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75章 赐号乐阳郡主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韩棠之后背泛起一层冷汗,连忙拱手去办。

    他走后,书房恢复了寂静。

    君天澜默坐片刻,揭开桌角的黄铜香炉,夹了大象藏香的香片丢进去,书房中又是香雾袅袅。

    他深深嗅了一口这略带甜香的气息,薄唇掀起一抹冷淡的微笑,起(身shen)缓步踏了出去。

    天牢本就潮湿(阴yin)冷,加上是秋夜,便是盖着厚厚的被子,沈妙言也仍旧觉得冷,睡梦中在(床chuang)角团成一团,用锦被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

    (身shen)着墨色绣金松石锦袍的男人掀开被褥躺进去,熟稔地将她捞到怀中。

    小姑娘不安地扭了下,下意识地钻进他怀里,朝那结实健硕的(胸xiong)口拱。

    前几天大长公主被刺杀,她伤心不已,又费尽心思,与君舒影讨论凶手可能是谁,殚精竭虑过多,因此夜里睡得格外沉。

    桌上点着枝形灯盏,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脸蛋,正要偏头去吹灯,对面响起轻飘飘的声音:“别吹。”

    君天澜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他的属下们,可没跟他禀报,君舒影这货也住进了天牢!

    “为何?”他开口,透着咬牙切齿的冷。

    对面的男人隔着过道与帷帘,轻笑出声,“自然是拜某人所赐。你将她锁在地牢中几天几夜,她不曾见过半点儿光,自打出来,就怕极了黑暗与四面封闭的小室。”

    君天澜心尖一颤,低头望向怀中的小姑娘,她睡得很香,脸蛋绯红,小嘴儿微张,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勾着人去尝那小嘴儿究竟是何滋味。

    然而此时的男人毫无兴致去吻她,只静静凝视她的眉眼,暗红色瞳眸里满是不可置信与心疼。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一时的疯狂,竟然给她的心理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你以为蓬莱阁为何遍镶夜明珠?你以为她房间的窗户,为何只有一个大敞的窗框?”君舒影的声音透着嘲讽,“皇兄啊皇兄,这两样毛病大约会伴随她一辈子,她也会因此,记恨你一辈子。”

    君天澜的拳头紧紧攥起。

    他没有搭理君舒影,只低头亲了亲怀中小姑娘的额头,将她揽得更紧些。

    翌(日ri)。

    沈妙言神清气爽地起(床chuang)伸了个懒腰,隐隐嗅见帐中似乎有残留的甘露味儿熏香,不(禁jin)变了脸色,赤脚跳下(床chuang),拉开帷帘,凶巴巴喊话道:“君舒影,昨晚有没有人进过我的牢房?”

    对面牢房,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正慢条斯理地画画,“没有。”

    小姑娘歪了歪头,走回到(床chuang)前,又仔细嗅了嗅帐中的气息,一时竟不大分得清,鼻尖这淡淡的香,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了。

    两天后。

    太子府东流院,韩棠之匆匆奔进书房,眼中还残留着震惊,“(殿dian)下的猜测果然真实!夜凉等人带着队伍潜入皇陵,我们在贤王的墓室里,发现了一条密道,那密道与镐京城下迷宫般的密道相连,若臣没有猜错,只要避开机关,顺着那条密道,一定能到达慕(情qing)馆地下的那座地宫!”

    “财宝呢?”君天澜临窗摹字,声音淡淡。

    韩棠之嘴角弯起,意味深长道:“贤王陵寝中,不仅财宝数额惊人,而且还备有两千副甲胄兵器。”

    “贤王……”君天澜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封号,眼中掠过深深的算计,“财宝和甲胄,这可都是起兵((逼))宫的好东西……别惊动他人,想办法把这些东西运走。”

    韩棠之颔首,“约莫要消耗十几天时间,才足够咱们运完。”

    “无妨。”君天澜垂眸,取出太子印章,蘸过朱红印泥,在纸上落款处轻按了下。

    韩棠之离开后,他将写好的奏章合起来,指尖轻轻点在上面,不知在想什么,唇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十天之后的清晨,朝堂震动。

    只因太子上奏皇上,怀疑当初五王之乱仍有余孽活在人世,而那余孽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贤名在外的贤王爷。

    君烈紧紧攥着碧玺手串,当初他并非嫡长子,能够登基为帝,不过是仗着顾家与萧家势大,再加上大长公主在宫里与他们里应外合,才顺利铲除其他兄弟,坐上这个位置。

    可在那些夺嫡的岁月中,他也被其他人谋害,甚至曾经(身shen)中剧毒,这才导致他如今(身shen)体羸弱,常常吐血。

    听着君天澜将事(情qing)抽丝剥茧地说了一遍,他(身shen)子前倾,眯起双眼,“此事,你有几成把握,肯定绝对是贤王所为?”

    君天澜在(殿dian)下拱手,面无表(情qing),“回父皇话,儿臣有九成把握。”

    君烈倒吸一口气,甩了甩手中的碧玺手串,蹙眉道:“此事全权交由你去办,务必早(日ri)擒拿叛贼归案。”

    君天澜撩起前裾跪下,正色道:“儿臣领旨!除此之外,儿臣还有一事相求。”

    “说。”

    “皇姑(奶nai)(奶nai)既然在遗书中,提出认沈妙言为义孙女,那么妙言便该上皇族家牒。求父皇,赐她(身shen)份。”

    君天澜伏地,额头贴着冰冷的汉白玉地砖。

    封个女子,又不会影响朝廷局势,君烈自然不会多加为难,再加上大长公主早年的确对他有恩,因此他思虑片刻,认真道:“皇姑姑满门忠烈,如今只剩沈妙言一人,朕心甚痛,便破例封她为正一品郡主,赐号乐阳。”

    正一品郡主乃是亲王的女儿才能享受的待遇,沈妙言一个没有血缘的小姑娘,能被封为正一品,着实难得。

    君天澜替沈妙言谢过恩,又道:“大长公主府坐落在城郊,据儿臣所知,乃是因为当初皇姑(奶nai)(奶nai)喜好清净,才特地择址郊外。乐阳年纪尚幼,又未曾说亲,独自住在城郊,恐怕多有不便。依儿臣看,不如在城内择址,重建郡主府。”

    君烈全然不在乎这些东西,挥挥手示意他自己看着办,拂袖退朝了。

    传旨的太监去了天牢,沈妙言跪接完圣旨,整个人还很懵,这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摇(身shen)一变成了郡主?

    君舒影后脚跟出牢房,没好气地瞥了眼那张明黄色的圣旨,嗤笑一声,拉过她的手腕,“走,先回蓬莱阁沐浴更衣去去晦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