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0章 昭儿知错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君舒影把玩着沈妙言用过的茶盏,轻笑出声,“她不让我用兵。”

    薛宝璋拖曳着繁复隆重的裙摆,走到他跟前,缓缓蹲下,“我在薛府时,是你主动找上我,承诺,给我想要的一切。可如今,你的心被她引(诱you),你的承诺,还有用吗?”

    她的双眸平静如水。

    她已无法忍受,每(日ri)在太子府中过受活寡的生活。

    哪怕那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

    是,她后悔了。

    想要报复君天澜,她要他知道,舍弃她而选择沈妙言,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见男人并不回答她的话,薛宝璋的(胸xiong)口再度泛起一阵钝疼,“君天澜占据太子之位,你若想夺回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功。如今天底下最有权势的几个人就坐在锦绣大(殿dian),只要你控制住他们,还怕其他三国不乖乖听话?!有此功勋,再加上北狄与草原辅助,大业可成!”

    君舒影仍旧沉默不语。

    薛宝璋眼底的失望越来越浓,盯着他看了良久,冷冷道:“知道你哪里不如他吗?”

    君舒影抬眸看她。

    “不是你晚一步遇见沈妙言,而是你的野心,比不过他。没有野心的人,如何与他争锋?”

    薛宝璋抬起他的下颌,直视那双偏于妩媚的丹凤眼,“你从小就是这样,因为你从小就是天之骄子,无需与人争斗,所有的好东西,都会主动送上你的门。可如今,君舒影,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带着从未有过的强势。他会把你在乎的东西,一一从你(身shen)边夺走。权势,(爱ai)(情qing),你在乎的一切,都会被夺走!”

    薛宝璋说完,男人只是淡漠地抚开她的手。

    锦绣大(殿dian)的奏乐还在继续。

    薛宝璋眼底的(情qing)绪彻底化为失望,她轻笑出声,“竖子,不足与谋!”

    话音落地,她缓缓起(身shen),转(身shen)朝门外走去。

    谁知刚迈出去两步,整个人就被拽回去。

    君舒影似是恼羞成怒,旋(身shen)把她扑倒在地,用内力毫不犹豫地震碎了她的衣裳。

    薛宝璋任由他为所(欲yu)为,只嚣张地挑眉。

    君舒影疯狂地发泄着怨恨。

    薛宝璋勾住他的脖颈,沉浸在报复君天澜的快感之中。

    看,他能在府中养着沈妙言,她不也能与其他男人,在府外逍遥快活吗?

    呵……

    不疯狂,不成魔。

    这一夜,注定沉沦。

    ……

    甘泉宫。

    谢昭随着君子佩来到甘泉宫寝(殿dian),君子佩在大椅上落座,随手捧了杯茶,淡淡道:“屏风后的柜子里,有我没穿过的新衣裳,你将就着换上吧。”

    谢昭道过谢,不疑有他,抬步进了屏风后。

    过了会儿,屏风后传出褪下衣裳的窸窣声。

    君子佩眼神转冷,对侍立在自己(身shen)后的两名宫婢打了个眼神。

    那两个宫婢立即转进屏风后,不顾谢昭的呵斥与尖叫,直接将她拖了出来。

    此时谢昭只穿着单薄的中衣,瑟瑟发抖地望着君子佩,高声道:“子佩,你这是做什么?!”

    君子佩秀美的面庞上,噙着的笑容隐隐泛出狰狞,她将手中茶盏掼到桌上,厉声道:“这句话,该由我问你!”

    她说着,起(身shen)走到谢昭跟前,掐住她的面颊,“谢昭啊谢昭,你明明嫁给了我弟弟,偏还不知廉耻勾引我夫君!真是不要脸!”

    说完,她扬手就给了谢昭一个耳光。

    谢昭被那两个膀大腰圆的宫女擒住,压根儿动弹不得,美眸中蓄起涟涟泪水,声音柔弱,“子佩,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我(身shen)心都挂念着宣王(殿dian)下,又怎会去勾引拓跋可汗?是不是有谁在你面前嚼舌根?这皇宫人心险恶,他们巴不得离间咱们的关系呢!”

    君子佩冷眼盯着她,“哼,拓跋烈在草原喝醉酒时,嘴里一声声叫唤着你的名字,你当本宫是傻的?!”

    谢昭心中大骇,没料到拓跋烈这般不靠谱,竟然直接把她出卖了。

    她正想方设法要为自己辩解,君子佩却根本不想听她说话,直接在大椅上落座,“今晚不给你点儿教训,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来人,给本宫动手!”

    那两个宫婢立即压着谢昭跪下,又有两名嬷嬷过来,手持绣花针,不由分说地朝谢昭(身shen)子上扎。

    谢昭陡然发出一声惨叫,可甘泉宫的宫门却一重重掩上,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她连绵不断的凄厉惨叫。

    皇宫是个变态的地方,什么样折磨人的招数,都能想出来。

    用针扎人,是萧贵妃调教宫人常用的手段,既能起到震慑宫婢的作用,还不会叫外人发现宫人(身shen)上的伤口,全了她的贤名。

    如今这手段,尽数被君子佩继承。

    她端坐在大椅上,面无表(情qing)地看着谢昭在地面翻滚挣扎,那哭声一重盖过一重,可两个嬷嬷手下动作毫不停歇,只一个劲儿地扎她。

    君子佩心中怨气稍解,用茶盖慢条斯理地轻抚茶面,“谢昭,你可知罪?”

    谢昭整个人都蜷缩在地面,冷汗打湿了她的中衣,她看起来狼狈至极。

    “昭儿知错……昭儿知错……”

    她哭求着,跪爬到君子佩脚边,无力地扯住她的裙角。

    君子佩满意于她的乖顺,这才用眼神示意两个嬷嬷住手,“记着你的(身shen)份,若哪(日ri)被我发现你再勾引可汗,本宫保证,你绝对比现在更惨。”

    “是,昭儿谨遵大公主教诲……”

    谢昭声音柔弱,泪水从美眸中不断滑落。

    她死死咬着牙关,低垂眼睫,努力掩饰住内心的恨意。

    一百八十二针。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让君子佩跪在她的脚边,叫她也尝一尝,她吃过的这所有苦头!

    夜色阑珊。

    锦绣大(殿dian)的夜宴,终于散场。

    谢昭恍恍惚惚朝宫门走,(身shen)上被针扎过的伤口,还在犯疼。

    伺候她的宫婢早不知去向,她独自穿过光线昏暗的游廊,却看见(身shen)姿(挺ting)拔高大的男人,正站在一盏宫灯下。

    他穿着草原服饰,头戴金丝编织成的抹额,不是拓跋烈又是谁。

    谢昭稳了稳心神,红着眼圈,只当没看见他,径直走过去。

    拓跋烈清晰地看见她满脸泪花,怔了怔,急忙握住她的手腕,“谁欺负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