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87章 君天澜,为我更衣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傍晚时分,沈妙言正坐在窗下琢磨怎么搬回郡主府,素问拿着金簪回来,面色不大好看,“郡主,这金簪尖尖上有微量的毒粉,若与人的血(肉rou)接触久了,轻则毁容,重则殒命。”

    “怎么个毁容法?”沈妙言双手托腮,静静望着庭院的芭蕉。

    “此毒霸道,会使人的肌肤,从脸部开始,一寸寸剥落乃至血(肉rou)模糊……且难以愈合。”

    素问垂眸,握着金簪的手忍不住发紧,那个彩凤,心思实在是太毒了。

    沈妙言仍旧注视着芭蕉,闻言,只是唇角意味不明地弯了一下。

    她知晓,她若跟着君天澜,这种(情qing)况,以后只会多不会少。

    夕阳一寸寸沉下地平线。

    万里霞光,透过窗棂,洒在她白嫩的面庞上,她看起来安静又温婉,只眉梢眼角的些许凌厉,透露了她内心的冷然。

    素问试探着问道:“这金簪……”

    “且先收着。”

    正在这时,拂衣进来,恭敬地请她去花厅用完膳。

    沈妙言跨进门槛,君天澜已经坐在桌边。

    她在他(身shen)边坐下,伸手先拿了个鲜香多汁的(肉rou)卷,有意无意道:“若府中有人冒犯我,你会帮我吗?”

    君天澜给她盛了碗(热re)乎乎的虾仁蛋汤,“你说呢?”

    沈妙言挑眉,“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君天澜将汤碗放到她面前,偏头看她,眉目凛然,话有所指,“妙妙,你如今,是正一品郡主。”

    小姑娘怔了怔。

    是啊,她如今是正一品郡主,而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妾室或者婢女……

    若别人冒犯她,她自己就有处置那些人的权力啊!

    拢在袖中的手,忍不住紧了紧,像是抓紧了什么。

    君天澜望着她小脸上渐渐涌起的光彩,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从她手中拿过(肉rou)卷,“先喝碗汤,再用晚膳。”

    沈妙言莫名看他顺眼几分,乖乖将虾仁蛋汤喝掉。

    君天澜拿帕子给她擦干净唇角,又给她盛了碗米饭。

    沈妙言在他的伺候下用完晚膳,腹黑的眸光扫过他沉静的面容,翘起唇角,懒懒朝他伸出手,“我要消食,你扶我去花园走走。”

    这是把人当奴才使唤了。

    君天澜盯着她伸出来的手,竟也不恼,大掌轻轻托住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将她从座位上扶起,朝花厅外而去。

    侍立在花厅中的小丫鬟望着那二人的背影,忍不住道:“我的乖乖,添香姐姐,咱们主子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

    添香傲(娇jiao)一笑,“这你就不懂了,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乐阳郡主,就是咱们主子的美人关、温柔乡!你记着,这府里呀,宁可得罪太子妃,都千万别得罪乐阳郡主。”

    另一边,君天澜扶着沈妙言沿着游廊来到花园,霞光映衬下,深秋的菊花在风中摇曳生姿,绝美不可方物。

    “世人都道牡丹乃是国色天香,可我瞧着,这菊花高洁艳美,花朵大如碗口,也能担得起‘国色天香’的名号呢!”

    小姑娘感慨着,凑到一朵瑶台御凤前,轻轻嗅闻。

    那雪白花瓣丝丝缕缕弧度优雅,她看着,忽然想起在楚国时,第一次见到君舒影的(情qing)景。

    他宛如误入尘世的神仙,鬓角簪一朵瑶台御凤,站在山峦上极目远眺,真真是绝艳出尘。

    君天澜见她眼中若有所思,视线落在那丛瑶台御凤上,凤眸不由沉了沉,淡淡道:“来人。”

    夜凛鬼魅般出现,他将沈妙言拉到(身shen)边,“把这丛花砍了,种几株松竹。”

    夜凛瞟了眼沈妙言,立即应是。

    沈妙言抬头盯着君天澜,小脸上笑嘻嘻的,“你在吃醋?”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抬步朝前走,“未曾。”

    沈妙言快步跟上去,拉了拉他的袖角,“你可真小气。”

    男人侧头瞥了她一眼,她生得粉嫩可(爱ai),琥珀色瞳眸里盛着浅浅的水光,宛如那枝头含苞(欲yu)放的桃花,实在令人惊艳喜欢。

    他反握住她的小手,这样的妙妙,别人多看一眼,他都觉得是在抢,当然小气。

    花园一角,偏近荣安院。

    沈妙言远远瞧见那高高的精致楼阁,眼底掠过腹黑,故意朝那边走,等挨近的时候,又叫唤起累来,“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回去吧!”

    “那边有个亭子。”

    “我不去亭子,我要回去!你背我!”

    君天澜盯着她,她扶着一枝探出来的花儿,裙角被风撩起,脚尖并拢在一块儿,俨然半步都不愿意走了。

    他转过(身shen),在她面前蹲下。

    小姑娘抬眸望了眼荣安院楼阁的窗户,笑嘻嘻趴上他的背,“走吧。”

    两人的背影,在花园中渐渐远去。

    荣安院楼阁,碧儿气得“砰”一声合上窗,“娘娘,那沈妙言脸皮也忒厚了!她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让太子背她!”

    “她算什么东西?”薛宝璋优雅地翻了页书,“她是圣上亲封的郡主,太子府中,地位仅次于太子与本妃,你说,她算什么东西?”

    碧儿语噎,却仍然气愤地跺了跺脚,“反正,反正她就不是个好东西!”

    薛宝璋轻笑了声,呷了口茶,继续看书。

    碧儿见她一点儿担忧都没有,忍不住凑过来,夺了她手中的书卷,“娘娘!您怎么还有闲心看书呀!那彩凤和灵犀根本就不是个靠谱的,您不能指望她们除掉沈妙言啊!”

    “本妃从未指望她们除掉沈妙言……”薛宝璋倚在软榻上,目光扫了眼逐渐远去的那两人,艳红的唇角浮起浅笑,“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便是霸占,也霸占不长久。且等着瞧吧。”

    君天澜背着沈妙言回到东流院,小姑娘指使他越发顺手起来,(娇jiao)声道:“我要沐浴,你帮我准备(热re)水。”

    君天澜将她放到软榻上,面无表(情qing)地去给她准备沐浴。

    沈妙言歪头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扯了根辫子把玩,这男人是几个意思,怎么如今这么听话……

    浴间在东流院耳房,沈妙言想试探试探那货的底线,因此特大爷地摊开手,“你给我更衣。”

    君天澜走到她背后,沉默着给她解开腰带。

    ——

    今天捋细纲时,发现把皇帝过寿的那个“万寿节”,全都打成了“万圣节”,蠢白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