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4章 若天不收你,我便替天行道收了你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赵婉儿双眸通红,不管不顾地在原地撒起泼来,“太子哥哥,我是婉儿啊!我是乐阳姐姐的好朋友,你为什么不肯见我?是不是乐阳姐姐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了?乐阳姐姐一定是嫉妒我,才说我坏话的!”

    帐篷内静悄悄的,半点儿回应都没有。

    她气得不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夜寒冷冷道:“公主若再不走,这围观的人,可就越来越多了!”

    赵婉儿急忙回过头,果然瞧见远处有不少贵女朝这边指指点点。

    她臊得面颊通红,捧着匣子,一边哭一边跑向自己的帐篷。

    等人马等安顿好,有雄壮的号角声响起。

    众人寻着号角声而去,只见营地正中央,早已搭建好巨大的圆形广场,诸国的皇帝太子,都已到齐。

    沈妙言与君怀瑾相携而来,刚坐下,就听见魏帝沉稳的声音传来:“前几(日ri)周宫中那场斗智,参加的人都表现得相当精彩。今(日ri)狩猎,不知在座的诸位勇士,可敢来一场狩猎大赛?”

    他话音落地,群(情qing)调动,那些初出茅庐的贵公子们,纷纷嚷嚷着要参加比赛。

    魏帝含笑望向君烈,君烈把玩着碧玺手串,目光从众人(身shen)上掠过,语带威严,“此次狩猎既为比赛,那么每国派出五名猎手。两个时辰后,哪国得到的猎物最多,就算是这场比赛的胜者。”

    很快,各个国家的猎手都选了出来,周国这边,君天澜与君舒影也赫然在列。

    君怀瑾不服道:“父皇,这不公平!”

    “如何不公平?”君烈抚须而笑。

    “凭什么猎手全是男人?儿臣虽是女子,却也会涉猎,并且,(射she)艺绝不亚于在座的任何男子!”君怀瑾骄傲地站起(身shen),环视众人,“所以儿臣恳请父皇,也办一场女子的狩猎比赛!”

    君烈最喜欢这个女儿(身shen)上的豪爽,于是斩钉截铁道:“怀瑾说的不错!男儿当自强,大周的女子,却也不能示弱!久闻魏国女子亦能从军,不知今(日ri),魏国的郡主,能否一展大魏风度?”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青青(身shen)上。

    沈青青没料到会被点名,慌了下,急忙稳住心神,起(身shen)走到场中,朝君烈和魏帝施了一礼,“青青定当不辱使命。”

    沈妙言望向她,她脸上的伤还没好,仍旧蒙着一层面纱。

    她垂眸,淡淡呷了口茶,唇角不觉勾起。

    她知道她下手有多重,那么深的伤口,这辈子怕是都好不了了。

    未婚妻被人伤成这样,那魏长歌竟然还无动于衷地数落沈青青,魏国人还真可怕。

    她想着,下意识地望向魏长歌,好巧不巧,正对上那双深邃又轻佻的桃花眼。

    她急忙收回视线,君怀瑾兴奋地握住她的手腕,带着她一路奔向栓马柱。

    解开缰绳时,沈妙言瞄见谢昭独自一人骑着枣红马,朝南方去了。

    她不(禁jin)挑眉,谢昭一个闺阁女子,也会狩猎?

    不过无论如何,她主动进山,倒是省了她和阿狮兰不少麻烦。

    四国的年轻人逐一进了莽苍山。

    山顶虽有积雪,可山脚下的植株仍旧郁郁葱葱。

    沈妙言骑着掠影,目光落在远处,瞧见有一头矫健的驯鹿奔过去。

    她拈弓搭箭,还未瞄准,旁边另一支利箭,呼啸着穿破空气,直(射she)向驯鹿。

    驯鹿来不及奔走,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几声怪叫响起,接二连三的马蹄声踏过来,沈妙言看过去,只见几名草原壮汉,甩着手中的长刀,正呼啸而来。

    为首之人,棕发蓝眼,不是阿狮兰又是谁。

    阿狮兰弯腰勾起那只驯鹿扔给随从,纵马驰到沈妙言跟前,“看见她人了吗?”

    “我进山的时候,看见她独自骑着枣红马进来,朝南边儿方向去了。”沈妙言指了个方向,握住缰绳,“可要去追?”

    旁边君怀瑾一头雾水,“嫂嫂,你们要做什么呀?”

    沈妙言随口敷衍,“阿狮兰有个得力手下不见了,我刚刚进山时看见了。你自己先去狩猎,我随阿狮兰去找人,等会儿在营地汇合。”

    君怀瑾乖乖点头,沈妙言纵马,与阿狮兰等人一道朝南边儿疾驰而去。

    追了整整两刻钟,沈妙言终于瞧见杉树林里,(身shen)着深紫色劲装的女子,骑在枣红马上,马蹄踏起积雪,正飞快朝前驶去。

    阿狮兰双眼冒火,说了句草原语,他(身shen)后的几名长随,立即催马而出,几瞬赶到谢昭周围,把她团团围住。

    谢昭大骇,勒马转(身shen),就瞧见沈妙言与阿狮兰面无表(情qing)地骑在马上。

    四周都是树林,放眼望去,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她蹙起精致的眉尖,“你们想做什么?”

    阿狮兰催马上前,用不算流利的中原话,高声道:“你害珠儿再也不能跳舞,心思恶毒至极!今(日ri)我阿狮兰要为(爱ai)妻报仇,收了你这个恶妇!”

    谢昭瞳眸瞬间放大,目光落在徐徐而来的沈妙言(身shen)上,呼吸有些急促,“乐阳郡主,你莫不是认不得本妃?!我乃宣王正妃,是皇族的儿媳,你可知,谋害我,是何罪?!”

    沈妙言歪头一笑,“抱歉,我只知道,你谢昭伤害珠儿、伤害阿陶,还妄图给北灵歌下绝子药,真正是丧尽天良,罪不可恕!若天不收你,我沈妙言便替天行道,收了你!”

    语毕,她潇洒利落地拈弓搭箭,闪着寒光的箭头,笔直指向谢昭。

    谢昭那张绝美的面庞陡然变得苍白,柔弱无骨的双手死死抓住缰绳,“沈妙言……你怎么敢?!”

    沈妙言面无表(情qing),在她话音落地的刹那,松开了手。

    长箭穿透空气,带出漂亮的残影,笔直朝谢昭(射she)去。

    谢昭躲闪不及,正花容失色时,另一支利箭刺斜里(射she)过来,将沈妙言的那支箭(射she)落在地。

    铺天盖地的马蹄声响起,只见无数草原壮汉,挥舞着长刀,呼啸着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为首的拓跋烈,面容冷肃,从后背抽出一支箭,毫不犹豫地朝阿狮兰和沈妙言瞄准。

    ——

    谢昭:多谢大家的挂念,没办法,本妃就是死不了。

    菜菜:……祸害遗千年?

    谢谢昨天十位亲亲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