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66章 拓跋珠,出事了!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若非为了安抚皇姑(奶nai)(奶nai),他说什么,都要退了这门他未出世时订下的亲事。

    沈青青自然不知道他这些心理,又委屈又愤怒地被宫婢带下去,临走前,不甘的眼神还在往沈妙言那儿飘。

    君天澜回到锦绣大(殿dian),见沈妙言完好无损地吃着饼,心头微微放松,走到她(身shen)边,摸了摸她的脑袋,“赢了?”

    “嗯!”

    她使劲儿一点头,眉眼弯弯,小脸上都是骄傲。

    不远处,君舒影把她幸福的表(情qing)尽收眼底,唇角莫名上翘了些。

    很快有大太监登上汉白玉台阶,宣布比赛获胜方乃是大周。

    君怀瑾凑到沈妙言跟前,拿折扇挡住嘴巴,笑呵呵道:“听说那赵家兄妹,还被困在第一关呢!”

    沈妙言惊诧地瞪大眼睛,“还在第一关?!”

    这都过去两个时辰了,他们竟然还在第一关猜谜,就这脑子,妩姐姐想要复仇,简直是易如反掌啊!

    “本小爷打听到他们猜的谜语了,好似是:进洞像龙,出洞像凤,凤生百子,百子成龙。”君怀瑾摩挲着下巴,“别说,这谜语还(挺ting)难。便是我,一时半会儿也想出不来。”

    她话音落地,四周听见的人都起了兴致,纷纷跟着猜起来。

    君舒影微一思忖,细长妩媚的丹凤眼中掠过暗芒,含笑望向旁边的魏成阳,“魏帝可知晓答案?”

    魏成阳蹙着深眉,仔细想了会儿,目光落在魏长歌(身shen)上。

    魏长歌正喝着烈酒,察觉到他的目光,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辫子,笑道:“臣弟曾游览天下,这道谜题,答案是一种动物,咱们魏国没有。皇兄不知道,也是(情qing)理之中。”

    说着,桃花眼含了几分挑衅,望向对面的君天澜,“不知大周太子,可知道答案是什么?”

    君天澜保持着端坐的姿势,面容淡漠,并不理会他的话,只挽袖,亲自给沈妙言斟茶。

    沈妙言正好吃饼吃的有些渴,接过茶盏,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语气颇有些傲(娇jiao),“这谜题也太简单了,四哥都懒得跟你玩儿。”

    魏长歌饶有兴致地挑眉,“乐阳郡主知晓答案?”

    四周的大官贵族纷纷望向沈妙言,他们都猜不出来。

    少女抬起帕子,优雅地擦拭过唇角,“答案正是,蚕。”

    “何解?”魏长歌越看越觉得这妞儿可(爱ai),那眉梢眼角的倔强和傲(娇jiao),真对他的胃口!

    沈妙言声音清脆,“进洞像龙,指的是蚕宝宝。出洞像凤,乃是指蚕宝宝破茧成蛾,可以飞。蛾子产卵,数量巨大,等孵化出来,就是好多条蚕宝宝。所以这答案,就是蚕。”

    此时已临近傍晚,她(身shen)着隆重的绯色衣裙,坐在夕阳的柔光里,被狐狸毛衬着的小脸天香国色,仿佛神女降世,风姿卓绝。

    加上眉宇间那抹灵动和骄傲,简直漂亮得叫人挪不开眼。

    魏长歌有瞬间怔愣。

    君天澜轻咳一声,淡淡道:“入夜之后,宫中备有夜宴,诸位可移步行宫,稍作歇息。”

    说罢,握住沈妙言的小手,带她率先离开。

    魏长歌摩挲着下巴,视线追随沈妙言走远。

    君天澜与沈妙言来到一座供人休息的偏(殿dian),(殿dian)中燃着暖炉,非常温暖舒服。

    沈妙言午后没睡觉,很有些困倦,于是一进去就踢掉绣花鞋跑到(床chuang)上,将锦被拉到(身shen)上,眨巴着眼睛去瞅君天澜,“你要睡会儿吗?”

    君天澜在(床chuang)榻边坐了,让她躺下去,亲自替她将被褥掖好,“前朝那边还有事(情qing)要处理,你乖乖睡觉,夜凛也夜寒守在门外,有事唤他们。”

    少女点点头,乖巧地闭上眼睛。

    君天澜把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暗红色瞳眸透着些微复杂。

    今天早上进宫前,他特地让小丫头在府中吃了很多,因此用午膳时,她才没有在众人前暴露出那惊人的食量。

    魏国皇族的血统实在太过令人注目,他不知道,她的(身shen)份还能瞒多久……

    他垂下眼帘,俯(身shen)亲了亲她柔软的唇瓣,继而离开。

    (殿dian)中点着安神香,沈妙言惬意地睡了小半个时辰。

    直到夜色彻底笼罩皇宫,她才被门外一阵吵闹声惊醒。

    她坐起来,揉揉眼睛,冷声道:“吵什么?”

    (殿dian)外响起夜凛的声音:“郡主,草原的阿狮兰想要见您。”

    沈妙言下(床chuang)稍作梳洗,端坐到一把大椅上,淡淡道:“让他进来。”

    (殿dian)门被推开,(身shen)着草原服饰的高大男人跨进门槛,他(身shen)后,夜凛与夜寒寸步不离地跟着。

    阿狮兰走到沈妙言跟前,侧头看了眼,冷冷道:“我要和乐阳郡主密谈,请你们出去。”

    两人巍然不动。

    沈妙言捧着杯(热re)茶,给了两人一个眼神。

    两人犹豫了下,还是退了出去。

    “坐。”沈妙言抬手,目光从阿狮兰脸上扫过,只见他那头棕色的卷毛被随意束在脑后,海蓝色的双眼,透出复杂与从未有过的深邃,眼下还隐隐有着憔悴的青黑色。

    她收回视线,记得上次看见阿狮兰时,他与阿珠站在一块儿,很是意气风发。

    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她试探地问道:“阿珠出事了?”

    “你们汉人,果然聪明。”阿狮兰眸中都是燃烧的火焰,“上次来镐京,她的左腿摔伤了,巫医说只是轻伤,修养几天就会好。可是珠儿用了你们的药,不但没见好,反而更加严重!”

    因为愤怒,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几近扭曲狰狞,“你知道吗?她的左腿废了,她再也不能跳舞了!她那么喜欢跳舞!”

    沈妙言捧着茶盏的手,陡然收紧,“左腿,废了?”

    阿狮兰气得一拳捶到花几上,“舞蹈是珠儿生命的全部,不能跳舞的珠儿,就是被剪去翅膀的蝴蝶!你以为,我来镐京是为了什么?!我就是来报仇的!我要找到谋害珠儿的真凶,我要为她报仇!”

    沈妙言垂下眼帘,她还记得拓跋珠穿着绣满金线的舞裙,在高台上恣意跳舞的模样,那么轻盈,那么美丽,像一只翩跹过花丛的金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