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89章 沈薛之斗(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用完膳时,花厅里多了个人。

    彩凤打扮明媚艳丽,(身shen)上戴的珠翠首饰比沈妙言还多,脸上的妆容精致细腻,(身shen)着桃红色撒花罗裙,一双秋水明眸不时含(情qing)凝涕地望向君天澜,勾搭之意溢于言表。

    君天澜盯了眼沈妙言,小姑娘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看见。

    他压下心头的不悦,冷声道:“摆膳。”

    添香带着几个小丫鬟将佳肴摆上桌,彩凤立即殷勤地起(身shen)献媚,“(殿dian)下,妾(身shen)伺候您用膳吧?”

    说罢,不等君天澜有所表示,立即站到他的左手边,俯(身shen)给他夹菜。

    沈妙言吃着(肉rou)卷,瞧见她夹的青椒(肉rou)丝,不由轻笑,君天澜根本不(爱ai)吃这个。

    彩凤虽出自皇宫,可察言观色的能力却差得要命,根本没察觉到男人眼底的冷厉,只一个劲儿地俯(身shen)到桌上给他夹菜。

    那(胸xiong)前的两团软(肉rou),还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胳膊。

    君天澜攥着筷子的手,越发收紧。

    “(殿dian)下,您尝尝这个脍鸭舌。”

    彩凤胆子越发大,媚笑着正要将鸭舌放到君天澜面前的碟子里,手却故意抖了抖,那鸭舌立即掉落在君天澜袍子上。

    “呀!”

    她眼底难掩得意,面上却扮出惊慌失色,急忙弯腰去拾。

    她今(日ri)刻意穿着件领子极大的罗衫,这么一弯腰,那领子下滑,(胸xiong)前的两团雪白,大半儿都露了出来,因为硕大,颤巍巍在男人眼前晃动。

    君天澜抬袖掩住口鼻,袖中的手狠狠攥起,从喉管里发出的声音低沉而冷厉:“滚!”

    彩凤捏着那条鸭舌,不明所以地望向他,他缓缓抬起暗红色瞳眸,那眸子宛如在血液里洗过,红得可怖。

    彩凤吓得后退两步,“(殿dian)……(殿dian)下……”

    沈妙言淡淡道:“你下去吧。”

    彩凤吓得要死,急忙转(身shen)跑了。

    君天澜掩着口鼻起(身shen),疾步朝花厅旁的西房而去。

    饭桌上只剩下沈妙言一人,她对着满桌菜肴,面容沉静地用起膳来。

    夜凛守在西房门口,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才瞧见自家主子从里面出来,已经换过衣裳洗过脸,可面色仍隐隐透着些憔悴。

    “主子,属下去杀了彩凤?”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缓步往花厅而去,“她既喜欢,留着给她玩。”

    “是。”

    男人跨进花厅,沈妙言已将一盘子(肉rou)卷都吃了个干净,正(欲yu)伸手去拿鸡腿。

    他眸光闪了闪,走过去,一把拍在她的手背上,“不准再吃。”

    小姑娘缩回手,委屈哒哒地抬头看他,“我还没吃饱……”

    君天澜在她(身shen)边坐下,给她盛了碗米饭,夹了许多蔬菜放在上面,“吃这个。”

    “哼,不吃了!”小姑娘扭头,起(身shen)就走。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回座位上,耐心地舀起半勺米饭,又夹了片水煮萝卜在上面,递到她唇边,“吃。”

    沈妙言垂眸盯着那一勺萝卜配米饭,犹豫良久,皱着眉头咽了下去。

    那表(情qing),跟吃药似的。

    君天澜心中好笑,面上却仍旧冷峻威严,又喂了两勺,见她实在吃得不(情qing)不愿,于是拌了碗嫩滑的鸡蛋羹在里面,又吩咐拂衣将玉米粒、胡萝卜丁、豌豆等菜蔬放在一起煮,煮熟了一同拌进饭中,舀起一勺去喂沈妙言。

    他对大魏皇族并不十分了解,但总觉得纯粹吃(肉rou)并不是个事儿,因此铁了心要让她在吃(肉rou)的同时,也多吃些蔬菜。

    沈妙言见那瓷勺里的米饭拌着五颜六色的菜蔬,食(欲yu)莫名好了些,“嗷呜”一声,张口咬住瓷勺。

    “当心牙齿咯坏了。”男人低声。

    沈妙言松口,将嘴里的食物咬碎了吞下去,笑嘻嘻道:“才不会!”

    君天澜轻笑,拿帕子帮她擦干净唇角的米粒,又舀起一勺喂她。

    从此太子府的饭桌上,每顿都会多出一盘蔬菜丁,侍女们都知道,那是太子特地吩咐了给乐阳郡主准备补充营养的菜肴。

    入夜之后,顾钦原过府与君天澜议事,将他请去了前院书房。

    沈妙言坐在隔间软榻上,无聊地晃悠着两只脚丫子,正等得不耐烦时,素问终于领着两个小丫鬟进来,“郡主,您要的人。”

    沈妙言抬头看去,那两个小丫鬟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生得伶俐乖巧,一进来,就恭恭敬敬地给她行屈膝礼。

    “免了、免了!”她摆摆手,拿起矮几上的两包碎银子,起(身shen)塞到她们手中,“这银子你们拿去买糖吃。”

    两个小丫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轻声道:“不知郡主想要奴婢们做什么?”

    “真是聪明的丫头。”沈妙言眉眼弯弯,伸手揽住两人的肩,低声说了几句话。

    那两个小丫鬟立即笑道:“谨遵郡主吩咐!”

    花园,夜色朦胧。

    几名侍女提着灯笼在前面开路,薛宝璋扶着碧儿的手,缓步走在后面,美丽的面容上携着淡淡的悠然,仿佛什么事(情qing)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她走了一段路,旁边花丛后有议论的声音传来,“你听说没有?今晚用晚膳时,郡主特意将彩凤引荐给太子(殿dian)下呢!”

    “是吗?太子(殿dian)下可喜欢那个彩凤?”

    “一般女子是近不了太子(身shen)的,可那彩凤伺候太子用完晚膳,竟然全(身shen)而退,听说后来郡主还赏了她不少珠宝首饰呢,你说喜不喜欢?”

    “啊,那彩凤姑娘岂不是后院里,第一个侍寝的了?太子妃娘娘可怎么办呀!”

    “嘘,这些话咱们自己说说就可以了,可千万别叫旁人听见!”

    议论的声音,渐渐远去。

    碧儿气愤不已,“那两个((贱jian)jian)蹄子,竟然敢在这里胡说八道!娘娘,奴婢派人去撕了她们的嘴!”

    薛宝璋面容转冷,“你撕了她们的嘴,就能改变事实吗?”

    “奴婢失言……”碧儿低头。

    已是十月的,深秋的夜风带着沁入骨髓的凉。

    薛宝璋拢了拢薄斗篷,沉吟片刻,唇角忽然绽放出轻笑。

    “娘娘,那彩凤忘恩负义,忘了娘娘当初是如何提点她的了!”碧儿不忿,“留着也是个碍眼的,不如奴婢……”

    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