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7章 若她是我们的小表妹,就好了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沈妙言不悦地鼓起腮帮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魏长歌这家伙,嘴里总是说不出好话,第一次见面,居然把她当成出来卖的,现在又说她是猫……

    君天澜放下吃完的兔腿,拿帕子给她擦拭干净唇角,“吃饱了?”

    她乖巧地点点头。

    男人牵了她的手,同君烈告过退,朝太子府的帐篷走去。

    魏长歌远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唇角勾起,好心(情qing)地扯了一大块鹿腿(肉rou)。

    魏帝抚了抚美髯须,低声道:“长歌,乐阳郡主再好,也不是你的良配。皇姑(奶nai)(奶nai)毕生心愿就是青青能嫁给你,你该知道分寸的。”

    魏长歌吞下鹿(肉rou),仰头喝了大杯烈酒,桃花眼中不辨喜怒,“皇兄从小就教我,人活着,不止是为自己,更是为了肩上的责任。是皇姑(奶nai)(奶nai)带着我们兄弟俩长大,养育保护之恩,此生没齿难忘。她有意让我照顾沈青青一辈子,我自然不会推卸。”

    他抬袖,擦去唇角的酒渍,目光仍旧盯着沈妙言的背影,“只是这些天,我也常常在想,若我要迎娶的女子,有那沈妙言一半儿的有趣,也是好的。皇兄,若沈妙言是咱们的表妹,那就好了……她,比沈青青更像咱们大魏皇族。”

    魏帝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生不如意者,十之**。有舍,方有得。”

    魏长歌闭上双眸,英俊深邃的面庞看起来一片平静。

    沈妙言随君天澜回到帐篷,却瞧见帐篷里支着烤炉,侍从们架着一整只刷好酱料的鹿在上面烤,外皮烤得金黄酥脆,喷香喷香,正往外滋滋冒油。

    旁边的红泥小火炉上,还温着几壶美酒。

    “四哥,咱们有客人吗?”沈妙言好奇。

    正说着,守在外面的夜凛撩开帐帘,顾钦原、君怀瑾、韩棠之、江梅枝一同走进来。

    众人互相见过礼,一同在矮几旁围坐下来。

    君天澜举起面前的酒盏,神色凛然,“孤回到镐京城,已有十个月。这段时间,多谢诸位相助。这杯酒,孤敬大家。”

    说罢,仰头一饮而尽。

    顾钦原和韩棠之都客(套tao)了几句,帐篷中的气氛逐渐活跃起来。

    眼见着已是月上柳梢,帐篷中弥漫着烤(肉rou)和烈酒的香,三个姑娘也跟着喝了不少酒。

    君天澜与顾钦原在帐篷一角下棋去了,君怀瑾酒劲上头,拉着沈妙言哭诉谢容景待她与其他女子没什么区别,沈妙言听了会儿,余光瞥见韩棠之正轻声与江梅枝说着什么。

    她竖起耳朵,听见江梅枝似乎哭了,断断续续道:“……是白天魏国的那位张姑娘吗?棠之哥哥心仪她?”

    韩棠之拿帕子给她擦去眼泪,并没有说话。

    他脸上的神(情qing)虽然温柔,却是那种照顾妹妹的温柔,并没有参杂任何男女之(情qing)在里面。

    江梅枝哭了会儿,推开他的手,起(身shen)冲出了帐篷。

    早已是深夜,韩棠之自然不放心她一个姑娘到处跑,于是跟君天澜告退后,立即去追江梅枝了。

    顾钦原下完那盘棋,在韩棠之走后不久也离开了。

    君怀瑾喜欢沈妙言,磨磨蹭蹭不愿意走,君天澜一个冷淡的眼神飘过来,她哆嗦了下,急忙乖乖离开。

    夜色沉沉。

    帐篷里的东西早已撤了下去,沈妙言摸着吃饱的肚子滚到屏风后的大(床chuang)上,惬意地呼出口气,“今天骑马累了一天,可算能好好休息了。”

    “不沐浴更衣?”君天澜跟进来。

    少女懒懒地摆摆手,“不了……我好累的。”

    君天澜拿她没办法,只得自己沐浴过后,端来盛着温水的洗脚盆,替她脱掉短靴和罗袜,抱着她泡脚。

    沈妙言靠在他怀中,狐疑地抬头看他,只能看见他弧度完美的下巴和(挺ting)直的鼻梁。

    “看什么?”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低声问。

    沈妙言蹭了蹭他,小脸上噙着浅浅的笑容,“四哥待我真好……”

    君天澜薄唇抿起淡淡的弧度,把她放到(床chuang)榻上,蹲下去给她搓干净脚丫子,用帕子擦拭干水珠,亲自把她的洗脚水拿去倒了,又换了小木盆,打(热re)水给她洗脸。

    等一切都忙完,已是深夜。

    两人刚躺下,帐外传来狼嚎声。

    沈妙言一跃而起,披了件外裳,匆匆(套tao)上短靴就往外冲,“毛毛它们回来了!”

    君天澜没能拉住她,无奈地望着她跑出去。

    沈妙言奔到帐篷外,月光下,只见两匹狼叼着猎物,从远处慢条斯理地朝这边走来。

    它们已经长得很大了,皮毛顺滑,碧绿色的双眸在月光下散发出幽幽的光,凶猛却又从骨子里透出优雅。

    那是属于狼的骄傲。

    “雪团子,小灰!”

    沈妙言招招手,两匹狼立即加快速度奔了过来。

    两匹狼把满是鲜血的猎物放下,坐在旁边,冲她摇尾巴,似是讨赏。

    沈妙言奖赏般摸了摸它们的脑袋,好奇地望了眼它们来的方向,“怎么只有你们俩,毛毛呢?”

    两匹狼歪了歪脑袋,雪团子扬起脖颈嗷呜了一声,沈妙言没听懂它在说什么。

    “沈嘉!”帐篷里传来君天澜不悦的声音,“你今晚还要不要睡觉了?”

    “我马上就进去!”沈妙言回头大喊出声,继而竖起食指挡在唇前,朝两匹狼摇摇头示意噤声,继而朝前方指了指,让它们俩带路去找毛毛。

    两匹狼贼精贼精,立即转(身shen),带着她朝远处奔去。

    守在帐篷外的两名侍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儿告诉主子。

    他们犹豫的功夫,沈妙言已经独自跑远了。

    沈妙言追在雪团子和小灰(身shen)后,两匹狼东走走西嗅嗅,俨然对寻找同伴并不着急的模样。

    一人两狼很快来到一座悬崖旁,两匹狼在悬崖旁蹲下来,静静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朝悬崖下方望了望,不(禁jin)挑眉,“毛毛掉到下面去了?!”

    正说着,背后忽然有呼啸声传来。

    她紧忙抱头蹲下去,一支利箭(射she)过她的头顶,落入悬崖。

    她惊恐地转(身shen)看去,魏长歌骑在骏马上,桃花眼含着几分轻佻的笑,缓缓收起弓箭,“乐阳郡主,这天一黑下来,山脉里就会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危险。”

    ——

    啦啦啦,等待九月三号的惊喜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