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88章 你我之间,还是不要纠缠不休了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韩叙之余光扫了眼韩棠之,恭敬道:“臣听伯父说,太子有急事召见兄长。不知太子有何要事,是否需要臣效力?”

    君天澜眼底多了几分冷意。

    书房中的人面色各异,最后还是韩棠之开口道:“太子有意重新修缮府邸,这才召我们过来,问问风水和意见。叙之懂风水命相吗?”

    韩叙之有意在君天澜跟前露脸显摆,哪里肯退缩,便是不懂,那也得装出几分懂的模样。

    他望向君天澜,笑道:“臣无事时甚(爱ai)翻看周易,或许能为(殿dian)下分忧。”

    他的余光注意到夜凛手中捧着一卷收拢的地图,立即上前几步,“来给我瞧瞧。”

    说罢,伸手就去夺那卷地图。

    夜凛眉心一跳,急忙后退。

    韩叙之刚刚扯到一角,窥视到重华门口那些兵力标志,眸光骤变,却又在刹那恢复正常,笑道:“这是做什么?”

    夜凛冷冷道:“此图并非太子府地图,容卑职给大人换图。”

    君天澜缓缓转动墨玉扳指,目光从韩叙之脸上扫过,却见他满面(春chun)风,不似窥视到什么不该窥视的东西。

    然而

    他的视线又很快落在韩棠之脸上,韩棠之会意,起(身shen)道:“叙之,这边都已经安排布置好了,你随我回府。”

    韩叙之心中不愿,本想与他争吵,可碍于君天澜和在场众人,只得讪讪笑道:“既然(殿dian)下不需要叙之出力,叙之就与兄长告退了。”

    韩棠之带着韩叙之出了太子府,两人跨上马,韩叙之握住缰绳,侧头盯着他的眉眼,状似无意地问道:“刚刚夜凛手中拿着的舆图,你可看清了?”

    “舆图?”韩叙之面露讶色,“我只看见了几道墨水勾勒的线,还以为是什么风景画呢,原来是舆图怎么,洛阳厉王叛变一战,太子也要参加?”

    他自顾说着,好笑地弯起唇角,“我就说,他不可能把你们连夜召集过去,就只是为了修缮太子府!”

    韩棠之见他眉目淡定、不似说谎,料想他应当的确没有看见地图里的东西,因此打消了心底的疑虑,轻笑道:“倒是被你撞破了。”

    “兄长,我与你虽同父异母,却到底都是韩家二房的人。你若有升迁的捷径,可一定得告诉弟弟。”韩叙之难得对韩棠之如此认真地说话,“若兄长随太子出征洛阳,希望也能带上弟弟我。”

    韩棠之只当他这段时间修(身shen)养(性xing),改了过去的(性xing)子,因此颇为欣赏地望了他一眼,“你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我自然会提携你。时辰不早,回府吧!”

    韩叙之盯着他策马离去的背影,眼底掠过一丝(阴yin)霾,却又很快掩去,催马跟上他。

    韩氏兄弟走后,君天澜又与在场之人仔细商议布置了一番,直到天色熹微,方才敲定所有细节。

    “大家今天好好休息,行动的时间,就定在今(日ri)傍晚。”君天澜暗红色瞳眸了多了几条血丝。

    “这样急?”顾钦原蹙眉。

    君天澜转动着墨玉扳指,淡淡道:“咱们兵力上不占优势,只能靠发动奇袭、出其不意。未免走失风声,所以时间上,越快越好。”

    所有人皆都鸦雀无声,算是认同他的话。

    君天澜再度回到东流院,已是天光大亮。

    他随手洗了把脸,翻(身shen)上榻,只见榻里的少女双手抓着锦被,睡得小脸苹果般红扑扑的,小嘴仿佛被风吹开的牡丹花瓣,鲜红夺目,格外勾人。

    他看了会儿,沉默地躺下,伸手把她捞到怀里。

    她很香很软,把她抱在怀里,他狂躁的心,霎时就宁静下来。

    君天澜低头,亲了亲她嫩嫩的脸蛋,很快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是晌午。

    他睁开眼,怀中的少女已经不知去向。

    他急忙下榻,匆匆披上外裳,赤脚去寻人,刚迈出几步,寝屋的隔扇被打开,沈妙言端着一盆温水,小心翼翼地跨进门槛。

    瞧见他醒了,沈妙言立即扬起甜甜的笑,“四哥,你醒啦!快坐下,我给你洗脸。”

    君天澜在(床chuang)榻边坐下,沈妙言服侍他好一番洗漱,才拿起衣架上的外裳,给他(套tao)上。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沉吟半晌,轻声道:“我去华容池沐浴。你把柜子里那(套tao)中衣拿来。”

    他说完,又补了一句,“你做的那(套tao)。”

    沈妙言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照做。

    君天澜在华容池沐过浴,小心翼翼穿上他家小丫头给他做的中衣,又(套tao)上一袭纯黑色锦袍,系上四指宽的金腰带,犀簪束发,抬步朝花厅而去。

    花厅里已经摆了一桌丰盛的午膳,他家小丫头双手托腮坐在桌边,正瞅着酱猪肘子流口水。

    他走过去,在她(身shen)边落座,亲自把那一盘酱肘子都端到她面前,“吃。”

    少女略带诧异地抬眸看他,这厮平(日ri)里还(挺ting)重规矩,她吃得满嘴流油都要被数落几句,怎的今(日ri)直接把菜盘子给她端来了

    君天澜见她不动,又把菜盘子往她面前推了推。

    沈妙言只当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于是抱住酱肘子,“嗷呜”一口咬了下去。

    君天澜看着她吃,抬手把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慢点儿吃。”

    “四哥,你今儿怎么了”少女啃得欢,不忘用余光瞟他。

    君天澜抿唇轻笑,并不回答她的话,“我已吩咐玉鸣姑姑等会过来接你,你用完午膳,就回郡主府。”

    酱猪肘从少女手中跌落到盘子里,她盯着君天澜,抬袖擦掉唇边沾着的酱汁,琥珀色瞳眸里渐渐涌上惶惑不安,“我惹你生气了吗?你不要我了?”

    暗红色瞳眸中现出不忍,君天澜收回视线,淡淡道:“旁人说的不错,你没名没分跟着我,于你清誉,的确不妥。”

    沈妙言扯起唇角,轻笑出声,“事到如今,你倒是跟我提起清誉来了。我且问你,我如今,还有清誉可言吗?”

    君天澜垂着眼睫,面色一如寻常淡漠,强忍着心中疼痛,冷声道:

    “我昨夜去了薛府,薛宝璋说,只要你在府里一(日ri),她就不会回来。妙言,我考虑良久,我还是不能为你抛弃她,你当我混账也好,当我负心也罢,总之,你我之间,还是不要再纠缠不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