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04章 世上本就不该存在光明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他起(身shen),缓步朝沈妙言走去,展开双臂,声若洪钟:“镐京城中有无数贫穷之人,温饱尚无法满足,而咱们这些贵族,却是朱门酒(肉rou)臭,纸醉金迷,不知今夕何夕……”

    “莫非他们生来就比咱们低((贱jian)jian)?可本王就是从低((贱jian)jian)的贫民窟,一步步爬到如今这个位置,可见,人生来是无论贫富贵((贱jian)jian)的,富贵与贫穷,不过都是靠自己这双手。”

    他的视线扫过众人,俊脸上的笑容逐渐透出讽刺,继而又转向沈妙言,挑眉道:“弱者生来就该被强者欺凌,这是本王的生存之道,更是自然的选择之道。本王天真无邪的小郡主,你只会享受美妙的生活,顺便指责旁人几句不公,几句寡恩,几句无道。那你告诉本王,何为天下大公,何为恩泽百姓,何为治国有道?”

    他朝沈妙言步步((逼))近,小姑娘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撞上一张桌子。

    琥珀色瞳眸写满了无措,沈妙言咬紧唇瓣,仰头盯着这个残酷的男人,他的眼睛里满是嘲讽与不屑,甚至透出居高临下的鄙夷。

    她紧紧攥住裙摆,鼓起勇气,指向脚踝扭伤的北狄少女,“反正你欺负弱女子,就是不对!我救不了那些受苦受难的百姓,可我若能救下眼前这个姑娘,不也是做了善事吗?若人人能都行善,这天下,一定能变成大同社会!”

    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幼稚。

    秦熙盯着她,低笑出声,“天真!”

    沈妙言面颊绯红,死死盯着他。

    秦熙的目光落在她背后那名北狄少女(身shen)上,唇角的弧度越发残酷无(情qing),“北狄蛮夷常常南下(骚sao)扰我大周子民,其罪当诛!本王今(日ri)当着诸位的面,为死于北狄铁骑下的百姓报仇血恨!”

    说罢,手掌运起真力,隔着沈妙言,抬手朝那少女打去。

    掌风凌厉,拂过沈妙言的面颊,将她额前的碎发与垂在(胸xiong)前的发辫尽数扫到脑后。

    琥珀色瞳眸陡然睁大,在这一刻,她忘记了她其实只会些拳脚功夫,杀几个走狗或许足够,可是在真正的强大者面前,其实根本还不够看。

    然而(身shen)体的行动快于思考,她还没反应过来时,(身shen)子已经挡在了那名北狄少女面前!

    秦熙凌厉的掌风,刹那到来!

    两个姑娘不约而同地闭上双眼,过了会儿,却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

    两人睁开眼,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挡在她们面前,广袖飞扬,声音悦耳动听宛如碎玉敲冰:“不过是个女人,秦王何必痛下杀手?更何况,让她活着为她父兄犯下的罪孽赎罪,岂不是比一掌弄死她,来得更有意义?”

    宛如(春chun)风般的声音,让花园中秦熙制造出的紧张气氛,稍稍弥散了些。

    秦熙瞥了眼面色惨白的北狄皇女,轻笑出声:“既然宣王亲自为你求(情qing),本王就饶你这一次。至于你——”

    (阴yin)鸷的视线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

    沈妙言仰头同他对视,他的双眼仿佛淬着毒,无论在看哪里,都带着彻骨的恨意,仿佛他活在这个世上,就只是为了仇恨这个世界。

    她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看见那人迈步走到她跟前,铁钳般的手掌掐住她的脖颈,声音像是(阴yin)冷的毒蛇在潮湿的角落吐着信子,“乐阳,本王最厌恶多嘴多舌的女人。收起你的聪明,收起你的怜悯,否则,本王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她更惨!”

    他毫不顾忌四周的公卿世家,冰冷威胁的言语,一句句脱口而出,好似沈妙言是他的仇人一般。

    那双线条凌厉的双眸盯紧了琥珀色的圆眼睛,他喉头滚动,内心勃发的**一重盖过一重。

    这样明亮的眼睛,真是讨厌。

    世上本就不该存在光明,真想……

    把这眼睛,挖出来。

    他眼底的(阴yin)毒,毫不遮掩。

    沈妙言呆呆盯着他,被他眼里的仇恨所震慑,竟忘了反抗。

    那张白嫩的小脸一点点涨得通红,像一朵即将枯萎的花。

    君舒影面无表(情qing)地转过(身shen),一把握住秦熙的手腕,“秦熙。”

    他看起来总是优雅的神仙模样,然而手劲却大得可怕。

    秦熙松开手,整理了下衣襟,刀砍斧凿般的俊脸上又恢复了笑意。

    君舒影扫了眼捂住脖颈咳嗽的小姑娘,转(身shen)朝座位走去。

    其余宾客们松了口气,若秦王当真杀了北狄皇女或者伤了乐阳郡主,那今(日ri)这出宴会,怕是要进行不下去了。

    管弦声渐渐重新演奏起来,正当众人准备继续觥筹交错掩盖尴尬时,秦熙轻笑了声,掌风凌厉,猛地朝沈妙言攻去。

    他周(身shen)血腥杀戮的气息越发浓重,在他眼中,所有的光明,都该被摧毁。

    君舒影猛地转(身shen),秦熙的攻速极快,他根本来不及去救人!

    沈妙言陡然睁大双眸,却有一股力量将她拉开,那人用后背替她挡了秦熙这一掌!

    “四哥!”

    她惊恐地抬头,看见血液从君天澜唇角淌落。

    端坐在座位上的宾客们纷纷起(身shen),不可置信地盯着君天澜。

    “无妨。”君天澜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眼中含着浅浅的宠溺。

    沈妙言急忙掏出帕子,为他将唇角的血液擦掉,却见他面色极为苍白,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君天澜静静看了她一眼。

    琥珀色瞳眸划过诧异,她很快敛去异色,扶着君天澜,对秦熙冷冷道:“秦王伤及太子,意(欲yu)何为?可是要造反?”

    秦熙倚在花圃边,面带无辜地摊开手,眉梢眼角含着轻佻的笑,“本王不过是准备教训自己的小未婚妻,何来造反一说?我的小郡主,你这般大题小做,可是想要谋害亲夫?”

    沈妙言深恶痛绝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扶着君天澜朝秦王府外走。

    跟流氓吵架,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秦熙盯着两人的背影,锋利的双眸眯了眯,“慢着。”

    “你还想做什么?”沈妙言回头,声音冰冷。

    君天澜盯着前方的虚空,凤眸流转过淡淡的冷意,不再让沈妙言扶着自己,转(身shen)将她挡在自己(身shen)后。

    他立在原地的(身shen)影高大(挺ting)拔,面色冷峻如常,“秦王还有何贵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