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73章 本王从地狱里爬出来,誓要颠覆这江山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天澜闭嘴不语。

    君舒影在旁边轻笑出声。

    君若欣又将目光落在君舒影(身shen)上,随手将个空茶盏砸到他脑袋上,“不知宣王觉得何处好笑,不妨说出来,让老婆子也跟着乐乐?”

    君舒影垂眸闭嘴。

    山风吹过,送来山脚下公主府中的丝竹管弦声,端得是(热re)闹非凡。

    君若欣起(身shen),冷冷道:“你二人便跪在这儿好好思过。”

    说罢,拎起长长的裙裾,顺着石阶下山。

    两人跪在负荆亭中,君舒影见君若欣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懒得再跪,双手枕在脑后,慵懒地躺了下去,“人都走了,皇兄还装模作样干什么?”

    君天澜跪在蒲团上,后背(挺ting)得笔直,只闭目凝神。

    亭子外有矮竹枝桠探进来,君舒影随手折了一枝,放在鼻下轻嗅,“你说,皇姑(奶nai)(奶nai)会不会告诉妙妙,她的出(身shen)?”

    “你说呢?”薄唇微启,君天澜声音冷淡。

    “那咱俩又得被她恼恨上了……”君舒影闭着双眼,唇角好心(情qing)地翘起,“不过,她大约会更恨你吧?啧啧……”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微微睁开一条眼缝,暗红色瞳眸黯淡无光。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初决意瞒下小丫头(身shen)世时,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可是,哪怕她会因此憎恶他,他也并不后悔。

    这世上,还有哪个地方,比他(身shen)边更安全?

    魏国之人残酷,她不适合那里。

    君若欣回到后院,便让玉鸣去请沈妙言过来。

    她端坐在软榻上,示意房中伺候的丫鬟都退下,抬手摸了摸心口,不知怎的,总觉得今(日ri)有些慌慌的。

    她喝了几口安神茶,却仍然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

    沉吟良久,她拿过笔墨纸砚,就着软榻上的矮几,匆匆写好一封信笺,折成细细长长的形状,从发间取下一支玉簪,那玉簪构造灵巧,乃是中空的,信笺轻而易举就被塞了进去。

    又呆坐了会儿,她见玉鸣还没回来,不由起(身shen)朝窗边走。

    刚迈出几步,就瞧见有纯蓝色的鸟儿,拖着长长的华丽尾羽,轻盈落在她的窗台上。

    她怔了怔,听见有喑哑的男音自背后响起:“皇姑姑,多年未见,您一如往昔,姿貌甚美。”

    黑润的瞳眸,瞬间放大。

    她低头,一柄利刃自背后贯穿了她的心口。

    血液黏黏糊糊地顺着指缝,滴落在地。

    男人的气息凑到她耳畔,字字残忍:“距离当年那场宫变,已经整整二十四年了。皇姑姑大约从未料到,本王并未离世吧?呵,本王从地狱里爬出来,化作恶鬼,赌上一切,誓要颠覆你们的江山……”

    他说完,松开握着利刃的手,化作残影,从窗口一闪而没。

    廊外,玉鸣领着沈妙言匆匆朝绣房走,刚走到门口,碧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笑道:“玉鸣姑姑,我家太子妃娘娘在前院,说尚书府的几位小姐起了争执,请您过去瞧瞧。”

    玉鸣蹙眉,望向沈妙言,沈妙言眉眼弯弯,摆手道:“这不是已经到了吗?姑姑去前院看看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玉鸣点点头,与碧儿一同离开。

    沈妙言欢喜地跨进门槛,“大长公主,妙妙来给您拜寿了!”

    她喜欢大长公主,因为她的字很漂亮,因为她为人很好,叫她一见就生亲近之心。

    转过月门,撩起珠帘,却闻见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儿。

    她一眼看见躺在血泊中的君若欣,顿时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将君若欣抱在膝上,“大长公主!”

    君若欣勉强睁开一条眼缝,将手中握着的碧玉发簪狠狠塞到她手中,抬起满是血腥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勉强扯起唇角,“孩子……”

    沈妙言蹙着眉尖,那柄利刃深深扎进了大长公主的心口,已经救不回来了。

    眼泪渐渐流了下来,她将她抱得更紧些,试图多给她一点儿温暖,温柔地哄她道:“大长公主,没事的,太医马上就来了,您不会有事的……”

    “傻孩子……”君若欣眯起双眼,气若游丝,“记着,你是魏……魏……”

    她终是没有力气说完那句话,手掌缓缓滑落在地,再没了动静。

    寝屋中静悄悄的。

    沈妙言搂着她,将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任由眼泪无声滑落。

    见证过太多死亡,亲眼目睹,竟也不再惊慌。

    外面响起凌乱的脚步声,薛宝璋带着一群贵女进来祝寿,刚转过月门,就瞧见珠帘后的(情qing)景。

    小姐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瞬间寂静下来。

    沈妙言抬起眼帘,声音无波无澜:“大长公主,遇刺了。太子妃,烦请立即封闭府邸,严查凶手。”

    薛宝璋手脚有些凉,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她平静的眉眼,淡淡道:“传本妃命令,封闭公主府。”

    碧儿行了一礼,望了眼沈妙言,立即去办。

    大长公主在寿辰这(日ri)遇刺,此事非同小可,连宫中的君烈都惊动了,连下三道圣旨,将大理寺和刑部的人都派了来,勒令必须抓到凶手。

    山上的两个皇子被请下山,但见后院早已戒严,今(日ri)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被引至前院,等待问讯。

    两人跨进事发现场,大长公主的尸体并未移动,小丫头浑(身shen)是血,端坐在绣墩上,正接受薛远的盘问。

    她面容沉静,然而眼角的绯红和小脸上未干的泪痕,仍昭示着她刚刚哭过一场。

    君天澜走到薛远背后,扫了眼旁边主薄手中的口供记录,目光落在小姑娘脸上,从袖袋里取出一块帕子,细细帮她擦拭掉泪痕,“把簪子给孤看看。”

    沈妙言低头,将手中带血的玉簪递给他。

    君天澜就着光翻看了下,继而递给君舒影。

    君舒影向来擅长奇技(淫yin)巧,撩袍在大椅上坐了,不过片刻将就那玉簪里的微妙机关解开,从里面取出细细的纸笺,展开来,一目十行地看过,薄唇勾起一道弧度,重又递还给君天澜,“遗书。”

    君天澜目光微凝,看完之后,颇有深意地瞥了眼沈妙言,将那遗书递还给薛远,“大理寺少卿,你做个见证吧。”

    ——

    舒舒:你们都不投票,你们不(爱ai)我了吗?!

    谢谢“三两雨子酱$_$”、“雨落倾城”、“只(爱ai)一点点”、“柠檬草”、“风轻琳舞”、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