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79章 我是皇上亲封的正一品郡主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这天,瞧着怕是要下雨了。”她蹙眉。

    “怕什么?”君舒影盘膝坐在她对面,只含笑细细凝视她的眉眼,“有我在,总不至于叫小妙妙淋着雨的。”

    他想护着她,从生时到死去,尽他所能,一生呵护。

    “你这嘴,就跟抹了蜜似的。”沈妙言挑眉。

    君舒影伸手就想去抓她的手,“只要小妙妙对我笑一笑,我啊,就跟泡在蜜罐中一般了。”

    他的指尖温暖而干燥,沈妙言却触电般将自己的手拢进袖口,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偏头眺望窗外天际的积雨云。

    君舒影捻了捻指尖,也不恼,细长妩媚的丹凤眼挑着轻笑,缓缓收回手。

    等到了皇宫,君舒影将她安排在御花园的紫竹小楼里,自个儿去见君烈。

    与此同时,甘泉宫。

    萧贵妃懒懒躺在窗边软榻上,正敷着珍珠膏,贴(身shen)女官匆匆进来禀报:“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

    “慌什么?”她声音冷冷。

    那女官跪倒在地,认真道:“回娘娘话,御花园那边传来消息,说(殿dian)下带着沈妙言进宫,将她安排在紫竹小楼,(殿dian)下则亲自去见皇上了。奴婢斗胆猜测,(殿dian)下他,恐怕是打算求皇上赐婚。”

    萧贵妃慢条斯理地举起涂着丹蔻的嫩白手指,在逆光中把玩片刻,懒懒朝旁边伸出手,声音妩媚,“扶本宫起(身shen),摆驾紫竹小楼。”

    “是!”

    御花园,紫竹小楼。

    沈妙言站在二楼窗前,极目远眺,但见远处天际乌云累得越发厚重,沉重得仿佛将整个天穹都往下压了许多。

    秋阳隐匿在云层之后,一阵风吹过,金黄的叶片从树上纷纷零零地坠落,好看,却残酷。

    沈妙言额前的碎发被吹得朝后飘曳,她盯着远处,瞧见逶迤而来的一行人时,不由眯了眯眼睛,萧贵妃,她来做什么?

    不过一时半会儿,萧贵妃就在紫竹小楼里落座。

    宫婢将沈妙言请下楼,她垂眸,礼节(性xing)地朝萧贵妃微微颔首,继而撩起裙裾,在圈椅上坐下。

    萧贵妃见她连屈膝行礼都没有,不(禁jin)斜睨向她,勾人的红唇泛起轻笑,“乐阳这礼节,学得是越发好了。”

    沈妙言歪靠在椅背上,慵懒地把玩起指甲,声音清脆,“我是皇上亲封的正一品郡主,你只是从一品贵妃,我不对你行礼,也不算什么过错。”

    她对萧贵妃天生没有好感。

    事实上她至今还不知道,当初她因俞昭仪之死受牵连挨了许多军棍,正是萧贵妃一手设计的。

    萧贵妃闻言也不恼,(娇jiao)嫩妩媚的面庞上仍旧浮着浅笑,只是眼底却隐隐可见翻滚的怒火。

    她在后宫纵横多年,除了与顾皇后交手时偶尔落于下风,其他时候,还真没有吃过亏!

    沈妙言剔着指甲,抬眸瞟了她一眼,“萧贵妃若无事,妙言就先走了。”

    说罢,站起(身shen),正要上楼,萧贵妃笑道:“妙言这么急做什么?本宫来找你,自是有要紧话说。”

    两名大宫女出现在沈妙言面前,面无表(情qing)地拦住她的去路。

    小姑娘转过(身shen)盯向萧贵妃,“你有何话要说?”

    她逆光而立,(身shen)后是小楼的朱红雕花门,门外草木被狂风吹得翻倒,庭中落叶纷飞,一派萧疏。

    萧贵妃被她眉宇间那股独属于上位者的镇静与冷淡惊了惊,这样的神态,她只在顾皇后脸上看过。

    她很快垂下眼帘,呷了口(热re)茶,再抬头看去时,那小姑娘眉眼稚嫩,分明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心中定了定,她语带慵懒,“这个时辰,舒儿大约正在乾元宫书房求皇上为你和他赐婚。可舒儿自由顽劣,恐怕并非郡主良配。届时若赐婚圣旨下来,郡主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你可明白本宫的意思?”

    沈妙言挑眉,琥珀色瞳眸一片清明。

    这萧贵妃打得一手好算盘,她不愿意她儿子娶她,却不肯亲自去劝她儿子,却叫她这个姑娘家去拒婚……

    大周皇族的男人都有些不正常,她若是拒绝了君烈最喜欢的儿子,鬼知道君烈会对她干出什么!

    她又不傻,她才不去做这个冤大头。

    萧贵妃将她的表(情qing)看在眼里,轻笑了声,激她道:“怎么,莫非乐阳果真看上舒儿了?但舒儿已然有了宣王妃,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本宫那儿媳没用,可到底是本宫的亲儿媳。乐阳这一脚插进来,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蓄意破坏舒儿的姻缘呢。”

    这话说得狠,几乎是拿沈妙言的名声在威胁她了。

    沈妙言恼这个妖妖媚媚的女人,盯着她看了良久,转(身shen)一言不发地朝门外走去。

    宫婢盯着她的背影,轻声道:“娘娘,这乐阳郡主……”

    “放心,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

    萧贵妃不以为意,目光扫过沈妙言的背影,唇角的笑容多了些讽刺意味,她的好儿子将这女孩儿当做宝,可人家心中,压根儿是没有他的,也就他还巴巴儿地上赶着求婚。

    沈妙言深一脚浅一脚,浑浑噩噩走到乾元宫,福公公通报过后,便将她领了进去。

    书房里燃着上好的香料,君舒影正在和君烈下棋。

    她走过去,君舒影目光意味深长地扫过她的小脸,突兀地握住她的小手,丹凤眼中盛着浅浅的欢喜,“妙妙。”

    沈妙言下意识地挣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盯着他眼睛里挡也挡不住的欢喜,几乎刹那就意识到,君烈已经同意他的要求了。

    她提起裙裾,朝君烈跪下,认真磕了个头,“乐阳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君舒影收回手,在袖筒中捻了捻自己的指尖,微不可察地蹙起眉头。

    君烈抬手示意她免礼,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沈妙言仍旧跪在那里,直起上(身shen)看他,他穿着家常的素纱袍子,看起来慈(爱ai)可亲,一点儿皇帝的架子都没有,与从前对君天澜发怒时的那个皇帝全然不同。

    抿了抿小嘴,她忽然红了眼眶,认真道:“皇上,皇姑(奶nai)(奶nai)新近去世,臣女心中甚是悲凉。臣女想为皇姑(奶nai)(奶nai)守孝三年,求皇上恩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