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83章 辞别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魏长歌进了隔间,只见那个少女端坐在窗边的软榻上,正慢条斯理地缝一块布料。

    他轻笑,撩起后裾在大椅上落座,“怎么,(身shen)为高贵的郡主,还需要自己亲手缝制衣裳?你的侍女呢?”

    沈妙言扫了他一眼,骄矜地继续缝她的袖子,“有些事(情qing),要自己亲手做才有意义。听闻沈青青是你的未婚妻,她不曾给你做过衣裳吗?”

    魏长歌的桃花眼眯了起来,唇角仍旧挂着那抹纨绔不羁的笑容,垂眸端起拂衣刚沏好的(热re)茶,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

    他喝了茶,目光再度落在那名少女(身shen)上,她今(日ri)穿着件梨花白的夹袄,腰间系着条十二幅石榴红罗裙,青丝随意披散在腰后,只用一根红绸简单地在发尾束起。

    冬(日ri)的阳光从绿纱窗洒进来,把她那张白嫩的小脸镀成淡淡的金色,清丽而婉约。

    真好看。

    他想着,又端起茶盏呷了一口,开始没话找话,“中原人真是婆婆妈妈,居然喜欢慢条斯理地品尝这种苦树叶子泡出的水。”

    沈妙言嘴角微抽,偏头望过去,这个男人大约不知道,他口中“枯树叶子泡出的水”,乃是正宗的松山云雾,在镐京城最好的茶楼里,这一盏约莫价值百两纹银。

    “你看我做什么?”魏长歌挑眉,“我们魏国的男人,从来不喝这种东西,我们只喝酒,最烈的酒!”

    沈妙言笑了笑,“镇南王什么时候离京?”

    “大魏的车队已经出了城门,我特地过来,与你道别。”魏长歌的目光落在她(身shen)上,“此次大周一行,本王收获匪浅。”

    “你们是来试探中原三国实力的吧?”沈妙言缝着绣花针,声音淡漠。

    魏长歌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立即涌现出笑意,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反而岔开了话题,“不出三年,天下必起烽火。郡主貌美,恐怕会引来男人觊觎。君天澜他,护不住你。”

    绣花针刺破手指,沈妙言盯着那颗溢出的鲜红血珠,淡淡道:“四哥护不护得住我,不是你说了算的。”

    魏长歌低低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左侧脸颊会有一个酒窝,这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温柔内敛的气质。

    笑罢,他认真道:“郡主貌美,我心悦之。然,我做人亦有自己的原则,你如今既与他两(情qing)相悦,我自然不会强行加入。可是,若有一(日ri),你与他分道扬镳,到那时,本王的府邸,一定为你敞开大门。”

    一番话说的豪气干云、发自肺腑,颇有男子汉气概。

    沈妙言很欣赏这种心(胸xiong)宽广的男人,于是轻笑道:“那妙言先谢过镇南王了。”

    魏长歌离开时,君天澜正好从宫中回来。

    两人在东流院门口遇见,魏长歌桃花眼眯了眯,含笑离开。

    魏长歌走到太子府门口,沈青青和一些随从都等在那儿。

    见他出来,沈青青虽蒙着面纱,可双眼却很亮,“二表哥,咱们可以启程回凉城了吗?”

    魏长歌沉默着翻(身shen)上马,一扬马鞭,朝西城门疾驰而去。

    沈青青望了眼太子府,清秀的脸上难以抑制地浮现出喜色,喃喃自语,“沈妙言啊沈妙言,这辈子,你的(身shen)份,我沈青青要定了!大魏的郡主是我,镇南王妃,也是我!”

    她说罢,一夹马肚,紧追着魏长歌离开。

    太子府中,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地踏进隔间,瞧见他家的小丫头正在做衣裳。

    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的腰(身shen),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肩膀,“怎么又开始做衣裳了?”

    “闲着无聊,就找点儿事干呗。”沈妙言咬断丝线,微微侧头,蹙眉道,“我上此给你做的中衣,都不见你穿过。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样式?”

    “我很喜欢。”君天澜把她抱得更紧,“我只是怕穿坏了。”

    沈妙言噗嗤笑出声,“穿坏了又怎样,我再给你补呀!四哥真是,新衣裳不穿,放在箱底,是要等旧了再穿吗?”

    君天澜亲了亲她的侧脸,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但笑不语。

    两人正腻歪着,君千弑从外面不管不顾地奔进来,一眼就看到依偎着的两人。

    他顿住步子,没好气地开口,“皇兄,能劳烦你先出去吗?我有要事和妙言说。”

    君天澜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少女纤细的腰肢,闻言,冷漠的目光落在他(身shen)上,“凭什么?”

    君千弑攥紧拳头,“你不肯走?”

    君天澜声音淡淡,“不肯。”

    “那我就直接说了!”君千弑一张俊脸渐渐涨红,沉吟半晌,努力鼓起勇气,视线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妙言小表妹,我我喜欢你!我考虑了好久,决定要娶你做厉王妃!我知道你你喜欢皇兄,但皇兄他给不了你名分,我,我可以给你名分!”

    沈妙言抱着没做完的衣袖,挑眉道:“你这是受谁蛊惑,跑来跟我说这些?”

    君千弑一急,朝她走了几步,“我没有受谁蛊惑我是认真的!”

    沈妙言皱了皱鼻尖,闻到他(身shen)上有酒味儿。

    “你喝过酒了?”她挑眉,“可是你在京中的那些狐朋狗友,撺掇你过来说这些话的?”

    君千弑面颊更红,默认了她的话。

    沈妙言望着他,这个男人长得高,然而面相看起来却分明还是个十**岁的少年。

    她叹息一声,“你快要回洛阳城了吧?你曾说洛阳的牡丹开得最美,等(春chun)天的时候,替我好好看一看那些牡丹,可好?”

    君千弑眼圈通红,只抿唇不语。

    良久后,他转(身shen)跑走。

    君天澜执住沈妙言的小手,声音低沉,“妙妙(身shen)边的桃花,可真多。”

    沈妙言(娇jiao)笑,“啧啧,这是哪里来的醋味儿?”

    男人把她的腰揽得更紧,香了香她的脸蛋,暗红色瞳眸里都是霸道,“反正,你是我的。”

    却说君千弑跑出府,一路红着眼,骑马朝长欢街疾驰而去。

    他随便进了一家秦楼楚馆,掷了几张千两面额的银票到桌上,厉声道:“上酒!”

    其实菜觉得,魏长歌对妙妙,只是天生的好奇和血缘亲近,并没有太多的男女之(情qing)。每次写到他俩的互动,都会觉得(挺ting)温馨,特别是长歌在悬崖下背着妙妙那段,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