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90章 唯有他,是被抛弃的那个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夜色宛如泼墨,逐渐笼罩大地,渗透到镐京城每一个角落。

    沈妙言独自坐在太子府大门前的台阶上,面颊贴着台阶旁的一尊石狮子,琥珀色瞳眸黯淡无光。

    玉鸣和素问从郡主府过来,玉鸣拿了件斗篷给她裹上,低声道:“郡主在这里做什么?更深露重,赶紧随奴婢回屋吧。”

    沈妙言眨了下眼睛,睫毛上竟已然凝结了冰霜。

    她摇摇头,“姑姑,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让我一个人坐会儿。”

    玉鸣和素问对视一眼,无法,只得回了郡主府。

    沈妙言靠着冰凉的石狮子,想起了从前的许多事。

    在楚国时,她还她也曾这般枯坐在国师府门前,等他回来。

    无论寒暑,他总会回来。

    这一次,他是否还会准时回来?

    已是冬末,夜空却飘起了雪。

    洁白干净,在灯笼光照出的朦胧光晕中,凄迷飞舞,圣洁高贵。

    她伸出手,接住几片晶莹雪花,缓缓合拢手掌。

    与此同时,皇宫中。

    四面八方都是火把。

    君天澜勒着缰绳,细细的雪花落在他的头盔和肩膀上,使他看起来更多几分萧索。

    他的军队在他背后排列整齐,而手持火把围住他们的,正是另十支(禁jin)卫军。

    一名领头的萧家子弟出现在火把前,冷笑道:“君天澜,你以下犯上,罪不容诛!还不赶紧快快下马投降?!也许小爷心(情qing)好,留你一具全尸!”

    他吆喝的模样,在火把中显得神气十足,眉梢眼角都是萧家人特有的骄傲与自信。

    君天澜静静看着他,暗红色瞳眸在盔甲下流转出浴血的色彩,半晌后,他猛地策马,朝那名萧家子弟疾驰而去。

    那油光满面的男人显然没料到他会这般轻举妄动,骇了一跳,急忙躲到(禁jin)卫军后,嚷嚷出声:“给我杀,把这些人都杀了!快快快!”

    他嘴里喊个不歇,挡在他面前的(禁jin)卫军纷纷抽出宝剑,不由分说地砍向君天澜。

    疾风一跃而起,踏过几名(禁jin)卫军的脑袋,苍龙刀在黑夜中迸发出寒芒,刀光扫过,直接挑了那几名(禁jin)卫军的(性xing)命。

    那名萧家子弟尖叫一声,猛地抱头鼠窜,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地夺过一具死尸的长戟,直接朝那萧家子弟背后投掷而去。

    长戟直接贯穿了那名萧家子弟的心口,把他从马上(射she)落在地,头破血流,再没有说话的机会。

    四面八法的(禁jin)卫军被君天澜的手段骇了一跳,下意识地勒马后退几步。

    君天澜环视四周,冷冷道:“还有谁敢拦我?”

    他的声音穿破三军,透着龙威,令人畏惧。

    那些(禁jin)卫军呆呆看着他,只觉这个男人在夜色中俊美异常,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祇,实在令人畏惧。

    他们不约而同,再度后退几步。

    就在这时,一道琴声,从高楼中传出。

    那琴声像是随手抚就,透着漫不经心地自信,撩拨着那些畏缩的(禁jin)卫军,不知谁在其中高喊了句“杀太子者得金万两”,一时间群(情qing)踊跃,竟不顾一切地朝君天澜涌来。

    君天澜面无表(情qing),持刀砍杀。

    两方人马交战,一时间整座皇宫杀声震天,响彻一方天地。

    君天澜黑衣黑马,驰骋在战场中,宛如一尊杀神,所过之处,收割了无数(性xing)命,马匹和盔甲上全被溅上血液,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眼见自家(殿dian)下如此神勇,跟着他的五支(禁jin)卫军同样骁勇无比,紧紧追随他,一路杀向乾元宫。

    夜色中,领先的一骑快如闪电。

    君天澜盯紧了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宫(殿dian),暗红色瞳眸眯了眯,座下疾风越发迅敏。

    乾元宫(殿dian)前,是宽阔的汉白玉广场。

    疾风载着君天澜,朝那扇高高在上的朱红宫门奔去。

    暗红色瞳眸中掠过重重回忆,他清晰地记得,刚回镐京时,他双腿残废,进宫给他请安,却被他明里暗里,要求他跪下请安。

    那么多大臣看着,他被两名夜凛和夜寒扶下轮椅,艰难地对他行了跪礼。

    他记得后来的他的腿好了,风里雨里,入宫请安,却被他晾在乾元宫外,静静看着他的其他兄弟,坦然自若地进去请安。

    唯有他,唯有他,是被他抛弃的那个。

    就算不成器如君千弑,他分明也是关心的。

    只有他,只有他,是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

    一支利箭(射she)穿空气,笔直扎进疾风前面。

    疾风扬起前蹄,在空中长嘶出声。

    君天澜勒住缰绳,(身shen)着淡金色铠甲的高大男人站在乾元宫外,手持方天画戟,静静与他对视。

    君天澜认得他,他是那个男人手中握着的王牌龙卫的首领。

    龙卫世代效忠大周皇帝,出现在这里,并不稀奇。

    那五支(禁jin)军杀出重围,紧跟着来到乾元宫外。

    经过那十支(禁jin)卫军厮杀之后,他们的兵力只剩一半,几乎所有人(身shen)上都挂了彩,饶是夜凛,左臂也被砍中一刀。

    然而对方也没好到哪里去,十支(禁jin)卫军,几近覆没。

    夜凛喘着气,盯紧了乾元宫,俊脸上却颇有些兴奋,“(殿dian)下,只要突破这一层龙卫,咱们就得势了!”

    君天澜握着长刀的手缓缓收紧,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名龙卫首领。

    钦原曾翻阅过烟波浩渺的古籍,却未曾从里面找出有关龙卫只言片语的记载。

    他们只知道大周皇帝手中握有一支神出鬼没的暗卫军队,名唤龙卫,却不知这龙卫究竟有多少人,平时藏在何处,功力究竟如何。

    今夜一见

    君天澜清晰地从那个男人(身shen)上,察觉到了危险。

    下一瞬,那个铁塔般高大的男人陡然拔地而起,手持双刃,面无表(情qing)地袭向他。

    他(身shen)手极快,君天澜一跃而上,苍龙刀架住了他的一柄刀刃,他即刻以另一柄刀袭来。

    君天澜翻(身shen)下马,同他在地面大打出手。

    无数(身shen)着淡金色铠甲的龙卫从乾和宫涌出,把剩下的(禁jin)卫军包围了起来。

    夜凛紧盯着君天澜与那龙卫首领的战斗,下意识地攥紧手中长剑。

    那名龙卫首领,与他家(殿dian)下争斗,竟丝毫没落于下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