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09章 血洗秦府(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脸上浮起温柔的笑,冲他招招手,“你过来。”

    小男孩儿双手背在(身shen)后,有些腼腆地蹭进来,小脸微红。

    “你是秦府的人?”沈妙言问道。

    小男孩儿点点头,将背着的双手伸到她面前。

    沈妙言看过去,他手上正拿着两个(热re)气腾腾的(肉rou)包子。

    “给我的?”她问。

    小男孩儿羞怯地点点头。

    沈妙言乐呵呵地接过,咬了大口,赞道:“真好吃!”

    小男孩儿抬眸,仍是腼腆的模样,“姐姐,你真漂亮……”

    被人夸奖漂亮乃是好事,沈妙言摸了摸脸蛋,有些不好意思。

    “姐姐,你成了秦大哥的妻子,会一直陪着秦大哥吗?”小男孩儿眨巴着萌萌的眼睛,问得小心翼翼。

    “唔……”沈妙言咬着包子,眸光微动,淡淡道,“聚散离合乃是人间常事,没有谁能够一直陪着谁。”

    小男孩儿眼睛里立即现出失望。

    沈妙言抬眸瞧见,灿然一笑,“咱们不提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秦楠,秦爷爷说,希望我像楠树一样,茁壮长大!”小男孩儿脸上全是欢喜,“我是秦爷爷托付给秦大哥的,秦大哥待我很好,还教我练武呢!”

    说着,摆出了一个武打的姿势。

    沈妙言拿帕子擦了擦唇角,“秦爷爷?”

    “是啊!”秦楠收了动作,搬了个小墩子坐在沈妙言腿边,“秦大哥也是秦爷爷捡来的孤儿,后来秦大哥打败了敌寇,被封为王爷,给秦爷爷和我们送去了好多吃的用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秦爷爷说,秦大哥变成了坏人,不许我们与秦大哥说话来往。”

    “两年前,秦爷爷得了重病,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于是写了封信,让我们带着信来找秦大哥。秦大哥看了信,就把我们都收留在府中,还请私塾先生教我们读书认字呢!”

    沈妙言盯着秦楠,他的眼神还很纯净,那是小孩子才有的眼神。

    她垂下眼帘,遮掩了眼睛里的古怪。

    秦楠伸出小手,拉了拉她的衣襟,“秦爷爷说秦大哥是坏人,我出府玩儿时,还听见街上有书生议论,说秦大哥是草菅人命的乱臣贼子。可是秦大哥明明哥待我们很好呀……姐姐,为什么大家都说秦大哥是坏人呢?”

    他仰着头,眼神澄澈无邪。

    沈妙言望着这么一双眼睛,竟不知如何回答。

    素问正好拎着食盒进来,瞟了眼那小男孩儿,“郡主,他是……”

    “他叫秦楠,算是秦熙的……弟弟?”沈妙言走到桌边坐下,朝他招招手,“你要不要与我一起吃晚餐?”

    秦楠怯怯地摇摇头,望了眼素问,飞快跑走了。

    素问把食盒里的菜肴一盘盘摆到圆桌上,“郡主,这秦王府危机四伏,您怎么能随便跟人说话?万一他心怀不轨——”

    “我的好素问,他不过才七八岁,有什么可怕的?”沈妙言无奈地拉过素问的胳膊,让她也坐下来,“这桌上有酒,咱们一块喝点儿。”

    霞光万里,天际瑰丽。

    夕阳一点点沉入地平线下,黑暗宛如无处不在的野兽,渐渐吞噬了整座镐京城。

    秦王府宴席渐歇,宾客们醉醺醺地被送出秦王府的大门,坐上各自的软轿或马车,缓缓朝自家府邸而去。

    老管家站在王府门口,笑眯眯送走最后一批客人,背着双手正要回府,却见外面起了风。

    他抬头,屋檐下血红的风灯在夜风中摇曳,将府前那两尊石狮子的影子也给拉得摇来晃去。

    “起风了啊……”

    他紧了紧衣衫,决定回去喝两壶酒,暖暖(身shen)子。

    就在他转(身shen)的刹那,铁蹄声自巷子口响起。

    由起初的零零散散,到逐渐连成一片,到最后,铺天盖地,

    他回转(身shen),寻着声音,好奇地朝巷子口张望,刚探出半个(身shen)子,一支箭穿云而来,直接(射she)进了他的心脏。

    (身shen)着绣金松石墨色锦袍的男人勒住胯下的疾风,面无表(情qing)地收了弓箭,抬头,秦王府的匾额,在朦胧夜色和风灯的淡淡光晕中,流转着暗金色光晕。

    无数太子府的侍卫在他背后排列整齐,严阵以待。

    压抑的沉默中,他挽弓拉箭,箭头“咻”一声刺破空气,直接将那块匾额(射she)落。

    秦王府内。

    满院桌椅乱放,杯盘狼藉。

    秦熙端坐在上座,正对月饮酒,守门的小厮战战兢兢地滚进来禀报:“(殿dian)下、(殿dian)下!不好了,太子带兵围了咱们王府!”

    “哦?”锋利的眉眼染上血色,(身shen)着新郎喜服的男人起(身shen),薄唇挑起的弧度透着十足的讽刺,“他的动作,倒是比本王想象的还要快……”

    “(殿dian)下,这可如何是好?”小厮满脸焦急。

    秦熙盯着前方,吹了声口哨。

    无数暗卫从黑暗的四面八方涌了进来,手持兵刃,在院中严阵以待。

    “守着。”他撂下这两个字,面无表(情qing)地转(身shen)朝后院而去。

    后院新房,沈妙言喝了小半壶酒,一手撑额,正拉着素问唠嗑儿。

    秦熙从外面大步跨进来,瞧见面颊酡红的小姑娘,上前一把捏住她的手腕,满脸冷笑,“太子来了。”

    沈妙言睁开眼,瞳眸尚算清明,“四哥?”

    “跟本王过来!”秦熙拉着她,不由分说地朝门外走。

    “你想做什么?!”沈妙言拼命挣扎,跟着这人,绝对不会有好事。

    素问急忙想上前帮忙,却被秦熙一掌击中,整个人宛如断线的风筝,重重撞到墙壁上,无力地摔落在地。

    “你放手!”沈妙言急了,一边回头看素问,一边不停地去捶打这个男人,“放手!你听见没有!”

    秦熙正要动手去打沈妙言,小姑娘一把取下鬓间的霞草花发簪,紧紧抵着他的咽喉,“我说,放手!”

    簪子的尖部已经微微刺进他的脖颈,渗出点点血珠。

    秦熙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狼崽子,也会咬人?”

    沈妙言双眸发狠,一字一顿,“狼崽子,也是狼。”

    外面喊杀声起。

    两人望向窗外,无数带火的利箭从半空中掠来,一眼看去密密麻麻。

    火箭落在干燥的木制品上,很快将木头也带的燃烧起来,霎时整座院落火光冲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