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95章 青云台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奢华安逸的暖轿,从宣王府一路抬向皇宫。

    沈妙言紧紧攥着裙摆,心中又是忐忑又是不安。

    她很想问一问君舒影,她四哥的伤重不重,有没有请御医照顾,可她没办法对他开口。

    平(日ri)里半个时辰的距离,在今天黄昏变得格外冗长。

    她时不时挑开轿帘,偷偷朝外张望,只恨不能马上去到君天澜(身shen)边。

    在焦急的等待中过了许久,暖轿终于停下,宫门前的(禁jin)卫军不敢对君舒影仔细盘查,只稍稍做个样子,就放他们进去了。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到了青云台。

    沈妙言迫不及待地跳下暖轿,只见这里荒僻幽静,那宫(殿dian)名字取得大气磅礴,可实际上不过是一座掩映在枯枝败叶后的高楼。

    地面积雪未扫,沈妙言踩上去,正要朝楼中飞奔,却被君舒影握住胳膊,“雪天路滑,前面有积冰,当心摔倒。”

    沈妙言不耐他的爪子,使劲儿挣了下,却没能挣开。

    对上他略带威胁的视线,沈妙言抿唇,沉着脸被迫与他一道朝高楼而去。

    楼中清冷,家具摆设一应具无,墙角生了潮湿而漆黑的青苔,甚至还长了几蓬乱草。

    因为没有灯火的缘故,即便是傍晚,楼中却已是黑沉沉的。

    有殷勤的小太监得知宣王到此,急忙提着灯笼从楼上下来,恭敬地抬手道:“王爷是来探望废太子的吧,这边儿请!”

    木楼高达六层,年久失修,刺骨的北风从缝隙间吹进来,越发显得凄清冷寂。

    沈妙言裹了裹斗篷,踩上木制台阶,台阶吱吱作响,仿佛下一刻就要倾塌。

    那小太监一路上喋喋不休,“王爷金尊玉贵,若要见废太子,直接把他唤下去就是了,何必亲自上去!说起来这废太子倒也算个硬汉,奴才瞧见他浑(身shen)都是伤,可他自打上去,就不曾哼过一声,啧啧”

    他越说,沈妙言的心就越疼,恨不得三步并做一步,马上就去到君天澜(身shen)边。

    终于上到顶楼,沈妙言看见四面墙壁透着寒风,只角落摆着一张破烂小榻,她的四哥浑(身shen)血污地趴在上面,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儿声音。

    鼻尖一酸,她立即奔过去,哭着唤出声:“四哥!”

    (床chuang)上的男人动了动,然而很快又陷入昏迷状态。

    沈妙言把他抱起来,“御医呢?御医为什么不来?!”

    那小太监畏畏缩缩地站在君舒影(身shen)边,并不答话。

    君舒影随意找了张完好的凳子,撩起后裾落座,淡淡道:“父皇不准。”

    “可四哥受了重伤!”

    君舒影不置可否,指关节淡漠地敲击着旁边一张破损的桌子,“人你也见到了,跟本王回府。”

    “我不回!”沈妙言怒目以视,“你走开,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君舒影的脸色,刹那难看。

    半晌后,他停下敲击桌案,声音越发寒凉,“你回不回?”

    沈妙言只紧紧抱着君天澜,一点都不在乎染上他(身shen)上的血液,只愤愤道:“宣王厚(爱ai),乐阳承受不起!我宁愿,我宁愿跟着四哥死在这里,也不要回你的金窝银窝!”

    “你承受得起,这世上,也唯有你承受得起!”君舒影双眸喷火,上前就去拽她的手腕,“你回不回?!”

    那张雪白的面孔染上怒意,他像个被抢去玩具的孩子,死死拽着玩具的手,不肯撒手。

    沈妙言被他拽得手腕生疼,“君舒影,你冷静点!你松手!”

    “我不松!”君舒影咆哮出声,“明明是我赢了这场局,明明他都被废为庶人了,你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选他?!”

    沈妙言把唇瓣咬得毫无充血,眼泪潸然滑落,哑声道:“你让我发毒誓,我发了!我不嫁给他,但我必须陪着他!我不能抛弃他就算你们都不要他了,我也不能不要他!”

    她把君天澜抱得很紧很紧,渐渐哭得撕心裂肺,“君舒影,你什么都有,可他只有我,他只有我”

    君舒影呆呆望着她,握住她手腕的手,渐渐松开来。

    (床chuang)榻上的(情qing)景,深深刺痛了他的双目。

    她抱着他哭泣的样子,她抚摸他面颊的样子,她痛不(欲yu)生的样子

    她所有的(情qing)绪,都是因为君天澜。

    而他君舒影所有的(情qing)绪,都是因为她沈妙言。

    世间就是如此,你(爱ai)着她,她却偏偏(爱ai)着他

    想要得到的,永远得不到。

    已经握在手中的,却仍嫌稀少。

    贪(欲yu)犹如一颗种在心底深处的种子,渐渐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欲yu)念成全了人,却也毁灭了人。

    众生,皆苦。

    丹凤眼被悲伤晕染,君舒影转(身shen),跌跌撞撞地冲下青云台。

    小太监生怕伺候不周惹来宣王怒火,因此急吼吼地跟着冲出去,“王爷,这楼梯不结实,您慢点儿!”

    房中,只剩沈妙言与君天澜两人。

    沈妙言抱着他哭了好一会儿,才抬袖擦去眼泪,决意振作起来。

    她红着眼圈,仔细检查了一番他(身shen)上的伤势,伤口主要集中在背部,其中一处刀伤尤其致命,皮(肉rou)外翻,甚是可怖。

    她急忙让他趴到(床chuang)榻上,找遍房间也找不到一把剪刀,只得取下发髻上的并蒂莲花发簪,用藏在里面的钢针,小心翼翼划开君天澜的衣裳。

    视线触及到那(套tao)遍染鲜血的中衣上,她眼眶一(热re),强忍住泪水,起(身shen)去找清水给他清洗伤口。

    她医术虽算不得多么精明,可处理伤口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给君天澜清洗完伤口,又从袖袋中取出藏着的荷包。

    她早料到或许君烈不会给四哥请御医,因此偷偷带了包草药进来,如今正派上用场。

    伤口很快被敷上药草,她找来干净的布条给君天澜缠上,这次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早已入夜良久,房间中一灯如豆,昏惑的光影里,沈妙言疲惫地在小榻外侧躺下,躺了会儿,又怕自己睡觉不老实压到君天澜的伤口,目光一转,视线落在房间里那张破损的桌子上。

    她正想过去睡桌子,一只大手忽然从被子里探出来,轻轻握住她的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