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07章 宣王在心疼?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随着秦熙踏进门槛,北灵歌不可自抑地抖了抖(身shen)子。

    君舒影仍旧慵懒地靠坐着,“你留她无用,不如送给本王。”

    “罢了,宣王既喜欢,拿去就是。”秦熙缓了脸色,不以为意的姿态,好似只是随手送出去一只小猫小狗。

    他撩起后裾,在他对面落座,从怀中取出明黄色的卷轴,朝君舒影扬了扬,“本王刚刚去宫中,请皇上将大婚(日ri)期提前。”

    君舒影眸光闪了闪。

    秦熙盯着他的神色,唇角的笑容越发浓烈,“就在三(日ri)后。想来,本王那位小未婚妻,也该接到圣旨了。”

    话音落地,大厅中一片寂静。

    君舒影垂眸,端起手边的茶,轻轻呷了一口,绝艳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qing)绪,“恭喜。”

    秦熙摩挲着下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宣王心疼?”

    君舒影喝茶的动作顿了顿,继而将茶盖盖上,轻轻搁到案几上,“本王与她的那些(情qing)事,早已成为过去。不过……”

    他抬眸,眸光极为冷冽摄人,“你若胆敢再像上次那般伤她,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本王要你待她不离不弃,此生只她一人。”

    秦熙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把玩着手球,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与此同时,东流院。

    沈妙言等那传旨的太监走了,一把将圣旨丢到地上,蹦上去使劲儿地踩,“该死的秦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厚脸皮的男人!还有那个狗皇帝,肯定是打着把我嫁给秦熙,好换取他用二十万兵权支持君舒影的鬼主意!一群无能的男人,就知道拿女人做交易!”

    她越说越气,拂衣等人劝了好久,才将她从圣旨上拉下来。

    圣旨上已然全是脚印,惨不忍睹。

    沈妙言被秦熙气得吃不下饭,去华容池泡了个温泉,本想让脑子静静,却越泡越气,最后匆匆钻出水面,(套tao)了衣裳奔进寝屋,一把抱住昏迷不醒的君天澜,语带委屈,“四哥,他们都欺负我……”

    君天澜冷峻精致的面容在灯火下沉寂着,没有任何波澜。

    沈妙言诉说了会儿委屈,见他没有回应,忍不住用双手捧住他的脸,将他的脸颊朝中间挤,“你还不醒,莫非你是想让我嫁给秦熙?可我就算出家做姑子,都不想嫁给那个死变态呀!”

    从前只觉得秦熙顶多暴虐了些,可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儿,叫她意识到,这个秦熙的疯狂程度,比君家的男人还可怕!

    鬼知道他过去都经历了什么!

    小姑娘抱怨了会儿,见君天澜仍是不醒,有些泄气,低头亲了亲他的嘴唇,起(身shen)将烛火挑亮,又从(床chuang)头抽出一本书,“四哥,我读书给你听吧?”

    她盘膝在(床chuang)上坐了,将古书翻开来放在膝盖上,声音软糯认真,“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

    读着读着,她的心由浮躁慢慢变得沉稳下来。

    屋中静谧,只剩下秋虫伴着小姑娘抑扬顿挫的读书声。

    雕窗外,(身shen)着太子妃服制的美貌女子正默然而立。

    她透过昏黄的窗户,亲眼看见拔步(床chuang)上的两个人待在一起,尽管没有任何互动,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竟意外地令人心中安宁。

    仿佛他们是一对成婚多年的夫妻。

    这个认知叫她心里不舒服,她很快收回视线,美丽端庄的面容浮起冷笑,“乐阳郡主出嫁在即,本妃该为她挑些嫁妆才是。碧儿,咱们回荣安院。”

    碧儿得意洋洋地扫了眼屈膝行礼的拂衣等人,扶起薛宝璋的手,骄傲道:“娘娘说的是,等这乐阳郡主嫁出去了,那些不长眼的奴婢,也该看清楚,谁才是太子府名正言顺的女主子!”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沈妙言大早上的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她从(床chuang)上爬起来,披了(身shen)衣裳,打开寝屋大门,就瞧见庭院里俨然是两军对垒的仗势。

    以夜凛等人为首的太子府侍卫们手持刀剑守在门外,对面,以萧城烨为首的(禁jin)卫军,面无表(情qing),在庭院中排列整齐。

    她揉了揉惺忪睡眼,声音散漫,“萧将军这一大早的,是做什么?”

    “皇上口谕,命臣护送郡主出嫁。”萧城烨声音冷冷,眉宇间的那道疤使他看起来格外冷硬迫人。

    “哦……”沈妙言依旧是淡淡的样子,“可我没有嫁衣,怎么嫁人呢?”

    “乐阳不必忧心,嫁衣及嫁妆等物,本妃早已为你准备齐全。”

    柔婉的声音响起,沈妙言偏头看去,薛宝璋笑吟吟地走过来,(身shen)后跟着的几名婢女皆都捧着托盘,托盘上那红艳艳的衣裳、黄橙橙的冠子,不是嫁衣凤冠又是什么!

    薛宝璋走过来,亲昵地拉起她的手,“(殿dian)下视乐阳为亲妹妹,本妃亦是如此。秦王年纪轻轻却已是战功赫赫,实乃女子佳配,乐阳嫁过去,想来会非常幸福。”

    沈妙言抽回自己的手,扫了眼萧城烨和他(身shen)后的军队,态度骤然冷淡,“就算嫁人,我也要更衣梳洗,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吧。”

    拂衣和添香立即捧过那些托盘,随她一同进入寝屋,将屋门从里面紧紧锁上。

    沈妙言小脸遍布寒霜,夺过那(套tao)嫁衣,直接扔在地上踩了一脚,回头望了眼躺在(床chuang)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又咬了咬唇瓣,提起裙裾朝窗户奔去,“我先逃出太子府,去外面避避风头!”

    谁知刚推开窗,就瞧见数十名(禁jin)卫军正严阵以待,默默地盯着她。

    她讪讪收回撑上窗台的手,“砰”一声关拢窗户,哭丧着小脸跑到拔步(床chuang)前,伸手去推君天澜,“四哥,你快醒醒,我就要被秦熙((逼))婚了!”

    (床chuang)上的男人睫毛微动。

    沈妙言一惊,“四哥?!”

    君天澜面容沉寂,仿佛刚刚的睫毛微动,只是错觉。

    小姑娘轻轻抚摸那张冷峻精致的面庞,眼中都是失望。

    外面适时响起萧城烨冷冰冰的催促声:“吉时快到了。郡主若是换不好衣裳,本将军不介意派人进去帮你换。”

    沈妙言偏头瞪了眼紧闭的房门,心一横,起(身shen)朝隔间走去,“拂衣,为我更衣!”

    先嫁了拖延时间再说,总归不能让秦熙发现四哥昏迷不醒。

    ——

    秦熙快挂了,别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