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96章 泼辣的妙妙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夜如此寂静。

    青云台外,夜雪簌簌飘落。

    皇宫处处灯火通明,唯有这处楼阁,只阁顶上亮着一盏灯火。

    北风从墙体缝隙间侵入,把灯笼里的火焰吹得明明灭灭。

    昏暗的光影中,沈妙言偏头望向(身shen)边的男人,声音压得很低,“四哥,你醒了啊?”

    “嗯”君天澜声音低哑,仍是闭着双眼,“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你。”沈妙言朝他依偎得更紧些,难得的乖巧懂事,“四哥,你安心养伤,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君天澜薄唇抿起浅浅的弧度,缓缓睁开眼,侧过(身shen),大掌轻轻揽住她的腰(身shen),“妙妙”

    “我在。”

    感受着怀中又香又软的姑娘,君天澜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问道:“外面局势如何?”

    “听君舒影提起过,顾家一系,因为参与这次宫变,除了征伐洛阳的顾灵均,其余人等皆被罢官免职,似乎正在接受大理寺的调查。”沈妙言伸手,轻轻触摸他的眼睫,“顾皇后和怀瑾都被(禁jin)足,夜凛他们并未回府,想来是去别的地方暂时避难了。”

    男人垂眸,暗红色瞳眸中(情qing)绪莫测。

    深夜的青云台,处处冰冷刺骨。

    (床chuang)上破旧的薄被,无法提供丝毫温度。

    沈妙言轻手轻脚地抱住沉默的君天澜,用自己的体温,给予他寒夜的温暖。

    翌(日ri),天明。

    沈妙言从(床chuang)上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身shen)体,回头望向里侧,君天澜似乎还在熟睡中。

    她俯(身shen)亲了口他的额头,起(身shen)去楼下找吃食。

    刚走到楼下,外面响起解锁声,一名小太监推开门,提着只食盒跨进来,看见沈妙言站在这儿,顿时吓了一跳。

    沈妙言上前拿过他手中的食盒,淡淡道:“我是乐阳郡主,特地过来照顾我四哥的。”

    那小太监犹疑地又望了她一眼,这才离开。

    沈妙言打开食盒瞄了眼,里面只摆着一碗白米粥,稀得能清晰看见碗底沉着的几口米,叫人半点儿食(欲yu)都没有。

    她(胸xiong)腔中腾起一股火,把食盒盖上,大步冲出了青云台。

    宫中人认得她是圣上亲封的正一品乐阳郡主,因此没人敢拦她,她一路畅通无阻地冲到御膳房,高声道:“管事的呢?!”

    御膳房中的厨子、宫女、嬷嬷等人面面相觑,过了会儿,才有位端着拂尘的大太监慢条斯理地走出来,(阴yin)阳怪调道:“闹什么?闹什么?!”

    有小太监在旁边轻声道:“张公公,是乐阳郡主来了。”

    沈妙言看过去,他约莫近四十岁,生得白面无须,一派威严,想来便是御膳房的掌事太监了。

    她冷笑了声,把那碗白粥从食盒中取出来给他看,“你问本郡主闹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你给是我四哥送的是什么!”

    张公公瞟了眼那碗白粥,扯了扯唇角,“咱家还以为乐阳郡主大驾光临,是有什么要紧事儿如今咱们御膳房开支可紧着呢,一个废太子,有白粥喝已经不错了,怎么,他还以为他是龙子凤孙吗?他还想吃什么?龙肝凤胆?!呵呵”

    他的神(情qing)骄傲又轻蔑,俨然没把君天澜和沈妙言放在眼里,转(身shen)(欲yu)走。

    沈妙言气不过,几个箭步冲上前,直接把那碗清水似的白米粥扣到张公公脑袋上,“你自己吃吧!”

    张公公整洁的头面被泼了一碗粥,顿时整个人都化作落汤鸡,抬手抹了把脸,气得翘起兰花指,指着沈妙言,半晌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你你”

    “我什么?!”沈妙言扬起下巴,又转向御膳房那些看(热re)闹的人,声音冷厉,“你们给本郡主记着,栽进深渊的龙,未必就没有再青云直上的机会!”

    她鲜少有这般泼辣的时候。

    所有人呆呆望着她,她一(身shen)绯红衣裙,眉宇之间都是霸道与冷艳,国色天香,不过如此。

    张公公眼底都是惊艳,却很快遮掩去那抹艳色,咳嗽了声,凑到她面前,谄媚道:“好郡主,这次是御膳房的错。您等着,奴才马上就叫人赶紧重新做一份早膳,亲自给那废物废太子送去!”

    沈妙言怕他们在食物中动手脚,于是在一张大椅上坐了,冷声道:“我就在这儿等着!”

    御膳房很快忙碌开,不过一时半会儿,就有一粥三菜出锅。

    都是冬(日ri)里难得一见的鲜菜,御膳房的厨子手艺好,菜肴盛在盘子里,看起来鲜艳(欲yu)滴,叫人胃口大开。

    沈妙言自己也有些饿,于是叫他们又多煮了一锅粥,这才满载而归。

    张公公笑眯眯目视她远去的背影,旁边有小太监好奇地问道:“张公公,您为何要这么给乐阳郡主面子?”

    张公公老谋深算地瞟了他一眼,问道:“呆子,你瞧那乐阳郡主,好不好看?”

    小太监望向沈妙言窈窕纤细的背影,面颊微烫,“自然是好看的”

    “哼,瞧你张爷爷晚上出手,把她弄到咱们院子里,好好玩玩”

    宫中无趣,他们虽然没了根,可到底是男人,因此在宫闺里,总能想出些乱七八糟的恶心法子,狎玩貌美的宫女。

    那小太监有点儿懵,“可是张公公,她可是圣上亲封的郡主啊!”

    “郡主又如何,搭上青云台那个废物,皇上只会怒不会喜。咱们玩了她,说不准,皇上心里还暗自高兴呢!”张公公挑眉,一派老谋深算模样。

    小太监有点儿激动,搓了搓手,他这辈子都没碰过那么漂亮的姑娘,若能碰一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却说沈妙言弄到早膳,一路提进青云台,爬上高楼,却见君天澜已经起(床chuang),穿一(套tao)素白的粗麻中衣,披着件松松垮垮的墨色外裳,青丝垂在腰后,正盘膝坐在窗边的蒲团上,对着矮几临字。

    惨淡的冬阳从窗外洒进来,他的面色也是同样的惨淡。

    然而那双凤眸,却蕴着一点光彩。

    仿佛他无论至于何种境地,都不会绝望。

    像是屹立于悬崖峭壁的松柏。

    她把两只食盒提进来,脆生生地唤他:“四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