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5章 谢昭离去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沈妙言审时度势,攥紧缰绳,催马朝后退了两步,不过须臾,寒着小脸道:“走!”

    阿狮兰又愤怒又含恨地瞪了眼拓跋烈和谢昭,不甘地带着自己那五六个长随疾驰离开。

    拓跋烈赶到谢昭跟前,“没事吧?”

    谢昭摇摇头,望了眼远去的沈妙言等人,“可汗,刻不容缓,咱们得赶紧逃走。否则等他们把消息带到营地,咱们就都走不掉了!”

    拓跋烈毫不犹豫,把她抱到自己(身shen)前,一夹马肚,沿着林间小路飞快离开。

    草原的汉子们,尽皆跟着他。

    谢昭回过头,瞧见那些男人之中,君子佩双手被绑,嘴里塞着破布,正被挟持着跟随他们一同南下。

    在接收到君子佩眸中的怒火时,谢昭美艳精致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轻笑。

    沈妙言与阿狮兰逃到安全的地方,阿狮兰(胸xiong)腔中满是滔天怒意,握着长刀,使劲儿朝一棵树砍过去,震得虎口都在发麻。

    沈妙言同样压抑得难受,那么好的机会,若她的箭能快上几瞬,谢昭此刻早已横尸马下了!

    只可惜……

    阿狮兰把弯刀挂到腰间,攥紧拳头,愤愤道:“拓跋烈把谢昭那毒妇当成了宝,他今(日ri)对我已然起了杀心。恐怕等我回到草原,古羌部落,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沈妙言亦是无可奈何,寒着脸催马朝营地方向走,“谢昭跟拓跋烈私奔之事,必须尽早告诉皇上。兴许,还能有机会把他们抓回来。”

    两人回到营地,阿狮兰把事(情qing)简单说了一遍,却故意省略掉他和沈妙言想诛杀谢昭的事。

    君烈脸色难看到极点。

    谢昭是舒儿的王妃,如今她跟草原人私奔了,这是何道理?

    舒儿的脸面还要不要,大周的脸面,还要不要?!

    营地寂静得可怕。

    无人注意的角落,顾钦原转(身shen),面容冷峻地走到栓马柱旁,牵了自己的马,朝南方疾驰而去。

    他穿过森林和溪水,越过冰雪,驰过无人知晓的密林小径,一路向南,直到停在视野开阔的悬崖上。

    从悬崖上极目远眺,可清晰地看见天际的云彩和连绵起伏的山脉。

    一行草原人骑在骏马上,正沿着蜿蜒的河流,朝南方疾驰。

    他看见那个他魂牵梦绕的女子,一(身shen)紫色劲装,骑在枣红马上,像一颗流星,朝南方的天际疾驰而去。

    那么美……

    他从怀中取出一枚鲤鱼佩,攥在掌心细细把玩,“昭儿……”

    他这辈子都忘不掉,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ri),他坐在谢府后门,饥寒交加,快要死去时,是他的昭儿,救了他。

    一饭之恩,当涌泉相报。

    只是不知道,他和昭儿,此生是否还有缘再见?

    他正怅惘时,背后响起马蹄声。

    他不动声色地把玉佩放进怀中。

    一名(禁jin)卫军冲过来,朝他拱了拱手,问道:“敢问顾公子,可有见到草原的拓跋可汗?”

    顾钦原余光扫向远处,但见草原人的队伍已经进入了密林。

    他随手另指了个方向,淡淡道:“刚刚听见那条路上,有马蹄声传来,不知是不是草原人。”

    那名(禁jin)卫军立即振奋起来,指挥手下,一同朝那个顾钦原随手指出的方向疾驰而去。

    就在(禁jin)卫军们漫山遍野地找拓跋烈和谢昭时,莽苍山深处,君天澜骑着纯黑色的疾风,如一阵风般朝最深处疾驰。

    这里生长着不知名的植株,重重树叶,遮住了头顶的阳光,处处都散发出昏暗而危险的味道。

    君天澜(身shen)后,君舒影与魏长歌紧追不放。

    三匹马在丛林深处展开拉锯战,魏长歌任由坐下马儿飞奔,桃花眼微微眯起,拈弓搭箭,箭头直指向前方的的君天澜。

    淬着剧毒的长箭,呼啸而来。

    君天澜伏低(身shen)子,那箭从他头顶掠过,笔直地(射she)进前方树木的枝干里。

    纯黑色的疾风在转角处漂亮地拐了个弯儿,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地倾斜过(身shen)子避开君舒影挥来的一剑,抬手抽出腰间长刀,毫不犹豫地砍向那两人。

    密林深处的马上战斗,并不华丽,却招招致命。

    刀剑撞击,君天澜以一敌二,冷峻精致的面容呈现出从未有过的狰狞。

    正在三人打得难舍难分之际,上空陡然炸响一个信号弹,乃是召集所有猎手回营地的信号。

    魏长歌和君舒影催马退后几步,静静盯着君天澜,并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君天澜单手握着缰绳,另一手提着苍龙刀,冷峻的脸上毫无畏惧。

    疾风打着响鼻,马背上的男人微微伏低(身shen)子,这是准备攻击的意思。

    魏长歌捻着垂在(胸xiong)前的细辫,轻佻的俊脸透着似笑非笑的风流,“皇太子好(身shen)手,本王佩服。”

    话音落地,疾风宛如风驰电掣,载着君天澜,飞快朝他们二人疾驰而去。

    两人屏息凝神,刀剑在半空中重重撞击到一起,苍龙刀挑开君舒影的剑,陡然转了方向,朝魏长歌的脖颈挥去。

    刀光剑影,魏长歌堪堪架住那柄异常沉重的长刀,还未来得及反击,无数马蹄声响起,太子府的暗卫,从四面八方涌来,把他和君舒影团团围住。

    两人的脸色倏然一变,局面的压制,瞬间颠倒。

    君天澜暗红色的瞳眸,倒映出两人的(身shen)影。

    他的手,悄然握紧刀柄。

    就在下定决心前的刹那,又有一颗信号弹冲天而起。

    握着刀柄的手缓缓松开,他把刀插进后背的刀鞘中,握住缰绳,勒马离开。

    太子府的暗卫跟着他,一涌而去。

    魏长歌挑眉,“君天澜谋事布局太过缜密,咱们根本无从下手。”

    君舒影面无表(情qing),催马朝营地而去。

    而密林另一边,韩棠之正随着信号弹,打马回营地,却瞧见前方草丛里,窜出只灰毛兔子。

    他唇角勾起,拈弓搭箭,瞄准了野兔。

    就在长箭(射she)出去的刹那,另一支秀气的小箭呼啸而出,径直插进野兔子的脑袋里。

    刺斜里响起高呼声,他偏头看去,(身shen)着梨花色劲装的少女催马而来,弯腰拾起那只野兔,瞧见野兔(身shen)上还插着另一支箭,不(禁jin)偏过头,正对上韩棠之的眼。

    两人同时怔了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