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78章 他护着她,义无反顾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我看,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沈妙言没好气,懒得搭理他,转(身shen)就去寻下悬崖的路。

    魏长歌跨下马,提着马鞭走到她跟前,“你在找什么?”

    “与你何干?”沈妙言不喜这个看起来颇为轻佻的男人,主动与他拉开距离。

    许是察觉到主人的心(情qing),两匹狼立即龇牙咧嘴地拦在魏长歌跟前,不准他靠近沈妙言。

    魏长歌勾起唇角,长鞭在空中挽了个响亮的鞭花,两匹狼往后退了几步,绿幽幽的双眸盯紧了他,仿佛随时准备把他吞吃入腹。

    魏长歌瞟了眼沈妙言的背影,整个人化作残影掠过雪团子和小灰,双手背在(身shen)后,低头凑到沈妙言耳畔,“本王问你,在找什么?”

    沈妙言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偏头望向他,却惊觉这男人放大的脸就在眼前!

    她紧忙朝后退了几步,谁知那悬崖边的泥石颇为松散,她一趔趄,径直跌向悬崖下方!

    魏长歌瞳眸骤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跟着跃了下去。

    风从耳畔呼啸而过,修长的手臂揽住沈妙言的纤腰,他几乎是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一手紧紧护住她的后脑勺,一手(禁jin)锢着她的腰,在坠落下几十米后,沿着渐缓的山坡滚了下去。

    两人从沙石中滚过,一路滚进悬崖下的矮灌木丛。

    魏长歌始终护着怀中的少女,直到躺在地上,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什么。

    他并非多(情qing)之人,即便是对自己的亲表妹,也没有任何眷恋。

    可是对怀中这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少女,却意外地有一种亲近感。

    不止是(性xing)(情qing)相投那么简单,更像是一种……

    原始而天生的亲近。

    就好像,沈妙言才是他的亲表妹。

    沈妙言趴在他(身shen)上,尽管一路摔下来时都被他护着,可后背却还是疼得要命。

    许是刚刚滚下来时,脚踝撞到石头上了,脚踝处更是疼得厉害。

    她勉强从魏长歌(身shen)上爬起,谁知刚站起来,脚踝一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痛得龇牙咧嘴,急忙重又蹲下。

    魏长歌拍拍衣裳站起(身shen),“啧,脚扭了?真是不小心。”

    沈妙言抬头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害的?!我一遇见你就没好事!”

    她说着,扳着手指头数落起来,“第一次碰见你,大冬天的我掉进了河里。第二次碰见你,沈青青想要毁掉我的容貌。今天碰见你,我从悬崖上摔了下来……”

    她嘴角微抽,魏长歌这厮还真是衰神附体啊!

    魏长歌咳嗽了声,掩饰掉尴尬,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举目四望,这里荒僻得很,半个人影都没有。

    他在她面前蹲下来,“上来。”

    “你背我回去?”沈妙言挑眉。

    “嗯!”

    此时并不是顾忌男女之防的时候,更何况君天澜这些年也没怎么教过沈妙言读《女戒》、《女德》,于是少女小心翼翼趴到他后背上,“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不知道。”魏长歌拔出腰间的弯刀,斩断前方的荆棘,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但总得回去不是?一整夜的时间,足够咱们找到回去的路。”

    沈妙言抿抿小嘴,没说话。

    她的目光落在魏长歌那些细长的发辫上,忍不住伸手捞起一个,笑道:“你们大魏的男人,都(爱ai)编辫子吗?”

    “只有皇族人才会编辫子。”魏长歌向来不(爱ai)同女人说话,可不知怎的,总觉得背上的姑娘亲近,不知不觉就打开了话匣子,“辫子数越多,代表这个男人越威武。”

    “此话何解?”

    魏长歌笑了笑,桃花眼中隐隐闪烁着骄傲,“魏国皇族的男人,每次在斗兽场中徒手杀死一头雄狮,就有资格多编一条辫子。”

    “哇!”沈妙言忍不住惊呼,捧起他后背那些辫子,惊诧道,“那你杀死过好多狮子!起码有几十头吧?”

    月光澄澈,遍洒在山野林间。

    魏长歌不知怎的,心(情qing)意外的好,跟沈妙言描述大魏是什么样的,魏国首都凉城是什么样的,凉城里的斗兽场是什么样的。

    沈妙言听着,仿佛自己也去过魏国,见过那些雄伟的建筑和魏国斗兽场中走出来的勇士。

    她眨巴着琥珀色的眼睛,语气透出十足的向往,“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够去大魏看一看呢!你说的那些,我都想亲眼目睹见识一番。”

    向来纨绔不羁的男人,桃花眼中呈现出莫名的温柔,连声音都变得轻缓,“一定会有机会的。”

    两人正说着,有狼嚎声响起。

    “是毛毛!”沈妙言激动起来,小手一指,“快去那边瞧瞧!”

    魏长歌一手环住她的腿弯,一手拿着弯刀砍去面前丛生的荆棘,“若不是毛毛,咱们闯进狼群,那可就惨了。沈妙言,要是咱们被狼群包围,我一定把你扔给它们。反正你(肉rou)嫩,它们吃了你,就不会想吃我了。”

    他说话时尾音上扬,仿佛是在哄小孩子。

    沈妙言轻哼一声,“刚刚还说你自己有多么勇猛,用拳头杀死了多少头雄狮!合着全是骗我玩儿的?”

    魏长歌轻笑,没再哄她。

    两人寻着狼嚎声,果然发现了毛毛。

    毛毛卧在草丛中,一条后腿被捕兽夹夹住,虽然没流太多血,不过模样却颇有些凄惨可怜。

    魏长歌小心翼翼帮它解开捕兽夹,毛毛亲昵地((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他的手掌,又去((舔tian)tian)沈妙言。

    毛毛显然知道如何回去,抬着受伤的后腿,非常乖巧地在前面领路。

    魏长歌的长靴踩进及膝的草丛里,淡淡道:“野兽比人好,虽有兽(性xing),却往往比人类更加忠诚。”

    沈妙言没说话,算是默认。

    “沈妙言,你跟大周皇太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关系?”魏长歌好奇。

    趴在他背上的少女想了想,突然不知如何启齿。

    魏长歌轻笑出声,“看在咱俩有缘的份上,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男人啊,向来是喜新厌旧。你没名没分地跟着他,以为他成就大业后,就会念着你的好吗?别做梦了!那(肉rou)啊,免费吃习惯了,谁还会再愿意花银子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