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43章 赵婉儿的险恶用心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家眷们皆都站在官员们(身shen)后,肃穆以待。

    君怀瑾在不远处停下,指着其中一处,惊讶道:“你们瞧,草原的人也来了!”

    沈妙言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一眼看到鹤立鸡群的阿狮兰。

    目光在阿狮兰(身shen)边转了转,他四周是一些草原贵族,其中并没有拓跋珠。

    许是怀孕了,不能长途跋涉?她想着,又朝旁边看,惊诧地发现楚国贵族也到了。

    谢陶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小声:“妙妙你瞧,那些男人都编着小辫子。”

    她顺着谢陶的视线看去,瞧见最接近锦绣大(殿dian)的站位上,立着个(身shen)姿高大的男人,他脚踏牛皮长靴,裤腿很随意地扎进靴口,外面松松垮垮地(套tao)着件窄袖外裳,腰(身shen)劲瘦,一头长发扎成细辫披散在腰下,侧脸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含着几许轻佻的笑,正是那夜元宵节,在画舫遇见的魏国男人。

    似乎是叫,魏长歌?

    视线转了转,只见魏长歌(身shen)边,站着魏国的贵族,其中一名少女,仪容高贵,她瞧着有些面熟。

    沈妙言仔细想了想,忽然想起来,这女人不正是当初被四哥找到的魏国郡主,沈青青吗?

    没想到她也来了。

    她将目光放得更远些,只见她家四哥正面无表(情qing)地站在魏长歌对面。

    两人隔着红毯对视的模样,竟莫名有点儿敌意。

    大周其他皇子,皆都面容冷肃地站在四哥(身shen)旁。

    此时天光破晓,万缕金阳洒落在皇宫重重叠叠的琉璃瓦上,她看见她的四哥一(身shen)明黄色太子服制宛如镀着层金光,即便站在那些出众的皇子之中,也仍旧出类拔萃,仿佛天生的帝皇。

    她正看得发痴时,宫门尽头传来一道道太监们响亮的高声唱喏:“大周帝后、魏国皇帝、楚国帝后、赵国太子、草原可汗及王后,到——”

    那唱喏声回((荡dang)dang)在整座皇宫。

    沈妙言等三个姑娘急忙挤进红毯两侧的队伍中。

    灿烂的朝阳中,沈妙言偏过头,看见君烈(身shen)着最隆重的金色龙袍,头戴十二垂珠的帝冕,执着顾皇后的手,走在最前面,沿红毯缓步而来。

    威严,庄重。

    围观众人,皆都按照(身shen)份等级,行大礼。

    明明广场中人数多达上千,可此时却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皆都屏息凝神,唯恐惊扰了这四国盛典。

    沈妙言撩起裙裾,正要跪下行礼,刚弯下膝盖,忽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

    她(身shen)形不稳,猛地朝前栽倒,正趴在红毯中央。

    四周越发寂静,无数道目光,落在她(身shen)上。

    少女余光注意到落在她(身shen)边的那双牛皮长靴,心头一怔,正要告罪,那人却弯下腰,疑惑地抬起她的脸。

    她惊慌地抬眸,正对上魏帝深邃的双眼。

    走在前面的君烈回转(身shen),瞧见又是沈妙言闯祸,不由蹙眉,厉声道:“乐阳,你在做什么?!”

    “皇上恕罪,刚刚有人……”

    她偏过头,自己刚刚站的地方,旁边半个人影都没有。

    她的声音弱了下去。

    君烈颇有些气急败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来人,把她给朕——”

    “且慢。”

    温和的声音响起,沈妙言惊诧地抬头,魏帝负手而立,他蓄着美髯须,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姿容颇为高大出众,眉眼之间都是睿智。

    他看了眼跪坐在地的少女,笑道:“大周皇帝,朕瞧着此女,甚是亲切,扰乱祭奠这事儿,就罢了吧。”

    说着,不等君烈发话,低头朝沈妙言眨了眨眼睛。

    沈妙言瞬间会意,急忙爬起来,朝君烈微一屈膝,“谢皇上恩典!”

    话音落地,自动退至红毯一侧。

    君烈嘴角微抽,不好再同她计较,只携着顾皇后,憋着股气继续朝前走。

    沈妙言望了眼他的背影,抬手抚了抚(胸xiong)口,悄悄松了口气。

    锦绣大(殿dian)的台阶下,君舒影默默偏头望向君天澜。

    两人视线碰了下,似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三国皇帝,加上赵国太子和草原可汗,一同在香案上祭过天,司马辰(身shen)着道袍走过来,又进行了一场庄重的仪式,念了些沈妙言全然听不懂的古老誓词,四国会盟才算告一段落。

    众人进了锦绣大(殿dian),落座后开始上歌舞,庄重端肃的气氛才稍稍缓解。

    沈妙言坐在君天澜(身shen)边,她右手边则盘膝坐着君怀瑾。

    礼乐声中,君怀瑾凑到沈妙言耳畔,低声道:“刚刚,我看见是谁推你了。”

    “谁?”

    君怀瑾斜眼望向正对面的赵婉儿。

    沈妙言追着她的视线看去,赵婉儿正与沈青青亲切地说话。

    琥珀色瞳眸,立即多出几分冷意。

    四国会盟的盛典,乃是关系到天下和平的关键,自然不容人随意破坏。

    若没有魏帝替她说话,她此刻或许早就被扔进天牢了。

    赵婉儿年纪虽小,其心可诛!

    正愤恨间,君天澜在桌案下轻轻握住她的手,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赵婉儿的脸,淡淡道:“若嫌她碍事,等宴会结束,叫棠之动手。”

    他的声音稀松平常,仿佛只是在讨论晚上吃什么。

    沈妙言瞪了他一眼,“我要自己来。”

    正说着,歌舞渐渐退下,四国的贵族,从楚国贵族开始,逐一敬献起寿礼。

    沈妙言敛了眉眼,起(身shen)悄悄离席。

    君怀瑾是凑(热re)闹的(性xing)子,自然毫不犹豫地跟上。

    出了锦绣大(殿dian),沈妙言问了宫婢摆放礼物的偏(殿dian)在哪儿,匆匆朝那偏(殿dian)走去。

    偏(殿dian)门口自然有(禁jin)卫军拦着,沈妙言从荷包里取出一枚白玉牌在那两个(禁jin)卫军面前晃了晃,两人紧忙把门让开。

    君怀瑾吃惊地跟进去,捧住沈妙言的手腕,“我的好嫂嫂,这是个什么东西啊?是我皇兄送你的吗?好厉害!”

    沈妙言白了她一眼,将白玉牌收到荷包里,“是君舒影的东西。”

    这是她以前待在宣王府,君舒影给她的。

    之前去慕(情qing)馆地宫时用过一回,她总觉得这玉牌来头不小,又好使得很,于是就一直藏在(身shen)上,好歹没让四哥给她搜罗走。

    两人摸到赵国摆放礼物的隔间,沈妙言一眼看到红绸布盖着的四扇屏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