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6章 休书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沈青青带着侍卫们跟过来,随着张晚梨的目光看去,不(禁jin)挑眉,“张大人认识他?”

    “故人。”张晚梨轻笑,打马走到韩棠之跟前,大方地把灰兔子让给他,“喏。”

    “跟女人抢东西,非君子之风。”韩棠之轻笑,目光若有所思地扫过张晚梨腰间的官带和脚上的官靴,“许久未见,曾经的相府小姐,竟也官拜正四品大夫,棠之佩服。”

    张晚梨笑了笑,回头对沈青青说了句什么,沈青青便带着侍卫们先走了。

    她同韩棠之一道,慢条斯理地催马朝营地而去。

    两人叙了会儿旧,各自把这两年的境遇说了一遍。

    韩棠之不时侧头看她,金色的暖阳从树林缝隙倾泻而下,把她那张清秀的脸,照的温暖灿烂。

    他听着她说到魏国后的重重遭遇,尽管她叙述平平,可他却知道,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女子,想要在陌生的国度爬到正四品的位置上,有多么困难。

    前方的景物逐渐开阔起来,营地就在不远处。

    张晚梨目视前方,不经意地问道:“韩公子早已到了嫁娶的年纪,不知府中,可有夫人了?”

    韩棠之心头莫名一颤,下意识地答道:“未曾。”

    两人之间,忽然陷入诡异的沉默。

    过了会儿,马儿在营地边停下,两人跨下马,把缰绳拴在栓马柱上。

    韩棠之动作很熟稔,没一会儿就系好了。

    他的余光瞥向张晚梨,见她似是系不好缰绳,于是上前,从她手中拿过缰绳,三下五除二就系了个结实。

    张晚梨揉了揉手指,轻笑道,“这大半年鲜少骑马,就算骑马,也都是侍卫帮忙拴马,动作倒是生疏了。”

    韩棠之注视着她清秀的面庞,沉吟片刻,语气透出不经意的试探,“你一个女孩儿随魏帝前来,你的夫君没有跟过来吗?”

    张晚梨垂眸,面颊微微有些发烫,抬手把被山风吹乱的发丝勾到耳后,轻声道:“我还未曾嫁人。”

    她说完,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诡异。

    韩棠之唇角微不可察地翘起,正要说点儿什么,忽然有一声清脆的“棠之哥哥”响起。

    两人寻着声音看过去,穿着绣小碎花夹袄的少女兴奋地奔过来,手中还抓着一枝腊梅花。

    她朝张晚梨微微颔首,算是见过礼,继而转向韩棠之,声音(娇jiao)俏,“棠之哥哥,你打猎打到什么好东西了吗?你答应要打一只貂,给我做貂毛领子的!”

    韩棠之以手做拳,挡在唇前咳嗽了声,介绍道:“这位是魏国四品大夫,张晚梨。这位是大周刑部尚书的千金,江梅枝。”

    张晚梨背着双手,朝江梅枝点点头,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过这少女,她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生得(娇jiao)俏可人,眼睛里很是清澈,平常应该是被家中长辈保护得极好。

    江梅枝也在看张晚梨,只觉这女子看起来器宇轩昂,眉宇之间透着英气,站在那儿的模样像一株青竹,气质着实非凡。

    她屈膝行了个礼,笑道:“听爹爹说,魏国女子也可做官,今(日ri)一见,张大人(身shen)上气质,果然非寻常闺阁小姐所能比拟。”

    “江小姐谬赞。”

    两人寒暄了几句,江梅枝转向韩棠之,眼睛里都是崇拜和孺慕,声音很甜,“棠之哥哥,营地那边好像出什么事了,皇上很生气呢!咱们赶紧过去瞧瞧吧?”

    韩棠之转向张晚梨,对方只是客气地笑了笑,抬手示意他们请便。

    他随着江梅枝往营地走,走出十几步,下意识地回过头,却见原地只有吃着草料的马儿,那个梨花般的姑娘,早不知去了哪里。

    他收回视线,抬手按在心口的位置上,这里有点儿……

    怅然若失?

    韩棠之回到营地,只见广场上,气氛异常肃穆。

    兵部尚书谢宁战战兢兢跪在下方,声音还在发抖,“……昭儿(性xing)(情qing)温顺,定是受人蛊惑,抑或是遭拓跋烈胁迫,才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请皇上明鉴!”

    他说着,伏地痛哭流涕。

    君烈面色(阴yin)沉可怖,缓慢地摩挲着手中的碧玺珠串,目光落在君舒影(身shen)上,“舒儿,你怎么说?”

    君舒影靠坐在大椅上,仍是一派慵懒,“拿纸笔。”

    立即有小厮取来笔墨纸砚。

    他蘸饱墨,手腕运转,字迹飘逸,在雪白宣纸上一挥而就。

    他写完最后一笔,把那张纸随手抛到空中,眉眼淡漠地扫过谢宁,“本王与谢昭,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再无瓜葛!”

    宣纸飘落在广场上,所有人都看见上面大大的“休书”二字。

    乖巧坐在君天澜(身shen)边的沈妙言,小心翼翼地望向君舒影,却见他面无表(情qing)地起(身shen),离开了营地。

    她心中滋味儿复杂。

    平心而论,君舒影与谢昭之间,她的确看不出任何(情qing)意。

    可到底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如今谢昭与拓跋烈私奔,打的是君舒影的脸面。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在视线中渐行渐远,直到彻底没入山野林间。

    ……

    谢昭与草原人离开,君烈派了无数(禁jin)卫军去山中搜寻,却都一无所获。

    但其他三国的人还在这里,因此这场狩猎大会,还是要继续进行。

    沈妙言与君天澜一道参加篝火夜宴,看见魏国人的桌案上,堆着大盆大盆的烤(乳ru)猪、烤鸡、烤鸭、烤鹿,然而不过三炷香的时间,他们就消灭完了那几盆(肉rou)。

    魏国的侍从们忙得脚不沾地,马不停蹄地把新烤好的食物送过来。

    她张了张小嘴,魏帝和魏长歌,及随行的几名魏国皇族宗室,胃口简直不要太好!

    君怀瑾端着一盘子切好的鹿(肉rou)片过来,“嫂嫂,快尝尝我亲手烤制的(肉rou)片!”

    沈妙言已经吃过君天澜给她烤的兔腿,不知怎的,平时的好食(欲yu)自打那晚高烧后,就没有了,只吃了个兔腿,就已经很饱了。

    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的尝了些鹿(肉rou)片,夸赞君怀瑾手艺不错。

    魏长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rou),余光始终关注着沈妙言,见她只吃了那么丁点儿,不(禁jin)笑道:“果然是中原的女子,猫儿似的,吃的可真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