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03章 本王不信和解,只信鞭子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闻言,顿时莞尔,想来这一群贵夫人,不过是冲着她这“准秦王妃”的(身shen)份,才过来巴结她的。

    这么一想通,又有些好笑,她握住谢陶的手,认真道:“缘分这种事,不到最后一刻,哪里能知晓此生到底是与谁共度呢?”

    她说完,却察觉到一道凌厉中带着玩味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shen)上。

    她抬起头,秦熙不知何时到的,端坐在大椅上,盯着她的样子像是在盯着一头猎物。

    令人畏惧。

    她避开那道视线,偏头去看君天澜,旁边座位上空空如也,哪儿还有他半个人影。

    夜凛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背后,轻声道:“主子暂时有点儿私事,郡主莫要离开花园。”

    “嗯。”她低低应了声,下意识地望向秦熙,总觉得,四哥来秦王府,是为了找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过了会儿,有小太监高声唱喏,说是宣王驾到。

    沈妙言抬眸看去,君舒影一(身shen)白衣胜雪,含笑在秦熙(身shen)侧落座,同他说了几句什么,秦熙便宣布宴席开始。

    侍女们纷纷上菜斟酒,丝竹管弦声起,(身shen)着舞裙的美人们鱼贯而入,她们的容貌皆称得上美丽,只是透过(身shen)上披着的薄纱,沈妙言隐约看见她们的肌肤上或多或少有些鞭痕,搭配着她们脸上堆起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她环顾四周,女眷们的脸上都有些难堪,一部分男宾也有点儿不自在,只是谁都没有说出来。

    旁边谢陶也瞧出来了,轻轻拉住她的手,“妙妙,你看她们……”

    “嘘……”沈妙言竖起食指挡在唇前。

    谢陶连忙听话地闭嘴,只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多言。

    乐曲渐渐行至**。

    一位戴着面纱的美人被簇拥而来,她(身shen)姿窈窕纤长,脚腕和手腕上皆都系着金铃,在深秋中袒露着玉藕般的双臂,面纱外的美眸湛蓝如水。

    她赤着双足,缓缓踏进花圃,在姹紫嫣红中舞蹈起来。

    裙摆的火红轻纱随风而舞,她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沈妙言喝茶的动作顿住,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个少女,很快,少女的面纱被风吹走,露在风中的容颜年轻美丽,却已是泪流满面。

    然而,她仍然在舞蹈。

    后背的鞭痕触目惊心,那舞姿像是秋风中瑟瑟发抖的蝴蝶,尽管美丽,却纤弱到令人心疼。

    在场之人皆都听闻秦熙从北狄带回了北狄王庭的皇女,想来便是这名女子了。

    尽管憎恶北狄蛮夷每年南下侵犯北疆,可亲眼看见昔(日ri)尊贵的北狄公主,在丧国之后沦落成下等舞姬,他们仍旧觉得秦熙过分了。

    毕竟,将国仇家恨发泄到一个弱女子(身shen)上,算不得男子汉本事。

    谢容景重重搁下杯盏,朝秦熙拱了拱手,“秦王,北狄皇女被如此对待,恐怕不妥。”

    “谢小将军忘了当初,北狄是如何对待北疆的百姓了?”秦熙眯眼,眸光锋利,“男丁与小孩儿皆被屠戮,女子被充作军女支,如今本王不过拿他们国家的公主取乐,谢小将军却看不过眼了?”

    谢容景面露认真之色,“冤冤相报何时了?北狄皇族如今只剩下她这一点血脉,若咱们周国想治理北狄,还需要她出面调解咱们军队与北狄百姓的关系。”

    “呵……调解?”秦熙冷哼,“本王不信调解,只信鞭子。”

    谢容景沉默。

    丝竹管弦声还在高昂地演奏着,这是一支欢快的乐曲。

    沈妙言默默看着那少女泪流满面了还在舞蹈,明明在座之人都该算作她的灭国仇人,可她却无能为力,在这瑟瑟寒风中,穿得比((妓ji)ji)子还少,拼了命般地跳舞,只求取悦她的仇人,能让她活下去……

    都到了这般田地,她为什么,还要活下去呢?

    琥珀色瞳眸,渐渐变得迷离。

    那少女的脚踝崴了下,轻呼一声,朝花圃中栽倒。

    秦府的教习姑姑立即出现在她(身shen)边,手中挽着鞭子,毫不留(情qing)地朝她(身shen)上抽打,“没用的狗东西,让你取悦在场的大人,你却连支舞都跳不好!”

    那少女被打得蜷缩成一团,下意识地说起了北狄语言,声声凄厉哀绝,似是哀求,那张美丽的面容写满了惊慌与害怕。

    教习姑姑显然懒得与她争辩,扬手又是一鞭,竟直接将她的裙带打断,那宽松的长裙滑落,吓得少女紧紧抱住自己,浑(身shen)抖如筛糠。

    秦熙单手撑着下巴,锋利的眉眼含着几许笑,仿佛是以观看这残酷的一幕取乐,竟低低地笑出了声。

    主人家笑了,一些上赶着巴结秦王府的人,便也跟着笑了。

    “她好可怜……妙妙,你想办法帮帮她吧?”谢陶小小声地请求。

    沈妙言望了眼面色惨白的谢陶,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继而问夜凛要了外裳,起(身shen)走到那名北狄少女(身shen)边,将外裳给她裹上,“你没事吧?”

    那名少女仍旧惊恐地浑(身shen)战栗,抬起蝶翼般的眼睫,见是这个姑娘,轻轻松了口气,生硬地用中原话道:“谢,谢谢……”

    四周的笑声停了。

    秦熙靠在椅背上,把玩着两个手球,笑容不达眼底,“本王的未来王妃,还真是善良。”

    沈妙言将那名少女护在(身shen)后,静静地同他对视,“战争不是她挑起的,你却将暴虐发泄在她(身shen)上,是为不公。她失去父兄,你却强迫她穿金戴银、跳舞取乐,是为寡恩。你屠戮北狄官僚及其家眷多达千人,是为无道。如此不公、寡恩、无道之人,你有什么资格,坐在王爷的位置上?”

    简单的三句话,掷地有声,叫在场那些不敢指责秦熙的男人们,霎时红了脸。

    所有人都在看沈妙言。

    她站在秋阳中,一(身shen)磊落,一(身shen)坦((荡dang)dang)。

    君舒影眯起眼,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她曾经说过的话,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

    他抬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这里,莫名难受。

    寂静的气氛中,秦熙仍旧在笑。

    他端起金盅,仰头呷了大口,盯着秋光中的少女,双眸绽放出森冷的意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