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12章 秦熙之死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舒影微笑。

    秦熙见他没有异议,勒马回(身shen),朝为首的马车而去,对其中最大的一个男孩子道:“皇上有令,让我去办一件大事,我恐怕不能带你们去北狄了。车中备着的金银足够你们用,你要把弟弟妹妹们好好带大。”

    那个男孩儿是这群孩子里唯一懂事的一个,自然知道秦熙这番话背后的意思。

    他双眼噙起泪花,满脸都是愤怒,“秦大哥,我们不怕死!不是说好了吗?大家在一起,才是家!秦大哥这么抛下我们,是不肯把我们当成家人!”

    秦熙轻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压低了声音,“我此生行事,暴虐荒唐。坊间说我草菅人命、荒(淫yin)无道,都是真的。我犯下的罪孽,连我自己都数不清。可我最后,却想做一件好事,我想让你们好好活下去。乖,让我做这最后一件好事吧。”

    男孩儿泣不成声。

    那些丁点大的孩子疑惑地望着这边,不懂为什么他们的秦大哥看起来脸色那么凝重。

    男孩儿抬袖擦去眼泪,深深凝了眼秦熙,最后含泪驾着马车离去。

    月色如水。

    秦熙目视那几辆载满孤儿的马车,在山道上远去,素来凌厉冷漠的双眸含着些许柔和,仿佛是瞳眸中盛进了世间最温柔的月光。

    大大小小的孩子争先恐后地从车窗中探出头,冲他挥手作别:“秦大哥,我们在北狄等你!你完成了秘密任务,一定要来找我们呀!”

    “秦大哥,我们等你来北狄,一起去看冰雕和雪莲花!”

    (奶nai)声(奶nai)气的作别声音,回((荡dang)dang)在整个山野林间。

    秦熙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些。

    直到马车彻底从视线中消失,君舒影才淡淡道:“兵符。”

    秦熙从怀中取出一枚青铜锻造的兵符,扔给了君舒影。

    君舒影接过,递给(身shen)后的张祁云,张祁云翻过来覆过去看了许久,才轻声道:“是真的。”

    君舒影瞥了眼秦熙,淡淡道:“自己动手吧。”

    也算是保全颜面。

    漆黑的山峦,在深蓝色的天际处起伏。

    夜幕上的乌云渐渐移走,那轮弯月越发明晰,银色月光遍洒大地,林间树叶熠熠生辉,随着秋风从枝头坠落,仿佛是在下一场秋雪。

    古老的榕树下,(身shen)着细铠的男人拄着长刀,单膝跪地。

    他的脖颈间有一道血线,汨汨淌下许多血,流进黑色铠甲中,在月光下,触目惊心。

    往(日ri)里锋利的眉眼,在此刻显得异常平静,甚至,那瞳眸里还隐隐带着点儿温柔。

    他想起了过去的许多事,在他飞黄腾达、获得荣华富贵前的许多事。

    他是孤儿出(身shen),从小过着颠沛流离、时时遭人轻((贱jian)jian)嫌弃的(日ri)子,在他快要饿死街头,决意不顾一切去抢人银钱时,是秦爷捡了他。

    秦爷说,有些错事不能犯,犯了一次,就会再犯第二次。

    他说人的品行不能歪,歪了一次,得了便宜,就会想着再歪一次,再歪一次……

    以致最后,彻底成了品行不端的恶人。

    所以,他为他取名熙,光明之意。

    可是,这个世界不公平啊,他不去抢人家的,他就活下不去啊!

    也曾立志要成为那些贵人中的一个,也曾立志要改变这个不公的世界,可当他穿上华丽的锦袍、享受起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的快活(日ri)子时,年少时的抱负,竟全都被抛之脑后。

    他的目光不再停留在穷人(身shen)上,他开始向往更富贵的生活,开始向往那高高在上的权势。

    他觉得他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得到这一切,为什么那些贫((贱jian)jian)之人不可以?

    当年除了秦爷,旁人不曾帮过他,那么如今他飞黄腾达了,他又凭什么要去帮助那些人?

    秦熙缓缓仰起头,瞳眸中倒映出了那轮弯月。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心思,扭曲成了这样?

    如此的……

    不堪。

    若再有机会,若再有机会……

    树叶被夜风吹得零零落落,闪烁着月光的清辉,徐徐坠落在他的发梢、肩上。

    一代枭雄,独对明月,大睁着眼睛,在懊悔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君舒影收回视线,勒马朝镐京城而去,“把他葬了。”

    ……

    翌(日ri),金銮(殿dian)上。

    君烈听君舒影禀报了秦熙之死,顿时气得不可自抑,冷厉的目光落在君天澜(身shen)上,怒声道:“你干的?!”

    君天澜垂眸出列,朝他拱手,“儿臣昨晚得知秦熙征战北狄的真相,一时义愤填膺,所以才带着太子府的侍卫夜闯秦王府。本(欲yu)问他个究竟,可儿臣抵达秦王府时,秦熙早已不知去向,许是畏罪潜逃了。”

    “畏罪潜逃?!”君烈冷笑,将手中的碧玺手串甩得啪啪作响,“他才为大周立下赫赫战功,他潜逃哪门子?!”

    君天澜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上前几步,交给福公公,“这是儿臣无意中获得的文书往来。其中,还有北狄皇族交给秦熙的降书。北狄皇族已经投降,可秦熙却置若罔闻,仍旧将他们屠戮殆尽……”

    群臣皆都震惊地望向君天澜,他们只知秦王杀了北狄所有的皇族与官僚,却并不知原来北狄在之前已经递了降书!

    君天澜(身shen)着明黄色太子服制,站在那里的(身shen)影笔(挺ting)如松,高大而令人信服,“这一场战役,尽管我大周获得北狄三千里封地,却赢得毫无人道。秦熙,其罪当诛!”

    君烈沉默着看完那几封信笺,朝堂中的氛围逐渐紧张起来。

    半晌后,他将那沓信放到旁边,凤眸眯起,“即便如此,你也无权带着侍卫擅自闯入秦王府,大杀无辜……”

    “儿臣并未杀害秦熙。”君天澜拱手。

    君舒影适时出列,“启禀父皇,儿臣昨夜听闻皇兄带兵闯入秦王府,恐怕秦王遭遇不测,于是特地前去秦府一看究竟。谁知半路却遇上秦王府逃难出来的下人,说是秦王已经离开镐京城,往北狄而去。”

    他说着,那张绝艳的脸上,多了几分喟叹,“儿臣寻思着,秦王乃是难得的将才,即便犯错,也该加以宽宥。因此儿臣特地去郊外追秦王,谁知却正好目睹秦王自刎。儿臣想,许是秦王自己认为造孽太多,所以才选择了这一条路。”

    他轻轻摇首,只字未提北狄二十万兵权一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