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68章 恨不得撕开她脸上那层伪善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孤只要你做一件事,继续好好哄着魏国人,别露出任何端倪。妙言不会成为你的障碍,所以你不必对她下手。”

    沈青青脊背窜上一股寒意,原来她对沈妙言做的事(情qing),这个男人竟然都知道!

    她畏惧地抬眸看他,但见他侧脸精致却冷峻。

    周(身shen)气度,威严赫赫更甚从前在楚国时。

    她臣服地跪在他脚边,磕了个头,“是。”

    沈青青走后,夜凉犹如鬼魅般出现在庭院中。

    他朝君天澜单膝跪下,拱手道:“主子!”

    君天澜缓慢地转动指间扳指,“立即出宫告诉白清觉,命他制作一枚可压制魏国血统的丹药。孤明(日ri),就要用。”

    “是!”

    夜凉面无表(情qing)地领命。

    夜色沉沉。

    沈妙言盘膝坐在紫竹小苑二楼的蒲团上,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慵懒地坐在她对面,正慢条斯理地煮茶。

    房中没有任何熏香,只有弥散开的淡淡茶香。

    少女偏头望向窗外,远处的一座座宫(殿dian)灯火辉煌,隐隐有丝竹管弦声随风飘来,那是宫廷舞姬们在紧张地排练等会儿夜宴要跳的舞蹈。

    君舒影优雅地斟了杯茶,递给她。

    沈妙言把茶盏捧在掌心,见他先喝了,才凑近唇畔。

    她轻嗅,茶水很香,没有异味。

    她这才小小地抿了一口。

    君舒影单手托腮,含笑凝视她警惕的面庞,“怕茶中有毒?”

    沈妙言垂眸,拿绣帕轻轻擦拭唇角,并不说话。

    “我若要杀你,易如反掌,用不着使这般卑劣手段。”

    君舒影收回实现,心(情qing)莫名恼火。

    这姑娘,到底把他想象成一个怎样恶毒的男人了?!

    沈妙言静静凝视他灯火下的容颜,“你在朱楼里藏了很多甲兵,你……要((逼))宫?”

    “((逼))宫?”君舒影看她的目光犹如看待白痴,“父皇本就属意我为太子,我何须((逼))宫?”

    见她满脸不解,他忽而轻笑,起(身shen)坐到她(身shen)侧,低头看她的小脸,“再过两刻钟,天下最有权势的人都将齐聚锦绣大(殿dian)。若我趁机控制住他们,无论是兵强马壮的魏国,还是富庶的赵国,抑或秉持中庸之道的楚国,都将对大周俯首称臣。”

    沈妙言惊讶地瞪大眼睛,“可他们是来做客的,你这般挟持他们,乃是无礼至极!”

    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含着几许讽刺,君舒影伸手,轻轻覆在少女的发心,“我的好妙妙,想要夺取天下,光明磊落,是行不通的……”

    沈妙言一把拍开他的手,气愤地起(身shen)朝后退了几步,“君舒影,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卑鄙无耻!”

    男人慵懒地盘膝而坐,绝艳出尘的面庞上,噙起浅浅的微笑,“妙妙,从前的我,也会不耻这种行径。可人,总是会变的……想要得到,先要舍弃。”

    他像是在说深奥的禅语。

    沈妙言头疼不已,只瞪着他不说话。

    君舒影捏住她只喝了一口的茶盏,将唇印在她留下的口脂红印上,细细啜了口茶,眉宇间舒展开妖娆魅惑的轻笑,“这世上,最仁慈的是时光,最残酷的,也是时光。人总会变成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我如此,将来,你也会如此。”

    “我才不会!”

    沈妙言劈手夺过那杯茶,谁知君舒影顺势握住她的手腕,大力把她扯到怀中。

    少女若有若无的体香,迎面而来。

    他低头望向怀中惊慌失措的少女,邪魅地挑起唇角,“好香……”

    沈妙言浑(身shen)都在抖,这样的君舒影,她陌生极了!

    君舒影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面庞,“小妙妙桃花真多,勾搭了君天澜与我还不够,又去招惹我六弟与魏长歌……真叫我嫉妒。”

    他话音落地,却察觉到脖颈一凉。

    一根锋利的钢针,正抵着他的咽喉。

    他微笑着松开抱住沈妙言的手,“小妙妙真是厉害,竟能无声无息地掌控我的命门……”

    沈妙言跪坐在他面前,仍旧用那钢针抵着他的咽喉,“我认识的君舒影,不是你这样的!”

    君舒影含笑,眉梢眼角仿佛挑着万种风(情qing),“那是怎样的?”

    “他……”沈妙言凝望他微笑的脸,踌躇片刻,轻声道,“他志不在朝堂,他喜欢游山玩水,他喜欢漂亮的东西。他总是悲悯人间疾苦,他看起来有点儿冷血,但其实……他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善良。”

    因为手在发抖,那钢针微微探进皮(肉rou),有鲜红的血珠渗了出来。

    君舒影眸色黯淡,捏住她的手腕,淡淡道:“你这样,是要挟不了我的。”

    说罢,他夺过那柄白玉簪,捏住她的下巴,缓缓给她簪上发髻,“那样的君舒影,得不到想得到的人。小妙妙,人的贪(欲yu)无穷无尽,而能够满足贪(欲yu)的,唯有权势。”

    与此同时,锦绣大(殿dian)。

    夜宴在即,一部分贵客已经入座。

    阿狮兰独自拎着酒瓶站在(殿dian)侧的游廊上,这游廊横跨湖面,夜晚宫灯的照耀下,越发显得湖面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他难过地仰头灌下半瓶酒,只恨自己没有能力,无法立即为拓跋珠报仇。

    正在这时,轻盈的脚步声响起,他偏头看去,只见七八个宫婢,簇拥着(身shen)着华服的谢昭,正匆匆朝这边而来。

    谢昭瞥了眼站在扶栏边的男人,礼貌地微一颔首,便错(身shen)而过。

    阿狮兰在来之前就已饮了许多酒,酒劲儿上头,一时间忘了规矩,猛地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谢昭驻足,唇角噙着浅笑,转(身shen)看他,柔声道:“不知王子有何要事?”

    “你……是你害珠儿左腿残废,你害她这辈子都不能在跳舞!”

    阿狮兰盯紧了浅笑盈盈的女子,恨不得撕开她脸上那层伪善。

    谢昭轻笑一声,“王子醉了。”

    “我没醉!”阿狮兰气急,“珠儿当初的腿伤根本就不重,是你送的药,你在药中下毒,害她的伤越来越严重,以致左腿彻底失去知觉!你知不知道,珠儿现在每(日ri)以泪洗面,你一个妇人,怎的如此歹毒?!”

    谢昭轻笑出声,继而走到他面前,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缓缓道:

    “草原部落的王子,你记住了,这世间的舞姿,只有本妃跳出来的,才是最美的。拓跋珠光芒太过,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

    谢谢大家的订阅支持和投票打赏!菜菜(爱ai)你们,抱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