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67章 我的小妙妙,我该把你怎么办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妙妙,我这些年,亲眼目睹了草原边境的一些战事。我知道天底下还有很多百姓,痛苦地生活在水深火(热re)中。

    ——我啊,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草原的舞蹈带去四国,让天下黎民,少几分疼痛,多几分快乐……

    她还记得那个灵动的少女,卧伤在(床chuang)时,曾跟她说过的这些话。

    话音犹在耳畔,可那个给世间带来快乐的梦想,却再也没有机会完成。

    鼻尖泛酸,她轻声道:“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巫医检查了珠儿用的药,正是贵国宣王妃所赠的药物,让珠儿再也不能舞蹈!”

    阿狮兰紧紧攥起拳头,那么高大的男人,此时眼中竟隐隐含着泪花。

    他的珠儿,那么漂亮,那么骄傲,那么善良,竟然再也不能跳舞……

    而这一切,都是谢昭害的!

    “果然是她……”沈妙言闭上双眼,不让眼泪掉落。

    她记得第一次去草原时,拓跋珠用跳舞打败谢昭,在天下人面前,展示了草原明珠的美丽。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谢昭就嫉恨上拓跋珠了吧?

    她忽然睁开泛红的眼,轻声问道:“你可有把此事告诉可汗?他怎么说?”

    阿狮兰更加气愤,“可汗他一口否定,绝不可能是谢昭所为!他说谢昭最是善良不过,不可能会谋害珠儿!就算我把证据摆在他面前,他也不肯承认!我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珠儿是他的亲妹妹啊,他怎么能这般袒护凶手?!”

    草原人(性xing)格率真简单,并不懂诸国的弯弯绕绕、蝇营狗苟。

    可沈妙言却在瞬间就猜想到,拓跋烈为何会这么说。

    第一,拓跋烈如今娶的王后乃是君子佩,是君舒影的亲姐姐,而谢昭,是君舒影的王妃,怎么算,都该是自己人。

    第二,拓跋烈,或许看上了谢昭。

    她并未忘记,当初谢昭一支掌上舞,是在拓跋烈手掌上跳的。

    再加上,君舒影似乎特别嫌恶谢昭,就好像谢昭曾经做过什么肮脏的事一般。

    所有被人忽略的细节,在此刻汇聚成河。

    真相,呼之(欲yu)出。

    “你想如何报仇?”她抬起眼帘,认真地盯向阿狮兰。

    阿狮兰狠狠道:“杀了谢昭!”

    “我帮你。”沈妙言说的毫不犹豫,“今(日ri)万寿节,四国斗智,魏国输给了周国。凭着魏国的强势,恐怕还要再来一场比武博回颜面。而最好的比试场所,就是狩猎场。届时人多眼杂,刀剑无眼,宣王妃一时不察被箭(射she)中,也是有的……”

    琥珀色瞳眸在灯火下闪烁着光影,明与暗在其中交汇。

    独属于少女的天真无邪,在滔天的愤怒下,早已消弭无踪。

    阿狮兰走后,沈妙言望了眼角落里的滴漏,距离开宴还有半个时辰。

    她系了件厚实的绯色斗篷,捧着珐琅彩掐金丝小暖炉,不准夜凛和夜寒跟着,独自沿着游廊散步。

    宫中游廊雕梁画栋,每隔几步,廊下就挂着一盏绘着仕女图的垂流苏宫灯。

    一盏盏灯火映在游廊外的水中,隐约可见有锦鲤在其中游动,景致凄迷美艳。

    空气中弥漫着冰雪的凛冽和梅花的清香,煞是好闻。

    她漫无目的的走了片刻,忽然瞧见有巴掌大的金蝴蝶翩跹而过。

    “这时节,竟也有蝴蝶出没……”

    她望着那蝴蝶,金色的蝶,翩跹而舞,宛如草原上那个(身shen)着金色舞裙的少女。

    她下意识地追了上去。

    蝴蝶径直飞入御花园。

    在梅花枝头上飞飞停停,最后竟飞进了一座精致的木制朱楼小院。

    沈妙言抱着暖炉站在朱楼外,忽觉此(情qing)此景甚是熟悉。

    她清楚地记得,当初她也是追着一只金蝴蝶进了这紫竹小苑,不料却被君舒影发现。

    他们的故事,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吗?

    还是,更早之前?

    她眸中复杂,抬步,推开虚掩的院门,进了紫竹小苑。

    朱楼中灯火通明,却静悄悄的半点儿声音都没有。

    指尖拂拭过那些漂亮的竹制家具,一阵夜风从窗外袭来,让她忍不住将斗篷裹得更紧些。

    她正要上前掩上窗户,却见洁白宽大的窗户帷幕翻卷飞动,无数穿着军靴的脚,从下方露了出来。

    那只金蝴蝶在半空中绕了一圈,忽然落在她的发髻上。

    心脏,骤然加速跳动。

    她收回视线,只当什么都没看见,面无表(情qing)地转(身shen),想要离开。

    然而朱楼的雕花木门,却渐渐合拢。

    (身shen)后传来绝美的叹息声,她听见那个男人用碎玉敲冰般的婉转声音,说出恶魔般邪恶的话,“我的小妙妙,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我该把你怎么办呢?囚(禁jin),亦或……灭口?”

    妖娆的莲花香仿若枷锁,从背后萦绕到她的鼻尖。

    那冰凉的刀刃,横在了她的脖颈前。

    ……

    周国皇宫很大,大到就算是皇帝,也有很多地方,根本未曾去过。

    君天澜负手站在一座破败的宫室前,静静注视着庭院中的枯景。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的游廊响起脚步声,(身shen)着魏国服饰的少女急匆匆过来,脸上还蒙着一块轻纱。

    透过轻纱,隐约可见她的面颊上涂着厚厚的药膏,将那道从嘴角到耳根的伤疤尽皆覆盖住。

    她快步走到君天澜(身shen)边,压低声音道:“不知太子(殿dian)下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这个总是冷峻沉默的男人,着实令她畏惧。

    因此在她收到宫女递的消息后,就立即寻了个借口,偷偷潜出行宫赶赴过来。

    君天澜只盯着院中雪景,半个眼神都不曾给她,“可还记得,你真正的(身shen)份?”

    沈青青(身shen)子一僵,低下头,轻声道:“记得。”

    “你如今所享的锦绣荣华,原都不属于你。孤能将你送到魏国郡主的位置上,自然也能轻而易举把你从云端踩进泥里。”

    沈青青也不算太蠢,知晓君天澜今(日ri)特地找她前来说这些,定然是有事(情qing)要交给她做。

    她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太子(殿dian)下若有事吩咐,青青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只要,让她继续享受如今的荣华富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