢复了不少体力,站起(身shen)朝前走了几步,突然转(身shen),凶猛地将谢陶扑倒在雪地上,不由分说地去搜她的(身shen)。

    谢陶想要反抗,却被这个小男孩儿凶巴巴地一口咬到脸蛋,吓得她不敢乱动,任由他把她的新袄子、荷包等物扒了个干净。

    男孩儿把她的新袄子穿在(身shen)上,翻开荷包,见里面有几枚铜板并一块儿鲤鱼玉佩,目光(阴yin)冷地扫向她:“你也是谢府的小姐?”

    谢陶坐在雪地里,抬袖擦眼泪,可怜巴巴地点头。

    “说起来,我倒是谢府未来的姑爷……”小男孩儿抬眸盯了眼后门的匾额,唇角流露出狠戾的笑,抬步离开,“记住了,小爷名叫顾钦原,今(日ri)一饭之恩,来(日ri)定当涌泉相报!”

    谢陶呆呆望着他纤瘦的背影,隐约想起以前偷听爹娘说话,好像自己的确有门娃娃亲,对方的确姓顾……

    她将“顾钦原”这个名字牢牢记在心中,哆嗦着从雪地里爬起来回府。

    丢了荷包倒没什么,可惜把姐姐赏她的玉佩也丢了……

    她瑟缩了下,忐忑不安地进了谢府。

    天色已晚,除夕的(热re)闹气氛,笼罩在整座镐京城上。

    萧府前院,萧城诀惦记着白(日ri)里遇见的妹妹,忍不住在宣纸上动笔勾勒了一个年画娃娃,烛火下,小少年的眉目颇有些烦恼,他竟忘了询问那个妹妹是哪家的姑娘,以后想找人,怕是找不着了。

    正专心致志地画画时,穿团龙皇子服制的俊美少年郎跨进暖阁,(身shen)后还跟着七八个萧府子弟。

    这些男孩子正是顽劣的年纪,瞧见萧城诀在画小姑娘,纷纷起哄,萧城烨一把夺过那张画,笑哈哈道:“哟,这是哪家的小姐?”

    萧城诀气红了脸,急忙伸手去夺,萧城烨不给,将画子揉做一团,一群男孩子互相扔着玩儿,最后那纸团子掉进炭盆中,被火舌彻底吞噬殆尽。

    那个夜晚,是萧城诀过得最糟糕的除夕。

    时光若流水,轻而易举就带走了岁月里最珍贵的宝贝。

    年少时的懵懂记忆,被(日ri)后的(阴yin)谋算计、争权夺利逐渐掩藏,终至再也记不起,他的生命中,还曾有一小段那么美好纯洁的时光。

    ——

    天好(热re),白菜懒惰得只更了六千字,这到底是人(性xing)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明天四更!

    凶手是谁,大家能看出来吧,成诀的死,在“第753章·她真是朵奇葩”有过伏笔的。

    乖,票票投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