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93章 求你,不要杀他们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辩驳。

    君舒影眉头骤然一紧,还未说话,却有脚步声从巷子另一头响起。

    众人偏头看去,只见六名轿夫抬着一顶华丽的暖轿,缓缓朝这边而来。

    暖轿停了下来,站在旁边的碧儿掀开轿帘,扶出端坐在里面的薛宝璋。

    薛宝璋打扮明艳动人,系着件貂毛斗篷,手中还捧着一个掐金丝珐琅彩暖炉。

    视线掠过太子府,她很快转向君舒影,“臣女有要事与宣王商议,不知宣王可否移步与臣女一叙?”

    君天澜是废太子,她此刻,自然不方便再自称本妃。

    而她的目光太过坚定。

    君舒影沉吟片刻,翻(身shen)下马,同她走到软轿后。

    沈妙言的(身shen)子在寒风中摇摇(欲yu)坠,还是玉鸣带着郡主府的侍女,闻见动静冲过来,才及时把她扶住。

    她的视线始终落在软轿后,她不知道薛宝璋在单独与君舒影说什么,但她知道,她今天一定得拖住君舒影,不能让他取了府中人的(性xing)命。

    薛宝璋与君舒影站到暖轿后,所有的轿夫侍女都主动避嫌站远。

    薛宝璋仰头望着君舒影,一双明眸隐隐盛着水光,刚刚在人前的镇定自若,在此时尽皆化为忐忑惶恐。

    君舒影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他冷声道:“究竟是何事?”

    “宣王(殿dian)下可还记得,万寿节时,宫中夜宴,咱们在紫竹小苑度过的那个夜晚?”薛宝璋轻声,“那晚距离今(日ri),已经一个多月了。”

    君舒影是何等人,刹那间就明白她话中的意思,目光不可置信地盯向她平坦的腹部,“你的意思是”

    “不错。”薛宝璋轻柔地抚摸腹部,“这孩子,宣王想不想要?”

    “不想要。”君舒影答得毫不犹豫,“薛宝璋,这个孩子,不能留。”

    这是一桩天大的丑闻,大周又向来以礼仪称著,若给人知晓他和薛宝璋做出这种事,还有孩子,他们两人,绝无颜面在大周待下去。

    薛宝璋面颊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她轻笑了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语毕,她白着一张脸,转(身shen)朝暖轿内走去,“孩子我会留下,但你放心,不会给你惹上麻烦。”

    “你要做什么?”君舒影的手停在轿门上。

    薛宝璋抬眸看他,“我是他的正妃,这个孩子,你说是谁的?如今太子府有难,恐牵连薛府。还请宣王念在我腹中孩儿的份上,在皇上面前为薛府美言几句。”

    轿帘被缓缓放下。

    君舒影还愣在原地,远处的轿夫匆匆过来,抬起暖轿,离开了。

    那名略显矮小的龙卫凑到君舒影跟前,巴巴儿地道:“宣王(殿dian)下,这太子府的大门,还要不要进了?”

    他名唤殷禄,正是从背后偷袭君天澜的那人,因为生擒君天澜有功,所以被君烈封为了正二品定安侯,食邑万户。

    君舒影回过神,目光落在那个倔强的少女(身shen)上,缓缓抬步,跨上台阶。

    玉鸣等人急忙拦在他面前,他冷冽的目光扫过她们,“玉鸣姑姑,你觉得,若本王真要伤害乐阳,凭你们,能拦得住?”

    玉鸣望向沈妙言,她微微颔首,示意她们先退下。

    大门的屋檐下,只剩对视的两人。

    君舒影看见少女面颊上浮现出一抹不同寻常的潮红,下意识地抬手去碰她的额头。

    沈妙言一把打开他的手,“滚!”

    君舒影并不恼,淡淡道:“你发烧了。”

    “与你何干?!”沈妙言有些支撑不住,退后几步,紧紧靠着朱红大门,琥珀色瞳眸满是戒备地盯着君舒影,却止不住眼前发黑。

    “小妙妙,我对你,从无恶意。”君舒影静静看着她。

    他比她高出许多,这么站在她跟前,在她(身shen)前投下大片(阴yin)影,压迫感十足。

    沈妙言在台阶上度过了整个雪夜,风寒早已侵入体内,眼前一阵阵发黑。

    再加上整宿担忧君天澜,压根儿不曾入眠,因此浑(身shen)都困倦得不行。

    她再一次咬破唇瓣,用疼痛来刺激头脑保持清醒,可话语却已经开始语无伦次,“君舒影,你要进去杀人,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不要伤害他们,不要伤害他”

    雪花簌簌落下。

    少女在男人投下的(阴yin)影中,眼帘急剧合拢,一个激灵,又((逼))着自己醒过来,重复道:“不要杀他们不要杀他”

    君舒影静静看着她。

    沈妙言已然快要支撑不住了,后背紧贴着朱红的大门,双手微微展开,死死护住那道门,嘴里迷迷糊糊地念念有词,“君舒影,放了他们好不好你杀我,你杀我就好了”

    她说着,眼前的景物都模糊起来。

    她的(身shen)躯顺着朱门缓缓滑下,最后顿在大门前,还不忘用双手护着背后的门,“不要杀他们,不要杀他们”

    泪水无知觉地溢出眼眶,她头重脚轻,终于忍不住扑到在地。

    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看见面前是一双绣莲花纹的洁白靴履。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淡淡莲香,她不管不顾地抱住君舒影的腿,汹涌而出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袍摆,“君舒影我求你了,你不要害他,不要杀府里的人呜呜呜”

    她烧得稀里糊涂,只隐约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大约是唯一能帮她的人。

    君舒影默然而立。

    眼帘低垂,他看着她哭得在他脚边蜷成一团,不停地哭诉哀求,紧紧抱着他的腿,仿佛拼尽了一生的力气。

    喉头滚动,他沉默良久,忍住内心的怜惜与(爱ai),淡淡道:“他们是君天澜的人,我凭什么要放过他们?”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沈妙言哭得声嘶力竭。

    君舒影叹息一声,“好,我不杀他们”

    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的少女,仿佛被喂了一颗定心丸,哭声渐似是放了心般,逐渐晕厥过去。

    君舒影弯腰把她打横抱起,走下台阶,跨上白马,朝宣王府疾驰而去。

    他走后,龙卫们面面相觑。

    其余龙卫问殷禄怎么办,殷禄的目光追着君舒影的背影,摸着下巴想了想,笑道:“王爷都说不杀,自然是不能杀。把太子府严密监视起来,等候王爷的吩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