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78章 这满桌的人,都陌生起来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雅座中,气氛渐渐紧张起来。

    沈妙言甚至看到,萧城烨的手已经放在剑柄上,一双冷漠的眼睛,含着几分怨毒,紧紧盯着韩棠之不放。

    她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那个男人,他(身shen)着墨色绣暗金松枝纹锦袍,端坐在上座,眉眼冷峻如霜。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看过来,沈妙言连忙收回视线。

    君天澜捏着杯盏,唇角流露出微不可察的兴味。

    烛火轻曳,雅座中落针可闻。

    正寂静间,妩红尘明媚一笑,给君无极斟了杯酒,笑容美艳端庄,(娇jiao)声道:“端王(殿dian)下,小女子敬您一杯?”

    君无极受宠若惊,他追了妩红尘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对他展露笑颜!

    他连忙端起面前的酒盏,红着脸一饮而尽。

    有了开端,沈妙言顺着台阶,举起酒盏,笑吟吟站起(身shen):“二皇兄,谢谢你请我吃酒,这杯酒,妙言敬你。”

    敬完君无极,沈妙言又先后按着顺序敬了一圈酒,脸蛋酡红地坐下,偷偷松了口气,暗道总算把刚刚的紧张气氛糊弄过去了。

    然而这桌上,真正想要两派握手言和的,也只有她和君无极。

    张祁云摇着羽毛扇,笑容满面地转向妩红尘,“这位,就是云香楼的花魁?果然天姿国色,不同凡响。”

    妩红尘起(身shen),朝他行了个屈膝礼,“张公子谬赞。”

    “本公子听闻,你姓妩?这姓氏可真少见。”张祁云笑呵呵的,一双眼乌润深沉,灯火下难辨其中兴味,“张家的生意遍布天下,耳目同样众多。本公子听说,那赵国的先帝,有一个女儿,唤作赵妩,端得是国色天香,才貌双绝。如今的赵国皇帝登基后,那先帝的子女尽都被屠戮殆尽,可惜那么个大美人香消玉殒于宫斗之中,真是可叹可惜呀!”

    沈妙言瞳眸骤然放大,不可置信地望向妩红尘,却见她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尽管面上不动声色,可拎着裙裾的指尖,竟在轻轻发颤。

    她心中大骇,难道,妩红尘她竟然是……

    妩红尘抬起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唇角噙着淡雅的笑,“小女子从未去过赵国,因此没听过这些事儿呢。”

    说罢,款款落座。

    沈妙言口干舌燥,垂眸饮了口酒,忽然觉得这满桌的人,都陌生起来。

    他们的脸在灯火下趋于模糊,已然分辨不清谁是谁。

    即便是相伴了数年的人,即便是(身shen)边口口声声说想要娶她做王妃的人,也在此刻全然失去了颜色,与那走在路上的行人没什么区别。

    她根本不了解他们。

    她抬眸望向对面被妩红尘灌酒的君无极,唇角的笑容透出讽刺,今夜大约诚心诚意来参加酒席的,只有他们两个吧?

    其他人,不过都是来试探对方的。

    后面这两拨人又谈了些什么,沈妙言全然没听进去。

    她喝了许多酒,趴在桌上,软绵绵无法起(身shen),睡过去前最后见到的画面,是萧城烨和韩棠之起了冲突,萧城烨似是要杀他,却被君天澜强硬拦下。

    呵……

    小姑娘瞳眸中流露出讽刺,继而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镐京城里太平了一段时(日ri),眼见着到了九月底,天气越发的凉。

    沈妙言专心致志窝在蓬莱阁研究她的圆月弯刀,素问却在这个时候带来消息,说郡主府竣工了,皇上赐了不少丫鬟小厮,在府中等她这个主子回去。

    “……玉鸣姑姑和从前大长公主府里的侍女们,也都搬到了郡主府,小姐,您看,要不要——”

    “我不回去!”沈妙言趴在(床chuang)上翻看刀谱,咬了口手里拿着的栗子千层糕,“那个人等着我羊入虎口呢,我又不傻,我才不回去。”

    素问在(床chuang)榻边坐下,将她洒在被褥上的点心碎屑抚落在地,体贴地在她手边儿铺了张绣帕,“小姐长住宣王府,也不是件事儿呢。有自己的府邸,怎么样都是主子,总比寄人篱下来得好。”

    沈妙言抬眸盯着帐幔,慢慢咬碎口中的千层糕,突然觉得她说的甚是有理。

    她不能一辈子赖在宣王府啊……

    素问见她眉目松动,继续劝,“有玉鸣姑姑在,太子(殿dian)下怎么都不敢乱来的。再说,如今小姐乃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哪里容得太子(殿dian)下胡来?”

    “你说的甚是有理。”沈妙言一本正经地坐起(身shen),将千层糕塞到素问手中,欢欣鼓舞地跳下(床chuang),“我去找君舒影说道说道。”

    素问望着她欢快离开的背影,稍稍松了口气。

    主子命她劝说小姐立即搬离宣王府,小姐又是个倔脾气的,她这丫鬟当的左右为难,也不容易啊,回去之后要让主子给她午膳加鸡腿才行。

    沈妙言奔到君舒影的书房,他正临窗描画湖光水色、云卷云舒,看上去一派闲适的神仙模样。

    “君舒影,我——”

    “小妙妙,我下午要入宫一趟,你陪我。”君舒影打断她的话,手腕运转,云层重重叠叠倒映在湖水中,美不胜收。

    “我——”

    君舒影回头,丹凤眼中闪烁着恳求,“我知道你想要离开,那就在离开前,陪我做最后一件事?”

    “我……”沈妙言的声音渐渐软了下来,“我……那好吧。”

    君舒影摸了摸腰间挂着的雪白荷包,眼底迅速划过腹黑,面上却是光风霁月,“快回寝屋更衣。”

    太子府,东流院。

    君天澜端坐在书案后处理折子,夜寒匆匆进来禀报:“主子,素问传消息回来,说小姐已经答应搬到郡主府住了,宣王并未反对,只是要求小姐下午陪他进宫一趟。”

    君天澜搁下毛笔,优雅地在旁边银盆中掬水净手,“嗯,退下吧。”

    夜寒退下后,他拿过干净帕子擦手,暗红色瞳眸里都是冷意,君舒影挑这个时候进宫,定然是想求乾元宫那位赐婚。

    薄唇轻慢地勾起,君舒影打了一手好算盘,可他偏偏不让他所愿。

    沈妙言坐在宣王府的轿辇上,悄悄掀开窗帘,但见远方天际隐隐弥漫开滚滚乌云,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