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899章 他兵败的原因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像是想通了什么,她只觉心境豁然开朗。

    她的视线扫过他手边那盏茶,很快垂下眼帘,为自己也斟了一杯,佯装大度地开玩笑道:“若我说,我(爱ai)上了你,你信吗?”

    君天澜并不言语。

    薛宝璋呷了口茶,美艳的面庞上流露出无奈的表(情qing),“无论如何,咱们也算夫妻一场,今(日ri)以茶代酒,薛吟敬你。愿终有一(日ri),蛟龙脱困,碧海青天,任君施展!”

    君天澜端起手边的茶,同她碰了下,仰头一饮而尽。

    他把茶盏放下,提笔,和离书几乎一蹴而就。

    “此后男婚女嫁,永无争执。”

    君天澜在角落署上(性xing)命,又按过手印,才把和离书推给薛宝璋署名按手印。

    薛宝璋白嫩的手指顿在上面,好半晌后,轻声道:“我自打嫁入太子府,就从未与你有过亲近。今(日ri)既要分别,不知你可否满足我一个愿望?”

    “但说无妨。”

    薛宝璋眉眼弯了起来,“与我对弈一局。”

    与此同时,木门外。

    沈妙言盯着(身shen)着正三品侯爷服制的男人,半晌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来人并非是当初擒住君天澜的龙卫殷禄,而是

    韩叙之。

    昏暗的楼阁中,韩叙之颇有些意气风发,“多(日ri)未见,妙言妹妹可是认不得我了?”

    沈妙言不是很愿意同他讲话,只淡淡道:“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乃是薛小姐邀我同行的。此地不便说话,不如妙言妹妹与我去御花园走走,咱们也好说道说道?”韩叙之负手轻笑。

    沈妙言望了眼紧闭的木门,想了想,正好也想从韩叙之口中知道些外面的局势,于是抬步同他一道下楼。

    两人一路朝御花园方向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宫女们把宫灯点燃,借着灯火,沈妙言清晰地看见他眉宇间的得志之色。

    “你怎么成了侯爷?”她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

    韩叙之目视前方,唇角始终弯着,“告诉妙言妹妹也无妨。妹妹可知,废太子,为何会兵败?”

    “为何?”

    韩叙之停下脚步,转向她,双眸灿若星辰,“因为有人泄密,向皇上揭发了他的胆大包天。皇上震怒,在宫中早有准备,把所有龙卫都召集起来,这才没让他(奸jian)计得逞。”

    他缓缓地说着,唇角始终挂着一弯微笑。

    沈妙言朝后退了一步,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是你告密?!”

    “我那晚不小心闯入君天澜的书房,发现他召集了亲信,正在秘密商议大事。我恰巧翻看到夜凛抱着的地图,发现那地图竟是皇宫地图,上面还标记了屯兵(情qing)况”韩叙之笑容转冷,“他可真是贼胆包天,竟意(欲yu)谋朝篡位!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真是罪不可”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韩叙之捂着面颊,不可置信地盯向沈妙言。

    沈妙言的面庞隐在光影中,从喉管发出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戾气,“混账!”

    韩叙之忽然一把掐住她的脖颈,把她推到廊柱上,双眸中都是燃烧的火焰,“你竟敢骂我?我是圣上亲封的侯爷,你怎么敢骂我?!我揭发他怎么了?!他大逆不道,莫非我还不能告密?!”

    他愤怒地嘶吼出声,脸色青白交加,格外狰狞。

    他不喜欢被人瞧不起,他如今是侯爷,沈妙言她凭什么这么骂他?!

    沈妙言抬手攥住他的手腕,仰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小人得志!”

    话音落地,她猛地攥紧手,韩叙之发出一声痛呼,沈妙言把他朝旁边一推,朝旁边退后几步,眉眼凌厉,“韩叙之,你真叫我恶心!你以后别再来找我,我这辈子,下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她说完,寒着小脸,转(身shen)朝青云台奔去。

    谁知还没走出几步,韩叙之就追了上来,一把捏住她的肩头,“妙言妹妹,太子垮台了,他注定成不了你的靠山。”

    沈妙言抬头冷笑,“我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能做我的靠山。韩叙之,有这样想法的你,永远都比不过他!”

    韩叙之松开手,揉了揉被扇疼的脸颊,沉下脸色,淡淡道:“若他一辈子都被关在青云台中,你也要跟他一辈子吗?妙言妹妹,人从来都是为自己而活,过去我把你送给他,是我不对。可我如今已幡然醒悟,我发现,我是喜欢你的。”

    他的目光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他看着她从小不点团子长成少女模样,他们原本就是青梅竹马啊!

    如今他贵为侯爷,这世上,还能有谁,比他更适合她?

    沈妙言最是见不得这厮理所应当的模样,心中一阵恶寒,冷冷道:“你说你喜欢我,可你为我付出过多少?这么多年,我甚至不曾收到过你的礼物。连钱都舍不得为我花,我又怎敢奢望,你对我付出更贵重的(情qing)感?韩叙之,你的喜欢,可真廉价!”

    韩叙之面色(阴yin)沉,“我送过你,是你自己不要。如今我送你侯爷夫人的位置,可比其他礼物贵重多了。妙言妹妹,你与君天澜不清不楚,镐京城里的世家贵族,是不会娶你的。也唯有我,愿意不计前嫌娶你。你能嫁给我,已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你还想怎么样呢?”

    乍闻这话,沈妙言把他扔进水里喂鱼的心思都有了!

    她磨着牙,强按捺住(胸xiong)腔里的火气,却气得声音都变了调,“既然侯爷夫人的位置那么贵重,侯爷您还是留给镐京其他贵女吧!我沈妙言,承受不来这般厚重的福气!”

    她(阴yin)阳怪调地说完,再度抬步朝前走。

    韩叙之哪里肯依,又追上去,喋喋不休道:“皇上说要为我赐婚,妙言妹妹,你想嫁也得嫁,不想嫁也得嫁!我提前过来跟你说这些,不过是叫你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赐婚圣旨下来,你手忙脚乱,叫人看笑话!”

    沈妙言火冒三丈,猛地转(身shen),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有完没完?!”

    “妙言妹妹,我可都是为你着想!我都想好了,等咱们成了亲,你至少要为我生两个儿子,然后咱们”
小说推荐